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一章可能会被烧死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零一章可能会被烧死

    爷爷和在春节后的大年五就迫不及待地搬进了老二的新宅。

    不过,刚开始搬来时,他们还比较老实,或许是被气派的新宅给镇住了,再加上换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,他们心也着实舒坦,因此和老二一家的也相安无事了几日。

    萤还想着他们是不是转了呢,或许,好吃好喝供着,他们会改头换面、珍惜眼前的好日子,不再刻意为难他们吧?

    谁知道,才消停没几天,现在就发作了!

    萤心自有主张,也不着急,对赵子获道:

    “多谢赵大哥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端翌从地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道: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:家丑不可外扬。

    不过,萤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丑的,反正,爷爷和***本,她已经看得很清楚,端翌也见识过他们的嘴脸,所以萤也没有反对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便打头走了。

    端翌被萤这一应允,心却是喜孜孜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,萤越来越不把他当外人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大年三十那晚听到的话,让他觉得,以前都冤枉了萤吧,总之,他心极为舒坦,看到赵子获,眉眼间多了几分同之意,又暗挫挫地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赵子获看到端翌对他淡淡一笑,那笑容里似乎意味深长,倒是有点莫名其妙,他是直的子,索直接问道:

    “端兄弟,你看我这一眼,有何玄机?”

    “无!”

    端翌简短地答道。

    然后他抬行走的身姿,总让赵子获看着莫名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就象在军营中,他曾看过一个军霸欺负新丁,得手后得意洋洋的姿势:高抬着,头倒不是昂扬向天,只是下巴略略抬起……

    那种得意劲,或许本尊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赵子获莫名地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    呃,端翌凭什么在他面前这么得意洋洋啊?

    赵子获不联想到方才,他跑来的时候,端翌正在和萤两个人低头谈着什么,状似极为亲热。

    哦!或许是这样吧,端翌觉得他和萤更为亲热一些?

    所以才在他面前得意洋洋的?

    赵子获脸上一沉,看到端翌已经快追上萤,他于是大踏步上前,不落后端翌之后,决不能让端翌一个人专美。

    萤还未到前院,就已经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叫声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没心的货,把我骗来住新宅,还说新房子新家俱新棉被地供着,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孝顺呢!万万没有想到,来是要给我们做‘扣’。你们是盼我们早死是超脱是吧?”

    做扣?

    什么东西?

    萤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赵子获这时赶上来了,他也听到***哭诉,此时看到萤一脸茫然,不由地赶紧唤住她:

    “萤妹,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说你们‘做扣’与她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‘做扣’?”

    萤一看赵子获脸上的表,似乎此事极为严重,不由地也紧张了一下。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“哎,你忘了,十年前,村里有一户姓蔡的人家,因为‘做扣’,导致村里数名村民病倒,结果那些病倒的村民,在自家亲人枕头下、棉被里,发现了‘做扣’用的纸人。那些纸人,身体的不同部位都扎着针。

    他们几家人互相一查对,发现这些村民都是那户蔡姓人家有拜访过后,才发病的。

    大家又突击搜查了蔡姓人家的屋子,在他们屋,发现了数十个已经剪好的纸人,只是还没有放到村民家。

    这下,坐实了是蔡姓人家做的‘扣’。

    不过,那次发现得晚了,有三名村民还是死了。

    当时全村人都愤怒极了,把那姓蔡的一家人都吊到树上泼大粪,还准备第二天烧死他们。

    也是他们命大,当天晚上,也不知道怎以的,那一家人解开绳子,连逃出村子,才捡回了一条命,但是他们却逃得远远的,再也不敢回来了。至今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落到何方。

    那天蔡姓一家人被吊在树上泼粪,咱们也去看了,难道你忘了?呃,不过忘了也正常,那时候你还小呐,还是我牵着你的手去的!”

    赵子获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还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萤现如今白的小手。

    端翌看到赵子获的动作,眸子一暗,身周散发出的低气压,让赵子获有所察觉,赶紧把眼光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,才收回眼光,赵子获忍不住想白端翌一眼。

    得,他看她的萤妹,光端翌什么事啊?

    难道他以为萤妹是他的?他还能管得了人家看萤妹?

    被赵子获一说,萤的脑子里,这才浮现了隐隐的记忆,没错,是有一幕那样的画面。

    村里人举着火把,愤怒的嘶叫着,简直象是突然化了一般,那些病死的村民家属,个个青筋暴起,简直要吃了蔡姓一家人。

    姓蔡的在村里是一户,因此没有倚仗,一家人被吊在树上,极为狈。其中最小的姑娘才五、六岁吧,一直恐惧地大哭。

    不过,村里人最恨这些搞邪祟东西的人了,他们认定这家人不安好心,有所图谋,图财害命,恨不得当晚上就放火烧了这家人。

    最后,还好有人提醒,既然蔡姓人家沾染了邪祟的东西,必须先去除了这些脏东西,才好下手。

    否则,他们身上有那些脏东西护体,怕是烧都烧不死。

    于是,村里人使出了亘古不变的乡村破邪大法:泼粪。

    一桶桶脏臭的粪便被从茅坑里舀出来,然后被泼在了蔡姓人家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堪称乡村“盛宴”,因此哪怕心里害怕,不管大人小孩,大家都会相携去看。

    否则,错过这样的盛宴,就失去了一世的谈资。

    萤实则当时也是被赵子获强拉去的,胆小的她看到平素看上去善老实的村民一直吼着“烧死他们、烧死他们”,还吓得直哭。

    也亏得有人提议先驱邪祟,蔡姓一家人才没有在当晚被烧死,但是过了一,他们却神秘地解开捆绑的绳子,一家人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可是,凭什么说我们‘做扣’害他们?”

    萤想起这些,终于明白为什么赵子获如此紧张了。

    如若他们被认定“做扣”害人,那等待他们的,就是被村里人烧死的命运……话说,这事还真是作者君小时候的乡村经历……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零一章可能会被烧死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61766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