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二章事态严重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零二章事态严重

    一了解到事的严重,萤面上亦换上慎重的表,问道:

    “凭什么认定我们在‘做扣’害他们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知道了,方才她突然暴怒,又掀又要撕棉被的,我就赶紧来叫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子获也是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“先出去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倒是端翌比较冷静。

    听了赵子获的讲述,端翌也大体了解到,说的“做扣”,大体就是类似于皇宫中极为深恶痛绝的“厌胜”之术。

    作为皇室中人,端翌自是对“厌胜”之术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厌胜之术”又称魇镇之术,意为“以诅咒厌伏其人”,是一种传已久的巫术行为,无论是宫廷或是民间,都有人利用它来加害他人。

    如果哪一户人家被用了“厌胜之术”,轻则家宅不宁,时有损伤或惹上官非;重则患上恶疾,上灾劫,孩童夭折,甚至会家破人亡,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诅咒。

    而天家则认为:所谓厌胜之术,实则就是借天之力改命罢了。

    在皇宫中搞厌胜,无论是为了什么目的,这都是对皇帝的作为天之子神的否定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是民间还是皇宫之中,若是谁被诉沾到这些邪祟之术,必定会被官府或民间严惩,得不到好下场。

    难怪端翌审慎。

    一行人赶到前边的厢房时,正在“哧啦”一声,用剪子将萤从镇上特意为她打的十二斤棉被剪开。

    随着剪无的“嚓嚓”声,棉被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田喜娘和斯文呆楞楞地看着折腾,爷爷依旧是蹲在边上的一角,吸着他几十年不变的烟袋,烟丝在烟锅里一明一灭,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让萤意外的是,替扯着一角被角的,却是珍珠。

    看到萤一行人进来,珍珠抬眼一看,眼睛一亮,当然,她神大振,并不是因为看到萤的缘故,自是看到端翌,难自。

    “,这是新打的棉被,你何苦把它剪坏呢?”

    萤压下心头的怒火,上前劝阻道。

    刚到新宅时,摸着这十二斤暖和的棉被,还喜孜孜地夸田喜娘孝顺呢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是萤去镇上打的,但是就是看萤不顺眼,不想夸她,转而夸田喜娘。

    当然,***喜好,对萤来说,不值一提,根本不会放在心上,所以她对那样无聊的行径,自是不加理会。

    没想到,才隔了几天,竟然亲手剪掉她倍加爱惜的新棉被?

    “我何苦剪这新棉被?我就要看看,你到底给我下了多少的‘扣’,我就说呢,为什么我搬进来,你都没有什么表示,原来是在暗地里做好了圈,等我们钻进来。

    看你那度,我心里就一直不踏实。你怎么可能老老实实、高高兴兴地欢迎我和你爷爷住进新宅子?

    我住进来这几天,一直觉得这里不舒服,那里不舒服,今天早上更是觉得心口发闷、发疼,亏得我早上清被褥去晒太阳,结果一清,就发现了这个!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下剪棉被的动作不停,脚却是一顿,原来她脚下踩着个东西。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萤上前一看,是个纸片。

    她为了看个仔细,俯身捡起一看,不由地脸一变。

    因为,踩的那个纸片,竟是剪成了纸人的形状,最触目惊心的是,纸人的心口上还扎着根银白的绣花针。而且纸人的背面,还有朱砂写着红的符。

    不光是萤,就连端翌和赵子获,看到那纸片人,脸上也浮现出郑重之意。

    看来,发飙的原因找到了,只是这纸人是如何出现在她的房里的呢?

    他们都相信,萤绝不会去“做扣”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纸人在***房里被发现,她又一口咬定是被萤家的人“做扣”,看来,这次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田喜娘zz兢地道:

    “娘,虽然在您上发现这个,但这屋里进进出出的,谁知道是谁放的?咱们家里人肯定不会放这个!”

    “哼,是谁放的,总会水落石出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忽然停止了剪开棉被的动作,眼睛直地盯着棉被里面,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,然后两眼一翻,竟然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边上宝瓶手疾眼快,一把将扶住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这下头朝后仰着,直接嗑到地上,不死也要去半条命。

    “啊!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拉着一角棉被的珍珠,也发出了惨叫,还赶紧把手里拽着的棉被扔开。

    萤凑近一看,不由地脸上亦是一怔。

    原来,那棉被被剪开后,里面原本应该露出的是雪白的棉被,但是现在棉被与棉被间,竟然出现了一个有成人胳膊那么长的纸人,由于巨大,显得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纸人身上的各个部位,满了绣花针,看上去自是十分吓人,更别说纸人背后也用红笔画满了符。

    这时,在受到一番惊吓后,此时已徐徐醒来,口中怒骂道:

    “还说是孝顺,打了十二斤的棉被,原来自应允我棉被之日起,你怕是就怨恨上我了吧?嫌我没用,嫌我让你破费了?不想让爷爷住进你们新宅?所以才使了这样的手段?要害我们寝食不安,早日归西吗?

    没天的货啊,我要叫里正来看看,报官,一定要报官!让官府来置这桩没天的事!”

    看来,因为棉被是萤打的,这下锁定了目标,认定了敢对她“做扣”的人就是萤,所以她从地上爬起来,用颤抖的手指指着萤,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萤一阵无语,但还是解释道:

    “,这棉被是我打的没错,可是棉被从镇上抱回来时,就已经是被、棉絮宛然,这里面的纸人是怎么进去的,我也不知道啊!你要怀疑,那镇上的胡氏棉被铺,岂不是疑点更大?”

    萤一番话也说得颇有道理,楞了一下,似乎在消化萤这段话时,不防边上的珍珠却开口了,说了一番话……呃,今天是大神b月限免投票的最后一天,目前来看,还是于第一位,感谢咱家亲爱的同学们的支持!不胜感激!不过,杯具的是存稿君已经阵亡了。但是大家不要担心,今天江陌南会埋头狂码字。好看的美文,揍开,别引我;彩的美剧,走远点啦,偶没看到;走亲访友,嘿嘿,大家都去上班了……作者君还有三天假期,感觉这三天打字的手指一定会残废了……哦,对了,大家如果看到文中有错别字啥的别见怪,真的是打得太快了,有时候会漏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零二章事态严重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61766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