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七章夸夸那里的美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三百七十七章夸夸那里的美

    “呃,味道是大了点,是仙来宰杀鸭子剩下的鸭毛,不过不是得罪人了,是我让他们弄来的,准备带回家去,有用。”

    萤看着马车上那堆臭哄哄的麻袋,也想捂着鼻子了。她好怀念后世的生产水线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得罪人就好。这鸭毛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端翌一听不是有人来寻衅滋事,便放下一颗心来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萤眼珠子一转,看了看边上的赵子获,心想,既然是礼物、是惊喜,还是不要先说吧。

    再说,如果端翌知道是给赵子获准备的,没准又会生气。

    萤笑嘻嘻地道:

    “端大哥,这鸭毛大有妙用,只是我现在还不能说,待以后再告诉你吧!”

    端翌知道萤鬼主意很多,便也没有再追问。但是看她愿意和自已正常地说话,端翌心里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其实离开萤的那几个时辰里,端翌无时不刻在想着萤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原来恋慕上一个女人,是这么抓心挠肺的事,尤其是这个女人在他离开的时候,还和其它男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端翌想着萤和赵子获欢声笑语的样子,就恨不得把《女诫》变成一个头的枷锁,在萤脖子上。

    但是,随后他又会想,如果真的有一个那样的枷锁在萤脖子上,她还会笑得明媚如斯吗?

    “端大哥,赵大哥,上车。一入,就变冷了,还好车上有炭盆。”

    萤呵着手,自已先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端翌横了赵子获一眼,心里竟然滋生了几分欢喜,因为方才萤分明是先叫他的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说明,在萤心里,他比赵子获更重要呢?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赵子获接了端翌的那一眼,却依旧回以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,那意是:今天陪了萤妹大半天的人可是我,有些人,哪凉快哪去了!

    端翌被赵子获得意的神无端了一箭,冷哼一声,便爬上车,依旧抢先坐在了萤身边。

    他的小女人,谁也不能碰。

    赵子获似乎接受了早上的位置,上了车还挺老实的,因为他也看出来了,端翌还算是君子,早上一上虽然马车有几次大的颠簸,但是端翌依然保持着身形的笔挺,没有借机和萤妹挤挤挨挨的。

    宝瓶穿着厚厚的皮大衣,脖子上围着毛领围脖,倒也能抵风寒,仗着天生神力,如今她已经是一个练的马车夫了。

    在宝瓶的驱使下,马车不紧不慢地驶出了三清镇,后面雇的货运马车,车上装满了他们采买的年货,紧紧地跟在了他们前面这辆马车后面。

    “柱子叔,这么晚了还去送货啊?去哪呢?”

    有人问那雇来的马车伕。

    “是啊,送到柳村去。”

    马车伕大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赚钱不要命啊,柳村那段不是挺偏的吗?你不怕啊?快过年了,上怕不太平啊!”

    人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啦,柳村的啊,每天晚上都有官兵来回巡查数次,根本没有剪径小贼敢在那条上做坏事,哈哈,多谢老兄关心!”

    马车伕朗地笑道。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他们谈话的声音如此之大,当然都被前面这辆马车上的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宝瓶知道了这个信息,更加放心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手上有袖箭,那也不是轻易能用的。当然,今天还有端大哥和赵大哥在,这二位武功都很好呐……

    萤听了,不由地喃喃自语道:

    “官兵们好辛苦,如果每条村道都这么巡查,岂不是一晚上不能休息了?哎,不知道官老爷们给不给加奖金!”

    哎,好比后世的民警日巡院,真是为人民服务得让人感动啊!

    端翌听到萤的感概不觉眉眼一抽,呃,自家小女人还真是容易感动啊!

    好善!

    他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!

    就喜欢善、体贴、温暖的女人!

    这时候,靖王爷俨然已经忘了,自已是怎么一砍下一个人头不手软的……

    赵子获倒是颇有感受地道:

    “哎,说起当兵做差,冬日的大半起来巡防什么的最苦了,就算穿着棉衣,也是冻成狗。

    听说北疆更苦,有一年极寒,守城门的军士都被冻死了,第二天换防时大家才发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子获也不打了个小寒z,身为北方人,他真的对极寒的天气也颇为畏惧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看来你也不喜欢寒冷的气候啊!”

    萤若有所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喜欢,咱们南方人嘛,怕是到北疆都得适应好长时间。还好我们军部有交待了许多注意事项,预计手、脸冻伤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赵子获说起自已要去北疆驻防的事,就有说不完的话题似的。

    萤听着赵子获的话,倒是想起来,其实除了之前她想做的那个东西外,还有许多是可以做给赵子获带去的,防冻的护肤油啊、护目镜啊,可惜啊,现在玻璃一片难求啊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萤觉得时间也不多了,要做这些,可得抓紧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对赵子获,萤一方面觉得是在还原主的债,毕竟,人家原来真的是青梅竹马,而且记忆里,赵子获给了原主许多的憧憬和期待,她对生活的美好体验,怕是许多都和赵子获有关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扣除赵子获和端翌之间的幼稚行为,他还是个保家卫的军人。若是没有赵子获这样的军人,后方的百姓,也不能有如此祥和平安的生活。

    为军人做一点事,也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看到赵子获说话,萤眼里立即露出深的神,端翌心里又不舒服了。在他看来,赵子获说的这些,都是苦肉计,要引起萤同的。

    他干咳一声,道:

    “其实北疆也不是大家想像得那么艰苦,除了冬天比较难捱,北疆的春夏秋三季,还是十分怡人的,春天整个草原解冻了,野花烂漫,远远看去,就象一条绣花被子,美极了;

    夏天的时候,河里的鱼开始肥了,野兔啊、狐狸啊,在密草里穿梭,打猎什么的最过瘾了,一马背都是猎物;

    秋天的时候,灌木丛里,野果开始成了,酸甜可口,白杨林变成一片金黄……”

    萤和赵子获目瞪口呆地看着端翌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三百七十七章夸夸那里的美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61766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