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三章夜奶奶的心虚之处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零三章夜奶奶的心虚之处

    眼见被萤几句话堵住,似要放弃对萤的追究,珍珠着急了,这可不是她要达到的效果,她眼珠子一转,立即话道:

    “那镇上胡氏的棉被铺已经开了十来年,他们开店做生意的,素来和我们无冤无仇,怎么可能在被子里放这种可怕的邪祟玩意?他们这么做,是成心以后不开店做生意了吗?”

    珍珠此言颇有道理,任何人仔细一想,也觉得胡氏不可能在被子里放纸人诅咒顾。

    被珍珠一番话,说得又跳将起来,指着萤的鼻子道:

    “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做的,存心想害死我们。真是没想到啊,你这个不三不四的东西,表面看着是一心为我们好,让我们住进来,实则心怨恨我当着村里人的面,逼你们接纳我们是不是?”

    破口大骂,捶顿足,但是却无意中把自已当存的小心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萤真是哭笑不得,面对状若疯狂的,她一时也没有了招数,心想,只能先把安抚下来,容后再寻找线索,看到底是谁剪了这纸人塞进棉被里的。

    “,你别着急啊,这纸人剪裁的手法致,恍若真人,可是你一向知道,我裁剪的手艺并不咋样,不可能剪出这么细的纸人吧?”

    萤忍着莫名的恶心,捡起因为画了红符而显得邪气十足的纸人仔细端详,真别说,还让她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一直在边上饶有兴味地看着跳脚的端翌,正在心里感叹说,果然哪家的家事都不轻松,宫里、王府里的后妃们明争暗斗,善用心机,往往在谈笑间就轻易解决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而在乡下,竟然也有诸般类似的手段,现在看来,这件事予头直指萤,到底是谁对萤能下得了如此狠手?

    端翌的眼眸深了一深,扫了室诸人一番,心里却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这时,听到萤说起纸人裁剪的事,端翌不由地楞了一下,却马上在心底里默默给了个赞许:别说,自家小女人还真是心细如发,有点脑子。

    一听萤这么说,一时间也有点接上不话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萤女红素来不行,这都是田喜娘惯的,过去她还曾在村里大骂萤做不好女红,以后嫁不到好人家。

    萤此时拿着这一点来找她讨说法,一时间也茫然了。

    难道她方才又跳又骂的,竟然是骂错人了?

    看到几句话又被萤制住了,珍珠不暗叹,自家果然是厉恁,忒么无用,她只好及时补位:

    “萤,不是我说你,自家的爷爷,你怎么下得了狠手去咒诅,就算心里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就是,一家人还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的呢?非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端翌眉毛微不可察地一挑,呃,这珍珠真是作死,自已还没完全确定谁是害萤的怀疑对象呢,她就几次三番自已跳出来,果然道行还是太浅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,若是被收到后宅,早就不知道死几回了,也就在这小村子里还能蹦达。

    一旦确定作案对象,端翌也就不急了,他神清气地抱着双臂放在前,准备等看下一步的好戏。

    “珍珠,你这什么意?口口声声都往我身上泼脏水?告诉你,这纸人绝对不是我裁的,我们家,也不可能咒诅爷爷。”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萤拿着小人,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裁的,你还可以叫别人帮你裁啊?你现在是大小了,有的是你使唤的人。”

    珍珠说着,眼睛还故意做出微微向宝瓶看了一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眼就被爷爷和接收到了,脸一变,马上相信了珍珠的话。

    没错,萤裁剪的手艺是差了些,可是她身边的人手艺不一定差啊?

    总而言之,住进新宅,心一直是虚着的。

    她自已也知道是用了不太光明的手段住进来的,无非就是欺负老二不在了,田喜娘孤儿母的,拿着个“孝”字的大帽子压着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让她放弃住这么好的新宅也是不可能的,她这辈子都没有想到,能住上这么好的大宅子,用上那么好的家俱,一桌一椅,都是名贵的黄花梨木做的。

    她是不知道,萤还想用紫檀来着,只是后来觉得自已一暴富,已经很招人眼红了,所以最终还是低调理,用了黄花梨木的家俱。

    觉得,自已若是能一直住下去、住到死在这样的大宅子里,她这辈子也没有白活的。

    但终究,于于理,她只是着心入住的长辈。

    村里人当面不说,背后肯定暗笑她不要脸,竟然不和老大住,巴巴地跑去住老二家。

    田喜娘软弱可欺,拿捏着婆媳的身份就能镇住她;

    斯文大大咧咧的,一向对斯文最好,他对住进家里似乎也没有什么想法;

    只有萤这个臭丫头,捉摸不定她。

    素来不关心这个丫头片子,只是一会听说她要走亲了、一会听说走亲对象不好、她不太愿上吊了,一会又听说没吊死,回过气来了……

    住进来之后,见老二一家上下大小,b括萤都对她有说有笑,也没有在吃喝住行上苛刻他们。

    心才略安稳下来,厚着脸皮做起了镇宅的长辈。

    她还等着把老二家的况都摸透后,再揽起宅中的大权,让自已成为这幢宅子真正的女主人呢。

    要不然,住得尴尬的身份,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如果田喜娘硬气一点,直接说分家时他们就是分给老大供养的,随时能把他们赶出这栋气派的新宅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田喜娘不敢这么说,但是人是会变的呀,万一哪天田喜娘想明白了呢?

    就这么一直悬着心住着,又心积虑地随时准备掌控老二家的大权。

    所以,一发现有人竟然在她屋里“做扣”,***反应便极大,排除了软弱的田喜娘和一向无所谓的孙子斯文,剩下的最有可能的对象,自然是眼中钉、肉中刺萤了。

    萤几番辩解原本也是极有道理的,但很容易听了珍珠的撺掇,就是她心里存了这些诸般想法。嗨,大家好,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,感谢大家支持,在大神限免投票中本书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了b月限免,有开通b月的朋友可以免费本书一周喽!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零三章夜奶奶的心虚之处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61766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