第二百八十四章熟悉的动作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二百八十四章熟悉的动作

    从他们之前住的镇子到三清镇,原本是预计了半天的车程,没想到,一上走走停停,竟然耽搁了。

    距离三清镇还三、四十里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几位爷,今晚咱们是不是在前面的破庙里打个尖?等天亮再行出发如何?”

    端翌他们雇的马车伕有一位看似领头的上来恭敬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连赶回去吗?”

    端翌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餐风露宿什么的,怕是不适合现在萤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若是执意要赶的话,前面的黑风山,经常有大型猛出没,尤其是里更甚。”

    车伕说到这里,脸上亦露出惊惧之。

    “哦,如此,那便依你说的,在破庙里打个尖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安排。爷你放心,这破庙平素我们经常在那打尖的,并不藉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安排便是。”

    端翌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萤一看马车又停下来,天都黑了,便掀起车帘向外一看,车伕们忙着卸马,看样子并不再走了。

    萤和宝瓶先后下了马车,端翌走过来道:

    “赶不及了,只能在这打尖一晚上,明儿再赶。”

    萤顺着端翌的眼光,看向不远的那幢庙宇,只见那庙宇的墙头长着稀疏的黄草茎,庙里黑洞洞的,并无人烟,显然是个废弃的破庙。

    哎,她怎么突然想到了宁采臣聂小倩的故事?

    徐克的电影里,宁采臣正是宿破庙,然后聂小倩被树妖姥姥派出来引宁采臣……

    啊,好恐怖啊!

    萤堪堪打了个寒z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端翌见萤神不对,便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车伕和“镖师”们已经走进破庙,在里面升起了火,黄的火光把破庙里的黑暗洞开,萤心里一下子就舒服了许多。

    再看看端翌高大的身影,想起他一箭贯穿野猪双眼的雄姿,不安全感大升,笑道:

    “我是想起了一个关于破庙的鬼故事,所以不打了个寒z。”

    端翌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,你,你不要吓唬人啊?”

    宝瓶过去和宝器栖身破庙,两个人懵懂无知,现在被萤一说,却觉得后背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切,这是个好听的凄美的爱故事,不过结局却是喜剧的,你听不听?一会要是睡不着,我说给你听,你一定会喜欢上这个故事的。”

    萤想起在现代社会里,她平素休闲时,也会约上三五好友,买一堆零食,然后选一部鬼片,一边吃零食,一边惊叫看电影,十分过瘾,不起了重温旧梦之心。

    “,这个可以有。一会听你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宝瓶一听是喜剧结尾的,还是什么爱故事,不跃跃听。

    端翌还是第一次知道萤有讲故事的技能。

    以前他和她私会,进门就是直接办事,为了怕暴露身份,连聊天都很少。

    再说,属于他的时间只有晚上,白天已经被她撩得神魂颠倒了,里看到她,脑子里就是想要把她狠狠揉进怀里,根本来不及想其它的,见宝瓶一脸兴奋,其实他也很期待呢!

    突然之间,端翌对于宿破庙的懊恼也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

    嗯,他还很少在晚上和萤对坐闲聊呢!

    虽然是临时决定宿破庙,但是还好端翌一行身上的干粮也没少带,面饼、大块的卤牛肉、、猪头肉、水囊里灌满了酒……

    蔡师傅在大家驻扎前,自一个人跑到前面去了,待大家升起火,烤起面饼之时,蔡师傅一只手提着三只野鸡、另一只手拖着一条一米五左右长的蟒蛇回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不声不响地跑去打猎了。

    顿时,大家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新鲜的野味提起了大家的兴头,几名“镖师”将被打死的蟒蛇吊在破庙前一棵小树上,就地剥起蛇皮,宰杀理起来。

    而蔡师傅则将两只野鸡去了肚五脏,也不拔毛,用湿泥b裹起来,放进篝火塘里。

    这是“非典型”叫化鸡的烤法呀!

    萤顿时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而宰杀蟒蛇的人也把蛇肉理好了,一块块切割成婴儿巴掌大的方块,串在树枝,原来是打算拿来现烤的。

    可惜了,没有调料。

    萤看着雪白的蛇肉,脑子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敢吃吗?”

    端翌手里拿了一串蛇肉在烤,看到萤垂涎滴的样子,不嘴角一,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敢吃,天然无污染。呃,家二级保护动物啊,以前想吃也吃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蛇什么的外表滑溜溜的,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,但是蛇肉清甜可口,以蛇肉为原料的广东菜“龙凤羹”萤都不晓得吃过几次了,所以自是不忌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百无忌,你看宝瓶。”

    端翌下巴一抬,萤才发现原来端翌的下巴上竟然有一道浅浅的沟,呃,天使的手印啊!

    有这样沟的男人,具有一种别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以前萤并不敢直盯着端翌打量,竟然没有发现,这下看到了,不由地又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脸上抹了灰吗?”

    端翌见萤频频看自已的脸,不伸出手,在脸上习惯地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本来没有灰,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萤笑了,看着端翌把手上的灰抹到脸上,一脸不苟言笑的高冷男神顿时接地气多了。

    端翌眉头一皱,他素有洁僻,可不想自已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。

    就在端翌还没掏出帕子时,萤已经掏出自已的手帕,凑近端翌,仔仔细细地给他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端翌楞住了,一动不动,任凭萤擦拭。

    自娘亲死后,还没有一个女人,敢到他脸上“动土”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。

    就象小时候,他到羊圈里看羊,把调皮的头羊抱进羊圈里,回帐篷里,娘亲给他擦脸上的灰一般。

    “翌儿,小心啊,别弄得一头一脸的,你看,帕子都脏了!”

    娘亲的话,端翌以为遗忘了,但是忽然浮现在他脑海里,温柔亲切……

    “哎,小心啊,别再把手擦到脸上了,看,都是灰。”

    萤擦完,把手帕展示给端翌看,果然,月白的手帕已经变得黑乎乎的。

    端翌仰头看了一下天,天上的月亮只剩一个月芽。

    眼眶里的泪水就这么倒回去了……嗨,这里是销魂断君江陌南,大伙明儿见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二百八十四章熟悉的动作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32219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