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一章上药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一章上药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珍珠心里不痛快,哪能让端瑞痛快了?

    而且,自从她和端瑞走亲后,娘亲柴氏曾经过她,要降服男人,让男人听话,就要善用这点事。

    男人想要的时候,就悠着他点,这时候提什么要求,男人一般无不从。

    珍珠想到柴氏的话,一把推开上的端瑞道:

    “夫君,那吴彩凤被人关了数月,还都是和大男人相,你就这么相信那孩子是你的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吴彩凤和端瑞有一的事已经实实发生了,珍珠也不可能抹掉这一事实,只能牙齿往肚子里吞,忍下这事。

    但是孩子的事,她却不能忍。

    现在她算是看清楚了,孩子关系到日后她们在瑞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吴彩凤即是在瑞子面前过了明面,现在她也不可能把吴彩凤再赶出去,只能在孩子的事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只是端瑞此时已经双眼发红,哪里还听得进珍珠说什么,见她紧闭着,毫不顺从,一时怒从心头起,“嘶”地就把珍珠的裙子一把扯掉,用膝盖撑进她的,将她的分开,然后行行事……

    珍珠是第一次被端瑞这么粗暴地对待,她都还没来得及,被端瑞这么一弄,顿时感觉就象被一条粗糙的铁棒行捅入,那最幼的肌肤被搓摩着,火辣辣地疼死了。

    端瑞每次那次|望一旦被点燃,他有时候也无法控制自已,在一番尽畅快之后,端瑞便慢慢冷静下来,这时他才看到的人,竟然脸苍白,已经昏过去,端瑞不由地产生了些许懊悔的绪。

    毕竟,珍珠的体质如此与众不同,而且赛江南说过了,只有这种体质的子与他结合生的孩子,才能形神俱全,易于抚养成人。

    如果把珍珠弄坏了,要再找一个象她这样体质的,就只能找萤了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萤的夫婿是那个一酸臭的吴大牛,端瑞便觉得自已不能忍,于是对珍珠愈发重视。

    “珍珠,心肝宝贝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端瑞好生哄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有了京城里妃子产子的数次经验,端瑞对吴彩凤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抱什么指望。

    当然,既然有了,万一生下来能养活,也是好事一桩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对他最重要的还是珍珠。

    因此,端瑞一看珍珠被自已弄得昏过去,眼里也写了懊恼。

    “月琼,快把参汤和生肌的药拿来。”

    端瑞起,对外屋喝道。

    月琼闻声进来,看到屋一片藉,再看榻上竟然有血迹斑斑点点,而一向z斗力不错的珍珠也竟然晕死过去,月琼不由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还好今儿个瑞子发兴,珍珠及时补位,否则,受折磨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月琼倒没有马上理珍珠,而是先伺候着端瑞擦洗穿好服,这才拿了温水和干净的布巾,帮着珍珠拾辍了一番。

    珍珠昏昏沉沉醒来,除了感觉到体部的锐痛外,入鼻便嗅到一股浓重的参味。

    一回头,却见端瑞在边上端着一碗参汤,一边着汤匙里的参汤,看到她醒来,便温润一笑,把汤匙递到她嘴边道:

    “来,喝点。这是百年老参,对你体有好。”

    体?

    珍珠这才想起之前被端瑞挞阀的一幕,她不由上毛孔一紧,机灵灵地了个寒z。而的疼痛愈发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端瑞虽然脸上带笑,但是那笑意却没有抵达眼底,让珍珠连抱怨也不敢,只能乖乖张开嘴,啜着那勺参汤。

    端瑞倒是显得很耐心,不一会儿,就把那碗参汤都给珍珠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把分开。”

    端瑞放下空碗,手里不知道拿了些什么,对珍珠转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还疼,能不能歇息一两日?”

    珍珠胆怯地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经过这一次后,珍珠愈发感觉到,瑞子似乎和从前好说话的样子不太一样了,他显得,有些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她开始有点怕瑞子了。

    此时一听瑞子要她两分开,以为他又要做那种事,她顿时上冒出一阵冷汗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是帮你上药。这是最好的生肌药,涂上去明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端瑞出手的,自然不是凡品,是宫里太医秘制的药物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上药,珍珠这才放下心来,羞答答地把分开。

    端瑞手上了些药膏,便为珍珠上药,手法倒也轻柔,不光外面涂抹了,就连里面也尽数涂了一层。

    那药果然灵验,珍珠上完药,就觉得下面一阵清凉舒,似乎疼痛也不存在了,不一会儿,还觉得有点,她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端翌发现有异,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药上了之后,会。”

    珍珠有点羞怯地道。同时又不敢说得太明显,生怕瑞子又起了子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再来一次,她就会被弄坏了。

    珍珠在体没养好时,视此为畏途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然会,生肌膏嘛,说明起效了,明天应该就能好得七七八八了。”

    端瑞不在意地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珍珠了,王府里的其它人,他用完就让她们自便了,至多赐,哪有可能让他亲自上药的?

    不过,手指在那种温润的地方进进出出好一会儿,端瑞觉得,自已体的某又发生了化,那个部位而难受。

    看到瑞子的眼神又得不清明起来,珍珠不由地吓坏了,现在她已经发现,瑞子对那方面的需求异于常人,以她有限的经验来判断,那胡子虽然会弄了她一,但是每次完事后,基本上也就没有再需求了。

    而瑞子并不一样,他似乎十分持久,总是一次接着一次……

    珍珠担心什么,什么就来了。

    瑞子把手里的膏药慢慢放到边上,一只手拉起她的手,往他那里按去,声音暗哑地道:

    “珍珠,我那么辛苦给你上药,你要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珍珠哭无泪。

    屋外,月琼已经遁走。

    珍珠触到那如铁石的一砣,心中一凛,心想:再来一次,她肯定死定了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一章上药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