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七章抓心挠肺的心慌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三百五十七章抓心挠肺的心慌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萤冷冷的声音,从他头顶上方传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,一点温度也没有,带着让端翌异样的陌生感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听过身下这个小女人,用这样的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不管是对他,还是对任何人,甚至是对吴大牛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却用一个冷冷的滚字,让他觉得自已卑劣无比,和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端翌还想说什么,甚至他一瞬间有一种冲动,想要揭露自已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现在揭露,似乎于事无补,反而会让萤对自已更加厌恶。

    看着萤露出来的白晳肌肤上的斑斑点点,端翌才惊觉,自已方才是用了多大的力气,是如何粗暴无力……

    端翌心里一抽,想要去抚摸一下那些伤,可是萤却把脸扭了过去,他能看到她在默默泪……

    她一向不是一个乐观、爱笑的小女人吗?

    她明媚的笑容,一直象阳光一样,刺破了他心中的阴霾,给他心里也带来了阳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似乎打破了他心中最珍爱的东西。

    端翌慢慢退出自已的身体,笨拙的给她的擦去脸上的泪水,为她盖上棉被,然后便起身,默默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好象,虽然得到了她的人,却没有得到她的心,这种感觉,让他极度抓狂。

    萤听着厢房的门“吱呀”一声关上,那个令她厌恶至极的男人“哒哒”的脚步声走远,她的泪水才慢慢停止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后,萤的大脑,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考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过这样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就算端大哥山居里没有藏着一个吴彩凤,就算赵子获没有喜欢她,她也不能过这样的日子了,和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生活,还要强忍着被他侵犯……

    十大板算什么?

    萤觉得,自已咬着牙,一定也要受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这么晚了,你还回来?”

    看到一脸疲惫的端翌出现在山居,傅太医不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端翌不是会娘子去了吗?怎么显得如此无打彩?是了,一定是那赵子获,又让他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傅太医,你说,我是不是做错了?不该隐瞒身份?”

    端翌没有理傅太医的问题,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嘛,当隐瞒身份,也是为了姑娘好。现在看来,这个出发点依然是有效的,至少,京城里的那些人,还没把手伸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理了下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可是,现在我看她对吴大牛深恶厌绝。对我,也是不理不睬,赵子获,原来在她心里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如若当,我不以吴大牛身份出现,直接以本来面目,想来她现在早就不会患得患失,把赵子获遗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有可能。毕竟,王爷您怎么可能是赵子获那莽夫能比的?”

    傅太医安道。

    不过,事实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一个大头兵和一个将军,怎么比嘛?

    但是端翌却道:

    “赵子获和萤青梅竹马,两个人自小一起长大,感肯定特别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,王爷,方才飞鸽传书,禀报了赵子获的况。说起来,赵子获能回乡探亲,还是您自已下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傅太医想起这桩事,赶紧向端翌禀报。

    “啊?我?”端翌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“对呀,正是你。此前,你不是说要善待北疆驻防将士吗?所以下面就对这些新前往北疆驻防的军士,允许换防前,给予一个月的探亲假,还用军部驿马护送回乡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天知道端翌发布那个军令时,竟然会给自已送回来一个敌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这个军令,赵子获已经去了北疆,至于日后能不能回来,还是一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端翌也哑了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军令当时是自已签署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自已驻扎北疆多年,知道北疆驻军之苦,有些军士,来打了几仗,没准就把命丢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整个大夏的疆域,如今也只有北疆不太平,时不时还有小股蛮子部落扰,因此北疆的军士,就要经常面对袭、围z,比别的地方的驻军,有更大的概率牺牲。

    只是端翌没想到,自已竟然端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。

    呃,这能怪谁呢?

    怪来怪去,还是怪他自已。

    当听说赵子获要从军,送他去北疆的也是端翌,后来送赵子获回乡探亲的,也是他亲手下的命令……

    不作死就不会死!

    端翌默然!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萤眼睛睁开时,只觉得房里还算暖和,但是身上去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吴大牛那等同于“强”暴之举,已经弄得她外皆伤。

    她费劲地从上爬起来,只觉得四肢象被人打了顿一般,那十大板,想来滋味也差不多吧?

    萤看着身上青青点点的伤痕,心愈发恼恨吴大牛,她咬着牙,缓缓地走到衣柜前,打开衣柜,从里面挑了一些高领的衣衫,慢慢穿上。

    随着身体的活动开来,她觉得自已总算能慢慢动弹了,就象生了锈的机械上了油一般。

    地上昨天脱下的那堆被撕破的衣物已经被宝瓶收走了吧?屋里升起的炭盆还有火星,看来也是宝瓶在她睡着后做的。

    萤缓缓收拾好自已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来了,她不可能还躲在屋里。

    真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。

    萤想起这句她曾经笑谑似的和宝器说过的话,现在,这句话以她的境,似乎也挺好用的。

    屋外,和往日无二,端翌正在教宝瓶和宝器练拳。

    萤并没有注意到,听到她出来的声音,端翌的背似乎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宝瓶出拳,也似乎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这师徒二人,都是一阵恍惚,因此彼此都没有发现自已的失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宝瓶还是“吱唔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萤的“惨状”,自是被进去收拾的她看在眼里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端翌满心地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,自已会对一个女人用强,还是他心爱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此时,看到萤一身素净,打扮得如一抹幽莲,不知道为什么,端翌忽然一阵抓心挠肺的心慌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三百五十七章抓心挠肺的心慌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42900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