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八章自已想要的模样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三百三十八章自已想要的模样

    “其实妆容之术,我倒并不在意教授大家。”

    萤的话,让王小吃了一惊:

    “你能把一张普通的脸画成绝世佳人,这么好的手艺,竟然要教给大家?”

    不过话一出口,王小略一忖,随即展颜笑道:

    “我晓得你,你必是要收极贵的学费。”

    “错,我打算免费教给大家。”

    萤笑笑,她知道王小家大业大,也看不上她赚的这点钱,为了不让王小好奇死,便把自已的计划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王小一听,频频点头道:

    “甚好,甚好。萤,看来,我只顾着眼前一点蝇头小利,实则错失了更大的商机。萤,除了我爹,你是我最服气的人了。假以时日,即便你是女儿身,我相信你也能赚下泼天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萤想的这些赚钱的主意,个个妙,王小生平也只见过父亲出手间,就能换回白晃晃的雪花银,而萤一个主意,就点草成金,让王小不由不钦佩。

    “哎,我这算什么呀!”

    萤可没有沾沾自信,她来自信息大b z的年代,又是那个年代占据信息量巅峰的从业者,如若这样还不能为自已赚下安身立命的本钱,那她简直羞煞穿越人士了。

    辞别王小,萤来到花容月貌。

    蔷薇和月季正手脚勤快地为人们忙着盘发,看到萤进来,惊喜地就要停下手里的活计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萤摆摆手,只微笑说了句:“顾至上!”

    这两名小丫头当即领悟,也就继续忙活了。

    被盘发的两位小因为不能转头,也不知道外面谁进来了,蔷薇和月季停止的动作却是被她们察觉了,于是便闷闷问了句: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个店里,谁来了蔷薇和月季永远都是不慌不忙的,哪怕是镇上最大的富户王财主家最看重的嫡长女王柳逸来了也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蔷薇和月季竟然有行礼之势,她们当然掩饰不住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家姑娘,姑娘。”

    蔷薇轻声道。

    见蔷薇和月季在忙,萤和宝瓶已经先行离开,到隔壁茶馆里,察看装修进度。

    “姑娘?就是那个和京城盘发大师陆师傅竞技盘发,不遑多让的姑娘?哎呀呀,你方才怎么不停下,我正想和姑娘说件事呢!”

    蔷薇伺候的这位小也是急的,当即就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家姑娘说顾至上,不让我们影响到顾。”

    蔷薇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姑娘还说过:和气生财。

    所以顾不管怎么刁难,蔷薇和月季都学会了笑脸以对。

    姑娘曾经说过:对顾笑是你们应该做的,收拾恶是我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喽,她们俩就是两只笑面虎。

    而姑娘,就是暗地里做“坏”事的那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哎,可惜了,我都天天盼着撞到她,结果当面碰上了,还是没能和她当面请教。”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“不妨事,一会我们姑娘还会过来,现在她是去隔壁茶室察看装修进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如若她进来了,你一定要帮我叫住她。就算在盘发,也可以先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千金是镇上竹木商人柳老板的女儿,柳老板一家的竹木生意,占据了全镇一半以上的份额,他家有五个儿子,只有这个女儿,亦是极为娇宠。

    看柳家千金一副大大咧咧的口吻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蔷薇自是答应不迭。

    萤和宝瓶到了隔壁的茶室,就见师傅已经把所有的木工都做好了,油漆师傅正在上清漆保养。

    这也是萤要求的,她不想漆得大红大绿的,只让师傅刷完清漆就可以。

    师傅虽然觉得怪异,但是谁出钱,谁拿主意呗,反正有钱拿,主人家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茶室,除了还有一股较浓的油漆味外,茶室一切都已成形,就连一些古古香的松柏盆景,也已经安放在萤想要的位置。

    茶室仿的四面通透,一窗一景,每一景下,必有茶桌茶几,致优雅。

    飘窗区域用木制地台垫高,以简约的中式格调打造,光洁而宽敞,中间特制的长方形茶几,中间部分予以镂空设计,这样一来,双伸直就能伸展开,让茶室更为舒适。

    一把古筝既是把玩的乐器,又是小空间的装饰点缀。茶几与角落的边柜,用中式元素释放出中式风韵。

    就连最不起眼的角落,也可以打造成一个品茶角:一个蒲团、一块靠墙脚悬挂的搁板作为狭长的茶几,造型别致的落地烛台只要点上烛火,就会释放出舒缓温馨的光源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,在这样的地方喝茶,恐怕就是神仙一样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宝瓶虽然不懂得品茶的道道,但是对美的欣赏,是人都会有判断。一进店,这里的装修布局,就把宝瓶震住了。

    萤四下里看看,还是挺满意的,正是自已想要的模样,便道:

    “先把店放空了,吹散下油漆味,待春茶上市,我就在这里办一个品茶诗会,顺便让大家诗作对,有上佳的作品,也可以挂在茶室,诗酒茶话,真是快意!”

    萤抿嘴一笑,这时候,端翌带给她的刺伤,仿佛已经全然被拨拉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庭院里,古柏郁郁葱葱,宝瓶看了,不由失笑道:

    “,这不是我们家乡石头山上的癞痢树吗?可是放在这院子里,竟然感觉大不一样,似乎别有风味。”

    呃,癞痢树?换个说法叫黄山松吧?

    萤亦是失笑。

    石头山上能长出来的松树,都是生命力极顽强坚韧的,因为石山上没有什么营养物质,松树就靠树酸分解岩石,汲取里面的营养,所以就算长了一百多年,树也不会太茁壮,自然只能生得矮小扭曲。

    若是在一般农人眼里,还真是癞痢树呢,砍去做柴烧都嫌不好收拾,可是在萤茶室里就不一样了,萤笑着纠正宝瓶道:

    “这种矮松,可体现了文人最喜欢的风骨气节之一,正是所谓的坚韧不拔的神。”

    “哎,搞不懂这些,一听可以诗作对的东西我就觉得头晕目眩,,我还是回家种田喂!”

    宝瓶开玩笑地道。

    萤忍不住“噗次”笑出声来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三百三十八章自已想要的模样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42900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