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章风花雪月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三百三十二章风花雪月

    萤只觉这个觉睡得好悠长,而且自已竟然做了一个记忆清晰的长梦,梦中发生了许多羞羞的事,她在梦里,因为对方的热,毫无抵抗能力,反而被对方带着,迎来一b又一b愉悦的感受。

    萤在梦里看不清对方的面容,但她竟然能在梦中模糊地猜想,如果对方长成象端大哥一样,岂不好哉!

    嗯,可惜这是梦!

    还好这是梦!

    梦里可以无限想像,让她没有犯罪感地享受不一样的刺激!

    萤一想到这是梦,就完全任自已放松心神,享受对方带来的愉悦感受。

    呃,《弗洛依德》在梦的解析里不也是说,这样的梦是正常的吗?

    一个成,不做这样的梦,才会压抑呢!

    萤其实还是有点心虚,在光怪陆离的梦中,也不忘替自已找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不过,被对方大杀四方,攻城掠地后,萤也有点不服气,总不能在梦里也被人看透吃光吧?

    她想反击,可是却身重如铅,无法动弹,不过,萤依然有自已的办法……

    终于,对方也被她弄得一败涂地……

    不过,萤还没得意完,转瞬对方又迅速占领了城池,把她的空虚堵塞得满满的,让她没有一分半秒的空暇时间、平复。

    萤在梦里,总是下意识地把对方想成端翌,因此并没有太多的反抗和拒绝。

    此时即便见对方威势不减,萤也只是默默地想:在梦里果然不一样,随时想来就来……

    呃,这个世间,哪有男子拥有如此源源不绝的力呢?

    萤虽然晓得梦是虚幻的,但是那种由至外的愉悦却是真实的,她放纵自已,尽享受。

    难怪《红楼梦》里,贾宝玉也会误入太虚幻境。原来是这么美妙的滋味……

    萤惟愿这个梦,能长长久久做下去……

    错,打住,她实在受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谷底b峰如乘高速电梯般上下了多少回,萤即便在梦里,也是全身无力……

    还好,对方是温存的男子,即便在虚幻的梦里,也始终如一,并不因为他自已舒服完,就把她扔在边上。

    他温暖结实的双臂紧紧环绕着她,带给她莫名的安心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他的怀抱比火炉还暖,萤脑子已经放空了,滑入了一片无意识的梦境里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萤舒服地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哎,不对,好疼。

    萤微哼出声,感觉伸手展腰间,一阵阵酸麻疼痛传来,萤脑子里立即被昨天晚上各种剧烈、旖旎的画面占据了。

    萤猛醒了:不会吧?昨天晚上不是梦?

    唯一的男人,就只能是吴大牛……

    萤哭无泪,真的是,自已以为做梦,还主动迎合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天!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男人,惯会趁虚而入!

    萤又气又羞又懊悔!

    翻开衣襟,她前莹白的肌肤,冰肌雪肤上,片片如红梅飘落,上面尽是令她不齿的印痕。

    前、、侧……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不过,奇怪的是,身上倒是没有藉的痕迹,想来,又是象前几次一般,被他事后清理干净了痕迹,身上倒是觉得清。

    萤无力地翻身起,把新棉衣穿好,双臂酸麻无力,于是便随便挽了一个松松的发髻,就这么出门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一如既往,端翌正悉心教导着宝瓶和宝器,一身短打,英朗而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端翌听到开门声,回头一看自家的小女人出现在门口,他正教马步呢,看到萤一脸慵懒无力的模样,想起昨晚上旖旎无限的风光,不由地差点一软……

    对这个女人,端翌有一种永远索取无度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次被她紧致地索要,端翌便立即城门失守,无法克制自已,兵败如山倒。

    而他的付出显然也没有白费,萤虽然慵懒无力,但是身上肌肤愈发晶莹剔透,隐隐有女人魅的味道散溢。

    端翌微微楞怔间,突然只觉得鼻子一痒,他还没反应过来,宝器已经惊呼:

    “端大哥,你怎么啦?鼻血了?”

    “呃,是,冬天太干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赶紧捂着鼻子,自已真是直如毛头小伙子,明明昨晚上已经被掏空得那么彻底,可是一瞥到自家的小女人,一股热血上涌,竟然从最脆弱的鼻端爆裂而出。

    “端大哥,来,捏着鼻根能止血。”

    萤一看两道血从端翌鼻孔下,也吓了一跳,顾不得身体酸麻疼痛,跳上前去,见端翌手足无措的样子,也顾不得男女大院,伸出手,紧紧地担着端翌的鼻根。

    端翌只觉得鼻梁山根一阵酸麻,似乎鼻子里的血止住了,但是随即头一低,便看到萤前的两只兔子,因为焦急,衣襟略有松开,无意中露出胜雪的一抹。

    这还要不要止血了?

    端翌顿觉鼻子又一阵“哗哗”。

    “端大哥,你怎么了?刚才不是止住了吗?”

    萤焦急地问,手一动弹,那前的那抹雪白却更明显了,端翌赶紧闭上眼睛,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你这样,叫我如何止血?

    宝瓶一看萤紧紧靠近端翌,心中警铃大作:、端大哥,小心沉塘啊!

    “端大哥,我知道用凉水拍头能止血。宝器,你快帮端大哥拍拍凉水。”

    宝瓶喝令之下,宝器赶紧拿了一盆水,把手浸入,然后走到端翌跟前,对着他的脑门就一阵猛拍。

    端翌不访间,被宝器一阵猛拍,顿觉脑门被敲得山响,这小子手根本不会控制力道,再拍下去,他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止住血了,别拍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出言制止,宝器这才停住手。

    “确实止住了吗?”

    萤关切地问,吐气如兰,身上那动时散发浓烈的馨香再次扑面袭来,让端翌想起昨天晚上的风花雪月。

    端翌的鼻血不止,萤哪敢放开手?

    “嗯,止住了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宝器这么拍打有效,还是端翌自已终于冷静下来,那两道热终于止住了。

    萤听闻,这才慢慢把手放开,然后低头凑近了仔细察看……嗨,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三百三十二章风花雪月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42900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