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九章恃宠而娇的人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一十九章恃宠而娇的人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这是端翌的笑声,怎么显得冷咧干,就算笑,也不带暖意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这是赵子获的笑声,显得有些张狂,还带着挑z的意味。

    因为缺少人气,显得有点空旷的大宅子里,陡然响起这二位阴阳怪气的笑声,还真是吓人呐。

    萤用手摸了下鼻子:咦,这是怎么回事?这二位笑声不对啊?看来,光是一个引体向上,已经没有办法搓磨他们的力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二位现在也学狡猾了,不是一味在引体向上上比拼蛮力,而是规定了一个次数上限,比如一柱香一百五十次这样,看谁先到先赢,不会把自已折磨得疲力尽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主意是端翌先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端翌经过几天的比拼,知道要和赵子获这只懂得使蛮力的二货比个输赢有点纠不下,难度挺大的。

    所以便约定了个比拼的上限。

    这样,二人在短时间能决出胜负,也能在强健体魄时,让自已得体力得到积存。

    赵子获现在自嗨还全靠左右手,什么都无所谓,没有体力也无所谓,可人家靖王爷是有老婆的人了,自然要留存一些体力,以备耕种时应z,傻子才和赵子获把体力全拼掉呢!
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”

    萤走进餐厅,才把手从鼻尖上放下来,完全没有意识到,自已方才的动作,是复刻端翌的习惯动作。

    据说有些男女相久了,会越长越象,其实是因为他们相融洽,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刻进了骨子里,音容笑貌、行为动作便与对方无二,不象也象了。这就是俗称的夫妻相。

    傅太医扫了一眼萤方才的动作,只觉得那小动作很悉,一时也没多想,继续摇着他的扇子,做“我什么也不知道状”。

    看到萤进来,端翌和赵子获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听到萤问他们,赵子获有点尴尬了,他涨红了脸,半天不说话。端翌摸了下鼻尖,眼神飘忽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傅太医这才猛地意识到,为什么萤的动作那么悉,原来她的动作和端翌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,这就是夫妻相吗?

    傅太医不由地看了一眼端翌,再看了一眼萤,越看越像了,这两个人,主要是那神、动作,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某种暧气息……

    面容自然不会相似。

    端翌长期习武,长得体魄健壮,肤是浅古铜,十分阳刚帅气;而萤则是面若桃花,圆圆的杏仁眼偏偏眼尾向上挑起,只要她度和软,清澈的眼神带着那挑起的风,实则十分撩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笑声止住,耳边也清净了,萤见他们都不想说话,便也没有再苦苦追问下去,便道: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吃饭啊?我饿死了。今天忙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哦,马上就好,在做饭呢。”宝器乖巧地道,“下午去了镇上,安排人牙子带几个人来买。也是一番折腾,所以回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亏得宝瓶记得,我自已都忘了这码事。”

    萤拍了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个,端大哥和赵大哥方才开心,是因为端大哥这次引体向上赢了赵大哥。”

    宝器继续做人形如实汇报机。

    “宝器你……”

    赵子获尴尬了,原本以为瞒过去了,没想到被忠厚的宝器戳穿了。

    “赵兄弟,宝器可是有话直说,不会遮遮掩掩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端翌一手再次摸着鼻尖,这回笑得比较含蓄矜持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已已经赢了人家,就要给人家留点颜面,这是他身为贵族的修养。

    但是端翌这么说,简直象给赵子获一巴掌还难受,赵子获郁闷地道:

    “放心,我明天就把你赢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别吵了。吃饭!”

    萤真的觉得这俩“孩子”比学堂里那些都难带。

    斯文溜着门进来了,他总是掐准了饭点进来,平时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萤早上听了斯文一番暖心的话,觉得这个哥哥还是有存在意义的,所以这时候看到他,便亲热地道:

    “哥,你回来了?快洗手吃饭吧!”

    洗手吃饭是萤定的规矩。

    以前斯文上了茅厕不洗手直接就上桌,被萤赶下去几次,总算学老实了。

    斯文万万没有想到,萤眼里竟然还看得到他,不由地受宠若惊,笑道:

    “萤妹,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,你的眼里,还看得到哥哥?”

    “得,萤我是那种恃宠而娇的人吗?”

    萤就听四下里笑声一片,这才惊觉,自已怎么把心声不知不觉念出来了?

    大家听到了,都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萤妹,你的确是这种人。听哥的,没错。”

    斯文“冒死”上前握着萤的手,郑重地道。然后赶紧接过宝瓶手里盛好的米饭,大口扒拉起来,呃,要被打死,也要做个饱死鬼不是吗?

    萤扫了一眼端翌,却发现他眼里含笑,一脸宠溺地看着她,再扫了一眼赵子获,赵子获的黑瞳里,此时只有她一个小小的倒影在里面。

    萤接过宝瓶递给她的饭碗,也大口大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以解忧?

    唯有饱餐一顿。

    爱慕太多也心累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,就到了交第一批化妆箱的时间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的时间,村民们已经把货都交到里正手头上,大家凑齐了五辆牛车,把这些化妆箱小心绑好,送到三清镇上去交货。

    满载着村民希望的化妆箱在牛车的颠动中出了柳村,大家都眼巴巴地目送着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批货能验过关,今后也多了个进项!”

    有村民充满希望地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不吉利的话,一定能验过的。”

    有村民心存忌讳。

    “也是,我们那么工细作,一定能验过。咱们柳村前五十年,匠村的名头也是响当当的。”

    一户赵姓人家的子弟自豪地道。

    赵大娘看着牛车慢慢消失在村口,她的眼角不有点湿润了。如果这批货能验过,她今后的日子就有奔头了:

    “对了,去乌髻娘娘那烧个香,许个愿,让乌髻娘娘保佑我们的货能验过。”

    赵大娘一提这话头,大家顿时醒悟过来,都纷纷道:

    “没错,乌髻娘娘最灵验了,咱们赶紧去烧个香,求乌髻娘娘保佑。”嗨,大家好,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。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一十九章恃宠而娇的人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70898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