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章特别在意的秘密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一十章特别在意的秘密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随着锄铲齐下,半个时辰后,汉子手里新换上的铲子终于触到了一个比泥土更柔韧的东西,他不由地一喜,道:

    “挖到了。哎,这坑挖得可真深。”

    “爹,好多小啊。不过上面都撒着什么?白白的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石灰,没有毒,洗干净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汉子已经听清楚了,此时便一副了然的样子回答道。

    又忙了一会儿,汉子吩咐孩子道:

    “你们在坑上头站着,我把递到上面去,你们接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着父子共同配合,不一会儿,一头一头的便被从坑里递到坑外,虽然上都沾着白灰,但是看到胜利的果实,父子几个都全充了干劲,一点也不觉得累了。

    “爹,好多的啊,我们发财了!”

    几声稚气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爹,我们明天可不可以吃啊?”

    “可以,管够。”

    当爹的乐呵呵地道。

    月惨白,照着山梁上的幢幢黑影,柳村的人都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“哟,赵大友,你家今儿买肉啦?好香的味。”

    有领在赵大友门前探头探脑,一脸垂涎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刚领了竹木工钱,便买了一肉,孩子们可好久没吃肉,馋坏了。”

    赵大友面上带着尴尬地道。

    邻还以为他是尴尬太久没买肉,便笑道:

    “应该的,孩子现在不正在长体嘛!多吃点肉,长壮实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邻闻够了肉香,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    哎,真好吃,可惜啊,自已也舍不得买。

    赵大友家这回肯定买了不少肉,闻着香气浓郁,足足有一大锅吧?

    过了几天,赵大友天濛濛亮的时候,用轮车推着一大堆用竹筐装着、上面遮盖着麻袋的东西往三清镇上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出了村,见没人察觉什么,赵大友才松了口气,继续推着车往三清镇的集市上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三清镇,随着日头高照,镇上已经人来人往,早市开始了。

    赵大友此时才方方地把竹筐上的麻袋取掉,哟喝道:

    “腌肉,上好的腌肉,价钱便宜喽!”

    原来,那竹筐里装的是一筐的腌肉。

    赵大友的腌肉味道不错,价钱又比市面上的腌肉便宜了好几文,自有那贪便宜的人来买,于是不到半天,赵大友的腌肉便售卖一空。

    晚来的叹可惜,赵大友安道:

    “没事,明天人你可以早点来,我还在这卖。”

    人们方才笑嘻嘻地散去。

    赵大友数了数口袋里的铜钱,竟然有一贯还多,他不由得乐开了。想着家里还有那么多腌肉,今年可谓大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原来,赵大友把那些死肉都做成了腌肉,由于用了大料,所以把死肉的味道都遮掩住了,还意外地香,招揽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隔天,赵大友果然又出现在集市上,接连卖了好几天的死肉,四邻八乡的,都有人买去了。

    萤把场的瘟用狠厉的手段搞定,又等了几天,没有报告有再发生新的病例,萤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看来,这瘟应该暂时不会再蔓延开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瘟让萤提高了警惕:即便消毒做得再过关,疫病还是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不过,做养殖业就是如此,后世尚且带着靠天吃饭的成份,不说现在缺医少药的古代了。

    “萤,明天就是我的吉祥银首饰铺开业的大喜日子,这是请柬,你可一定要去啊?”

    这天好不容易清闲了片刻,珍珠却突然上门,还送了一张烫的大红请柬。

    应该是特意来膈应萤的吧?

    萤接过,不动声地道:

    “既然是喜事,我明天肯定会去。”

    笑话,当赛摆下擂台,请了京城第一等的盘发师陆蕊来和她叫板,她都没有怕过,还会怕珍珠这间没有技术凭恃的首饰铺?

    总而言之,经过这段时间的经营摸索,萤算是明白了,不管开什么店铺,有自已的核心技术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所以珍珠这么衅和炫耀,只让她觉得幼稚可笑,她倒要看珍珠这么蹦达着能高兴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那个瑞子,简而言之,并不是珍珠长久可以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萤这么说,肯定又得罪人了,珍珠会说她嫉妒她,她还是少说为宜。

    待珍珠走后,冬雪才过来道:

    “小,端子和傅大夫来了,不过听说你有,他们径直往后操场去了。”

    萤听了,心一动,知道端翌挺烦珍珠的,自是不想见她,所以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端翌这一举动,还是让萤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有数天没有见着端翌和傅大夫,萤反正闲着无事,便往后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子相不稳,接连好几次出现腹痛,山里有些药备得不全,是不是把她送到镇上去?若是有什么紧急况,也好应对。”

    这是傅大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依你的意办吧。”端翌的声音淡漠不带任何感。

    萤转过回廊,不防却听到端翌和傅大夫的对话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压低了声音,但由于四下里安静,所以萤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山里怀的子,除了吴彩凤还能有谁?

    萤听到这里,心如绞。

    不管吴彩凤是用什么手段得到了端翌,但是当她怀上孩子的时候,端翌还是全力以赴照料着她。

    一想到从此吴彩凤就因了这孩子和端翌有了牵扯不断的关系,萤的心里便是一阵锐痛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这时,端翌已经听到不远传来一阵呼吸声,他五识敏锐,便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端,听冬雪说你们往后操场上来了,我就过来了,怎么样?府城一行还顺利不?”

    端翌这次去府城,其实一是为了开端瑞,二是将收老瑞祥的事搞定,三是帮着萤从老瑞祥把他们造的第一批首饰带回来。

    见是面带笑容、一切如常的萤,端翌心下一松,方才他和傅太医的谈话也不是什么秘密的容,根本没有想到萤却恰恰特别在意这个,便笑道:

    “非常顺利,不光自已的事办好了,你交待的事也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一十章特别在意的秘密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