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三章靖王爷倒了醋瓶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三百四十三章靖王爷倒了醋瓶

    俗话说:吃人的嘴短,收人的手软。

    宝瓶得了赵子获送的匕首,真是象孩子得到心爱的玩具一般,爱不释手,马上就被赵子获收买了。

    再说,赵子获是个英武正气的军人,马上要投身北疆保家卫的洪中,这更狂刷了宝瓶对他的印像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宝瓶和赵子获竟然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萤不一阵纳罕,呃,宝瓶,你身为小侍卫的节操呢?

    再看看赵子获一脸洋洋得意,萤又郁闷地想:看着是个老实的,竟然也懂得撩妹要先撩倒闺蜜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赵子获经过这段时间外出的摔打,倒也落落大方,在时,反而和萤拉开一小段距离,乖乖地坐在车尾的角落,时不时和萤说上几句在外面到的新鲜事。

    萤原本郁闷至极的心,被赵子获刻意地一哄一逗,还真是开朗了几分,回村的,也就没有那么艰涩漫长了。

    而且赵子获一身功夫,就算是到剪径的坏人也不怕,一般山贼,还经不住赵子获三拳两脚呢!

    “赵大哥,送你到家门口吧?”

    宝瓶“得得”赶着马车,遥遥看到村庄里的烛光,便对赵子获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到村子里让我下车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子获很善解人意地道。

    见赵子获坚持,宝瓶到了村里,便让他下车了。

    待看到赵子获迈着大长往村里走去,宝瓶才醒悟过来,赵大哥肯定是不想让村里人看到,议论他和深,孤男女什么的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赵大哥啊!

    宝瓶对赵子获已经全然接受,尤其是想到他的身份,一个即将奔赴沙场的军人,一种肃然起敬之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宝瓶,发什么呆呢?”

    萤跳下马车,看到宝瓶还傻傻看着赵子获离开,不由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对军人天生就有好感,或许是因为我爹也是去北疆参军的缘故吧!”

    宝瓶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端翌正美滋滋地从村头走来,今天山居有些事他耽搁了,理完,已经入。

    但是什么黑、寒冷,都阻挡不住靖王爷奔向自家小女人热被窝的脚步。

    想着昨天晚上的酣畅甘美,端翌嘴角不由地一直着一抹笑意。还好,这一抹笑意被遮挡着,若不然,暗卫们准以为靖王爷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……

    一向如冰山脸冷酷的靖王爷一笑,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他们记忆犹新的是,上一回在北疆,那个壮得象蛮牛的北疆将军,被抓到靖王爷营账里来,本来还端着一股莽夫之气,一看到靖王爷淡漠地对他一笑,竟然吓得立马趴了下来,而且两间,还很不害躁地湿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军营里一向传,宁见靖王爷怒,也不愿意看到靖王爷笑……

    全天下,能受得起靖王爷笑的,怕是就只有萤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小女人,现在还犹不自知,靖王爷可怕的“笑意”,马上要烧到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远远看到宝瓶的马车喝停在家院门外,端翌心念一转,晓得萤肯定是刚从镇上回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也是个浑大胆的,经历了上次那一回,竟然还不知死活,那么晚还走?

    端翌正想着明天要好好教训萤一番,却看到萤的马车上,“扑通”一声,跳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。

    中,男子背影英挺,身形健硕,他背着一个背囊,光是从后面看,一股男子的阳刚之气便不经意传来,想来正面若是个美男,结合这身姿,一定能死不 人。

    端翌心中一紧:这是谁?怎么和萤同车?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?

    这时候,宝瓶往常对他的“谆谆教诲”一下子涌上心头,端翌心中,一阵酸涩难当。

    哼,这个小女人,是不是应该买《女诫》让她背背?真是无法无天惯了,竟然敢在本王的眼皮底下和别的男人搭搭?

    若是本王哪日没法陪在身边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端翌不肯承认,自已的醋瓶子倒了,酸醋了一地……

    后来,萤拿到新一期的《酒肆闲话》时,“惊喜”地发现,一向只刊发“不正经”新闻的《酒肆闲话》上,竟然刊载了一段颇为正经的《女诫》,并且“刊者按”里还说,为了教化传扬大夏朝好的民风,以后《女诫》连载完,还会刊发《女德》……

    我勒个去喔,感觉“政”审变严格了……

    萤甚至隐隐有一种大夏朝“宣传舆论”氛围变风向了的感觉。就象后世,《闻联播》里播音员不能随便从西装换成本味道浓厚的时装一样,会被人解读成某种“政”治含义。

    《酒肆闲话》一向是大夏朝上层社会男读者居多的读物,为何突然刊发《女诫》,这成为盘恒在萤心中的千古之谜……

    端翌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男子,希望他转过脸来,他可以拿石头做暗器,砸得他个满脸花。

    这时,那男子却说话了,一听他说话,端翌心就一沉:这小子,不是已经送他去北疆了吗?怎么又出现在这里?莫非是他将令不通?下达的指令还有人敢违悖?

    赵子获哪里知道自已被端翌审视得外通透,浑然不觉得和萤告辞后,迈着大长便往村里走去,姿势标准得象在操场上出军操一样,恨得端翌一咬牙:

    b死你!走还迈军步?

    这可是自家小女人打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呐,端翌晓得,赵子获在萤心中一定自有份量,否则,那一次萤也不会任他表白了。

    吴大牛和赵子获放在一起,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如若是和赵子获走亲,萤一定不会哭着喊着上吊自杀吧?

    端翌心头一阵郁闷,看着萤下了车,和宝瓶说说笑笑,把马车卸好,两个人相携进了院子,他才用力一拳,砸在了隐身的大榕树上。

    大榕树上,一窝窝的鸟巢里,鸟儿们正在安,不防被端翌这一拳砸得树身晃,立即惊醒了宿鸟,叽叽喳喳狂叫着飞向空。

    “咦,大半的,鸟怎么又突然飞出来了?”萤疑地看着天空,喃喃道,“生物预警,不会是要地震了吧?”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三百四十三章靖王爷倒了醋瓶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42900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