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一章不患寡而患不均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三百五十一章不患寡而患不均

    “哟,我早听说了,村里在发棉被呢,还想着来晚了发不到,没想到还剩了这么多,太好了。看来还赶得上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喜孜孜的声音在大家耳边炸开。

    萤一看,不由皱起了眉头:怎么是她?

    这来的人,正是。

    萤一看到她,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,这些棉衣棉被都是家里确实没有棉衣棉被的人才领的,咱家不至于如此吧?”

    “哟,臭丫头你也在这啊?你这话是怎么说的?是不是自已领回去了,就不管爷爷了?

    咱家是有棉被,可是那都十几年前打的了,硬得和石头一样,那能叫棉被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就上前冲着放在祠堂门前的棉被摸摸捏捏,想要亲自验证一下,这些棉被是不是真的如那些领回去的人说的一般,那么软和。

    除了摸和捏,竟然下手麻利地撕开被角的缝缝,把里面的棉花掏出来看了一眼,才嬉笑颜开地道:

    “哟,是新棉花呢!这被子敢好,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抱着被子就要走。

    赵子获一直在现场帮忙,大家发的棉被都是从他手里领的,无形中,大家也默认了他监管的地位。

    此时见来领棉被,按道理,她是不够领棉被条件的,符合条件的,里正都登记在册呢,可是她是萤妹的啊,一时间,赵子获为难了,不敢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“,这棉被你不能领。这是镇上的商户给没有棉衣棉被的困难人家的。要是随便什么人都领,会寒了商户们的心,以后,再让他们做这样的事,就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萤一看又来添乱,只好叹了口气,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丫头,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?人家里正他们都没说什么,就你一个人话多。

    你说是没棉被的才能领是吧?我回家就把棉被扔了,你说我能领不能领?”

    有新棉被可以盖,那硬如石头的旧棉被自然可以毫不犹豫地扔掉嘛!

    打的好算盘。

    里正和赵子获无奈地对视一眼,碍着是萤长辈的身份,他们不好出面阻拦啊!

    这事,还真是为难。

    村里贪小便宜的女人不少,也难怪,庄户人家,眼窝浅,要半分银子的新棉被呢,白领的,谁不领谁傻!

    要不是里正手里拿着名册一一对照着,要不是长长手一身军士英武气息的赵子获监督着,恐怕村里会有不少贪小便宜的人不要脸皮地趋身上前了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那些原本没有棉衣、棉被的困难户欢天喜地地领到新的棉衣棉被,早就眼睛绿了。

    此时抱着棉被,就要突破萤的封锁线,明面上大家都还保持着镇定,但是暗地里,却有其它气机浮动。

    不妙!

    赵子获是军士,在军帐中值守时养成的警觉之心,让他立即嗅出了一丝丝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事症结的解决,就在这棉被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把这棉被放回去,怕是村里人都会来哄抢。

    不是吗?谁家的棉被不是用了几年、十几年还凑合着用的啊?凭什么那些没有棉被的人,就可以领到免费的新棉被?他们这些盖着又冷又硬旧棉被的人,不可以领新棉被呢?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萤看着死死地抱着那棉被,边退边说,边警惕地看着她,分明是要定了这被子。

    萤头疼了。

    “萤妹,事有些不对。”

    赵子获走上前,附耳在萤身边低语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萤虽然也有160多公分,但是站在赵子获身边,依然显得娇小,要和萤说悄悄话时,赵子获就必须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端翌和傅太医过来时,正好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傅太医眼睛一跳,赶紧挪开,太辣眼睛了。

    接着,傅太医觉得现在若是烈日炎炎的夏日就好了,身边一股冷气直吹过来,差点把他冻僵了。

    端翌脸上的冰,自从昨晚上之后,就没再化过。

    “咳,事有些不对劲,气氛不对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干咳一声,企图化解现场冰寒的低气压,身边的靖王爷板着脸,犹如移动的冰山,他们是听宝瓶说镇上商会来发棉被了,所以来帮忙的,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赵子获低头附耳萤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还不如不来呢!傅太医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商户们也走了,看来姑娘根本不需要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嗯,有这个赵子获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要脸的家伙!

    端翌一看赵子获的嘴离萤的耳朵直线距离也不过一指头长的距离,眼神里杀机凝炼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杀人,赵子获身上早就被穿成透明的筛子。

    萤也留意到四下里村民们虎视眈眈的目光了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自已已经引发了一场危机,她现在已经是领棉被和没领棉被两伙人中间的平衡点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眼巴巴地看着里正怎么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如果强行把棉被领走,那剩下的棉被不用说,根本不够没领的村民分。

    不够分怎么办?

    抢喽!

    就象一样,谁先抢到就是谁的嘛!

    大家争抢之下,怕是沉到岁月河底的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被扯出来……

    你个狗剩的太没心了,当年你快饿死时,我们家给了你一块糠饼,你还和我抢棉被?

    臭婆娘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素经常在菜园里摘我们的菜,那点菜忍你也就算了,你还抢棉被就太过份了吧……

    于是,从此柳村就陷入无休无止的抢棉被论z中,没准还会象《三言两拍》里写到的,《一文钱小隙造奇冤》……

    或许,童生自清可以就此写一篇议论文参加科举考试:《从一棉被的分发不均所想到的……》

    不患而患不均。

    不担心分的少,而是担心分配的不均匀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萤最担心的问题,原本看着棉被、棉袄顺利分走,萤以为这个问题是自已多虑了,没想到,还是被自家贪心的引爆了。

    她能上前把手里的棉被抢回来吗?

    她抢,就是大逆不道……

    她不抢回来,一场抢棉被大z,马上就会开始,而抢棉被大z一旦开,柳村的分崩离析模式也就开启了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三百五十一章不患寡而患不均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42900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