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三章香远近臭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四百六十三章香远近臭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随着书香氤氲的气息转,柳村的村民们眉目间似乎都点染了墨香。

    萤行走其间,竟然能感觉到整个柳村村民似乎接人待物都有了不太一样的化。

    萤自已也慢慢沉浸到书画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后,难得有机会和文人雅士们齐聚交,此刻正好填充她神上的渴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书法和这些书画家们一比,就显一般,但至少她的鉴赏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这都要感谢她后世所的信息发达时代,即便不能方便地上博物馆,但是只要想看谁的书法,网上一搜肯定有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电脑真迹,但是看多了,也自有体会。

   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眼界自然就开阔得多。

    王曦之、王献之虽然是上一个朝代的书法大家,但是碍于信息物交通的不,这些文人雅士中,估计没有一个人看过他的真迹。

    萤看过……

    还有许多、许多书画名家的作品,都曾经是她鼠标一抖,手到擒来之物。

    自然,萤赏析书画的能力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因此,沉醉其间,真是乐而忘返!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已近午。

    直到里正招呼大家去用膳,萤才从书画的世界里拔出来,回到现实中。

    其间她发现,苏秀才的字,还真是不错,在一众书法名家中,也可以称得上树一帆。

    “苏秀才,课余有暇之时,能对我的书法指点一二?”

    萤即兴道。

    她也得为自已能识字找一个好的挡箭牌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姑娘有心,苏某不才,互相切磋进步。”

    苏秀才和萤有来有往几次了,见她好学,自无不肯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人群都从祠堂门口退出,大家都往萤家的新宅走去。

    “归燕堂!好名字。”有人顿下脚步,一看那儒士扮,明显就是个读书人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好名字,还是好字!”

    另一位年纪稍长的长者,抚着心修剪的稀疏长须,细细品鉴。

    “这字,笔走龙蛇,气势俨然,能写出这笔字的,绝非常人!没想到,柳村这个小村子,竟然藏龙卧虎,有高人在此啊!”

    另一位瘦瘦的读书人道。

    还有人被这字住,拿手指当笔,凌空比划,似在领会这三字的架构的气势。

    萤因为和苏秀才说话,晚了一步,走到自家新宅门前,发现宅子前竟然聚了一大堆读书人,大家对着她家的门楣指指点点,还有几个人状若癫狂。

    萤吓了一跳,赶紧拨开人群,上前施礼问道:“各位先生,你们在看什么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大家在看这一笔好字。归燕堂三字下笔风雷、大气磅礴,已经远远超越众人之上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又看到这对联上的字,和归燕堂三字一般笔势雄奇、酣畅浑厚、雄健洒脱,顿时个个都痴住了。”

    萤一听,哭笑不得,原来,她自已的品鉴水准还有待提高啊?

    端翌写的这些字,过节时就贴在这里了,自已也没有好好琢磨琢磨,或者是远香近臭吧?

    呃,用这个词好象不太合适?

    但萤一时也想不起更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已的心了。

    端翌若是知道自已如此形容他,怕是和她一样哭笑不得了吧?

    “各位,字会一直在这里,但是菜不吃就会凉了,还是请大家先用了午膳,再来慢慢欣赏字吧?”

    萤拿出主人的派头。

    被萤一说,大家这才觉得肚子几里咕噜叫得厉害,一旦意识到自已饿了,就撑不下去了。何况空气中传来一股股浓郁的食物香味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这才四散开来,寻找座位。

    那些有头有脸的,自然被施管家安排着坐进家宅子的厅堂,而村里诸人则都在后操场上,随便找个位子坐下来,时辰一到,便上菜开席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王财主此行,也带来了珍珠的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萤便拉着正在吃请新宴的柴氏到边上,对柴氏道:

    “大伯母,王财主听到了一些珍珠的消息,据说有人在三清镇上看到过珍珠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丫头有消息了,她现在在哪里?你快告诉我,我好赶紧叫你大伯接她回来。”

    柴氏一把抓着萤的手,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,大半天颜笑吃请新宴的柴氏,此时抓着萤的手,力道极大,似乎如此就能把儿抓回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现在还不知道,只听说她先是到镇上胡氏棉被铺站了会,后来又和一个年轻子相而去。接下来的况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还是没有下啦?”

    柴氏的手紧紧抓着,又是一松,脸上极为失望地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慢慢听。”萤劝道,“大伯母你别急。一有消息我就会马上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柴氏还想说什么,但是现在她唯一的倚仗就是萤的帮忙,倒也不敢责怪萤办事不力。

    若换成往日,柴氏心有不的话,早就跳将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柴氏慢慢转离开,背影写焦急和失,萤也只能叹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珍珠的去向,萤也存着疑问。

    为什么珍珠到了镇上,就直奔胡氏棉被铺去?胡氏棉被铺被传因为“厌胜”之事,而遭到天火,那么那源自胡氏棉被铺的被子里,为何会有纸人,珍珠显然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让萤百不得其解的是,胡氏棉被铺真的是被天火所灭吗?珍珠刚在被子里动了手脚,那边胡氏棉被铺就被火烧,这也太巧了吧?

    萤揣着这些糊涂,直到请新宴结束,送完人,也没想清楚。

    赵子获大大咧咧地道:

    “萤妹,今儿你家出的这些菜啊,乡亲们都吃了个肚儿圆,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请最重要的是人吃得意。

    萤听赵子获如此反应,便放下心来,这才收回心神,眉毛微一,问道:

    “端大哥去哪了?似乎他没来吃请新宴啊?”

    “哦,里正在祠堂说话时,端兄弟神神秘秘地走了,也不知道去哪了,一直就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子获一听萤一直掂记着端翌,不由地心里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。端大哥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。”

    萤知道端翌稳重,不会无故不参加请新宴,不由地心里也有几分担心。但随后一想,莫非是山里那个大肚子的人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便不由地意兴阑珊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四百六十三章香远近臭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7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