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二章夜里正的立场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一十二章夜里正的立场

    眼见里正被珍珠请来,端翌嘴角一,眼睛里露出不可言述的威凛之意。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里正将会如何置这件事。

    萤也没有想到,珍珠还真不嫌事大,竟然把里正请来了。

    萤见里正蹲在地上半天不动,倒也能理解里正的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蔡家做“扣”的事,发生不过十来年前,里正做里正也七、八年了,就算他当没有亲手理过蔡家,但是以他的年纪,肯定也知道那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不过,事到如今,也只能随机应变了。

    萤瞥了一眼珍珠,却见珍珠正一脸得意洋洋地看着她,眼光中,悄若她是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萤心中不由一凛,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个堂妹竟然阴险诈至如此,珍珠分明是想置她于死地的意。

    萤又不是傻子,前前后后一想,便发现,每逢事到了关键节点,眼看着就要消弥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时候,珍珠就会跳出来蹦达一番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想,这个家里,除了家人之外,也只有珍珠能够接近爷爷、***厢房而不被人注意了。

    栽赃陷害她的人是谁,呼之出!

    但是眼前萤顾不上理珍珠,当务之急,是怎么摆平里正。

    赵子获也急得满头大汗,但是里正不是别人,他也不好跳出来直接把里正拖走。

    从小被里正看着长大,再加上他为人公道正直,因此里正在赵子获心里,还是颇有威势的。

    田喜娘更是吓得两股zz,如果跪在地上能把里正送走,她肯定立马“扑通”一声跪下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微妙而敏感。

    除了里正翻动纸人“索啦索啦”的声音,再无其它任何响动,就连呼吸声都变得轻浅,大家大气不敢喘,都提着心呐!

    这种紧张的感觉,就象弓搭在弦上,已经瞄准了敌人的心口,只差手指轻轻一放,就能夺取敌人的命的前奏一般。

    端翌是什么人?在死人堆里打滚过不止一次的人了,所以现在有这种心绪,他也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端翌想着,这点小事何以扰乱他的心绪?

    不是一向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的吗?

    看来,他的心乱了,是因为这件事里,有他介怀的人,不,他爱的人。

    见微知著吗?

    端翌忽然眼神一凝,在他眼前,似乎升起一把弓来,而他正弯弓搭箭……

    在萤眼里,端翌的弓法已经属于神箭手一,但是在同样的弓箭手心中,比如端翌自已的心中,他的箭法还有许多瑕疵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一刻,端翌忽然领悟到,他的箭法之所以停滞多年不进步了,就在于他的心中无,他的箭只会杀人,不为救人……

    然而,此此景,却让他突然有玄而又玄的顿悟,他的箭,若要突破,就必须在杀人前,先学会救人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拿着抵在他心爱之人的脖子上,他的箭该如何放射,才会一箭致命,确保心爱之人能够活命?

    端翌不觉沉浸入某种状中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里正手指忽然停止了动作,他整个人,半个身子都趴在了那纸人之上,似乎看得特别仔细,要看出什么端倪来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里正趴在那好一会儿了,也该做出决断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,都忐忑不安,现场“罪证”明显,好象他们怎么说都是掩饰一般,所以大家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“哟,姑娘,你裁衣服的手艺还不赖,我想这样裁出来的小衣会很规整好看,姑娘,你该不会有了吧?”

    里正站起来,拍了拍手上的灰,若无其事地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裁,裁衣服?

    大家都楞住了。

    萤心电转,立即醒悟过来,也跟着轻松地笑道:

    “嗯,是啊,我的手艺一向不好,老是被和娘嫌弃,所以我就剪了个纸人,比划着裁衣服,不过还没裁好,让老叔公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,萤应承得挺痛快的,不象之前,怎么也不肯松口这纸人是她剪的。

    呃,裁衣服吗?

    萤什么时候练起裁衣服这门手艺了?珍珠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这二人说话好复杂,她脑子太简单了,实在有些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嗯,手艺是边练边进步,以后你经常练练,就会裁得好了。一匹布,要裁不好,缝绣的手艺再好都一切白搭。”

    里正公正无私、坦大方地朗笑道。

    老叔公,你这是咋回事?这纸人不是萤剪的,明明是我剪的好不好?萤说谎呐,你竟然也相信?珍珠心里十分气愤!

    “我就是怕浪费布料,所以剪了个小纸人当模板,多谢老叔公指点,这边用茶吧!”

    萤手一比,引着里正往边上走去。

    哦,裁衣服练手,所以剪纸人吗?

    所以,这纸人没事啊?

    哦,因此也不是做“扣”了?那是当然,做衣服用的模板嘛!和做“扣”没有关联。

    不是做“扣”,萤没事了?萤没事,所以姓的一家都没事了?

    爷爷和总算明白过来了,他们不由地松了口气,身上就象卸掉了一座大山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俩对视一眼,觉得怎么身上软的,就象面条一样,都要瘫软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二位,一起喝茶吧?”

    里正还是很气地,在跨出门槛前,尊敬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喝茶,喝茶!里正你和萤儿去吧!”

    爷爷和还过魂来,赶紧一迭连声地应道。

    “老叔公,这纸人……”珍珠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脑袋上突然一痛,“啪”地一声,有人用手重重敲了她脑袋一下,从小到大,都没有人打过她。

    珍珠愤怒地抬起眼,想看谁竟然有胆子打她,可是这一看,她就蔫了,原来,打她的人正是爷爷。

    老头子山羊胡子微微颤抖着,手指着她的鼻子道:

    “还不滚回去打猪草?今天的猪草给我打满三篮,不然不许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打猪草?

    她从生出来,哪里打过猪草了?

    珍珠气晕了,正想开口继续说“做扣”这件事,她的嘴却被柴氏捂上了:

    “珍珠,你不会说话,就不要在大人面前乱说了,走,回去打猪草去!”我发现大家都喜欢默默地看书,哈,有评论的时候记得给本书一个五星好评哦!江陌南需要你的鼓励!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一十二章夜里正的立场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70898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