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八章只有更惨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三十八章只有更惨

    “你,你是什么人?分明是你设局于我!”

    胡少爷再傻,此时也知道自已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,一听抄家灭族,他就象断了脊梁骨的鱼一般,没有了再诘问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?哈哈,你不用知道,你只要知道,以后的日子,你会过得一天不如一天,比谁都惨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冷笑着,那阴险的眼神牢牢锁定了胡少爷,就象他小时候看到过的竹叶青的眼神一般,阴冷而恶毒,让胡少爷不激灵灵地打了个冷z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得罪谁了?你让我死也死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胡少爷弱弱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美人的手很好摸吧?也很舒服吧?”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忽然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,胡少爷听到这句,脑子里猛地掠过一道电光,好象闪电照亮了黑里的混沌一般,突然猛醒过来:

    “你是珍珠的人?这个贱女人,竟然敢设局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珍珠也配驱使我?”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不屑一故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究竟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胡少爷咽了口唾沫,每说一句话都觉得艰难无比,嗓子眼火辣辣地疼极了。

    “珍珠想害的人,就是我主人。所以,你真的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,用你的下半辈子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拍了拍胡少爷的脸,但随后就嫌弃地缩回来,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脓汁,扔到了胡少爷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到底变成了什么样?”

    胡少爷不光手上疼、身上疼、脸上也疼,他看着手上恐怖的样子,就觉得自已脸上也肯定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“很想知道自已变成什么样子吗?哈哈,我们家主人吩咐过了,这种愿望可以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,也就是蔡师傅,知道端翌的想法,是让这些想害惨萤的人生不如死,自然懂得往胡少爷伤口上撒盐了。

    转眼间,蔡师傅竟然掏出一面玻璃镜子,拿在胡少爷面前。

    这么清晰的镜子,胡少爷倒也认出是玻璃镜,听说镇上王财主家的小才有两面,一面抵得京城一间铺子。

    这个大胡子男人竟然随随便便就掏出一面来……

    可是,更可怕的是,胡少爷看到玻璃镜子里,映出来的竟然是一张比鬼还要可怕的脸。

    脸上红黑的肉绽开,还有脓汁不断溢出,别说风度翩翩了,就说是恶鬼的脸也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胡少爷吓得转过来,不敢看自已,心简直是五俱焚,恨不得一头撞死。

    然而,说实话,他又没有撞死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胡少爷发出了一声声如困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只是开始。以后等着你受磨挫的日子还多着呢!”

    既然是主子亲自吩咐的,蔡师傅自然要把事办好。

    光是把胡少爷毁容了就叫悲惨吗?好象不是吧?

    蔡师傅嘀咕着,自已又往里添葱加醋了,一定要让胡少爷没有最惨,只有更惨。

    胡少爷受到惊吓,晕厥过去后,再次醒来时,他已经身在船上,还没等他说话,问这是哪里,就有人看到他醒来,把他的头托起来,往他嘴里灌了一碗苦苦的药。

    &l;/&g;&l; ='-:r'&g;&l;r&g;r_('r1');&l;/r&g;&l;/&g;&l;&g;

    胡少爷还没问这是什么药,就听灌他药的人吱嘎着发出刺耳的笑声,道:

    “这哑药听说挺好用的,喝下去一时半刻就会起效。”

    胡少爷简直要哭出来了,好吧,身上还有疼痛难忍的烧伤,这下又被人弄哑了?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药里下了昏的成份,胡少爷很快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待他再次醒来时,是被人踢醒的。

    “滚开,臭乞丐,别挡了爷的道!”

    胡少爷抬起眼,便看到一个穿着棉布衣服、一付行脚小商人打扮的胖子正瞪着他,还又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这种人,过去看到胡少爷都是点头哈腰的,谁钱多,谁腰杆硬。

    胡少爷正想怒骂过去,却突然发现喉咙里“丝丝”的,一点也发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胡少爷大惊,再看看自已身上,竟然是一身破烂的衣衫,被扔在了一个闹市的街道中,身边还有一块缺了口的破碗,碗里,扔着一枚铜钱……

    原来,他已经被人弄到了不知道哪个城镇里,变成了一个叫花子。

    胡少爷再次惊叫一声,又晕厥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等他醒来时,已经是里了,月朗星稀,四下无人。

    胡少爷肚子饿得“几古”乱叫,这时,他突然发现,那个破碗里,除了几枚铜钱外,还有一个被咬了一口的馒头。

    过去吃食无比讲究的胡少爷,看到那沾了别人口水的馒头,自然不能下咽。

    但是过了半个时辰,他到底挡不住肚子里一阵紧似一阵的饿意,终于爬上前,把那馒头拿起来,往嘴里塞去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个,那肚腹之中被食物激起来的望,让他顿时爆发出无穷的力量,恨不得一口就把馒头吞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胡少爷忽然觉得自已后臀上一凉,似乎有什么东西把他的裤子扯掉了。

    胡少爷回头一看,不由地惊呆了,只见一个满脸猥琐的乞丐,脏污的一只手正剥着他的裤子,另一只手扶着自已身前已经变得的家伙,一脸|笑:

    “哟,没想到乌黑的皮下有个雪|臀,老子须得好好弄弄,都几个月没开荤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名男子从他黑乎乎的嘴里,吐出一口白生生的唾沫,抹在自已的枪上,还笑道:

    “小美人,爷怜惜你,给你点滑润之物!要换成街尾那几个烂货,爷就直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胡少爷还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菊花一阵锐痛,一柄长枪刺入,顿时让他惨叫一声……

    街道的阴影,一名大胡子男人看着这一幕,脸上露出哂笑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蔡师傅回去禀报了自已做的好事,端翌果然听得脸上神一松。

    蔡师傅心中暗喜,知道自已如此做对了,果然王爷恨那小子算计萤入骨。

    其实,死对于胡少爷此时才是真正的解脱,求死不得,从社会上层为底层,还要经常遭受之痛,对他才是真正的折磨。

    蔡师傅走后,傅太医摇了摇鹅毛扇,问端翌道:

    “姓胡的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那珍珠呢?就这么算了?”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三十八章只有更惨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81498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