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二章恐惧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二章恐惧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不过,端瑞那种念头一来,才不会理会下的子做何感想。

    感觉自已手触到的部位愈发灼热,珍珠无奈,吃力地支起子,用双手捧住了它……

    端瑞被珍珠好一番伺候之后,缓缓平息下来,放下襟,他就势一把搂住珍珠,滚进被窝里,心畅快地道:

    “小美人,今儿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珍珠心里苦,珍珠不能说。

    她颜笑,只觉得双手酸麻,zz兢兢地伏进端瑞的怀里,道:

    “夫君,你真的相信彩凤那孩子是你的?之前,她可是被人掳去关了好几个月,谁知道是不是别的男人的种啊!”

    “哦?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端瑞心舒泰,便把双手背在脑后枕着,懒洋洋地问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窝在他怀里,自是不会看到,在他眼里,有一道光闪过。

    于是珍珠尽其所能,把吴彩凤家几个月前因为吴凤奎犯事,一家人被放千里、吴彩凤失踪,然后她无意中跟着萤找到吴彩凤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珍珠自已觉得越说越兴致盎然,可是事说完,她忽然发觉一直是自说自话,瑞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向上一看,呃,得,她全白说了,瑞子竟然呼呼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把她说的故事当成了催曲了?

    珍珠无奈,只好环着瑞子的腰,贴近他的膛,然后随着倦意袭来,她也不知不觉 r了梦乡。

    珍珠当然不会知道,她睡死的时候,貌似睡的瑞子忽然睁开了眼睛,扫了一眼睡的珍珠,然后嘴角浮出一抹充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呃,端?端翌吗?

    没想到兄弟俩殊途同归,竟然都脚在这三清镇上。

    二哥一向不无的放矢,那么这三清镇上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?

    因为据珍珠的说法,二哥去年就出现在这三清镇上了,而且和那萤过从甚密。

    莫非,二哥也看上了那萤?

    一想起萤的男人是吴大牛,再想想京城里对二哥洁僻的评价,端瑞嘴角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以已度人,端瑞觉得,二哥就象站在水池边看着池里游鱼的猫,不断伸着爪子,却够不到那游鱼。

    能看不能吃,又舍不得放弃,对洁僻的二哥来说,那得多难捱啊?

    怪道二哥用了几个月时间浪费在三清镇这里,他是不能要却又舍不得放弃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端瑞忽然莫名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自已从小一直比不上二哥,不论武功还是声名,不管是财富还是样貌,甚至太皇太后的宠爱,哪一样都是二哥远超于他太多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在这个三清小镇上,自已似乎棋胜二哥一着哦!

    能让二哥心动萤的原因,怕就是因为萤砾中的体质了吧?

    然而,二哥的洁僻,又让他和自已一样,厌恶已经被吴大牛染指过的萤。

    但是,象萤这样的体质举世难求,二哥一定是存着火中取粟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端瑞越想越开心,觉得二哥竟然不懂得象自已一样,退而求其次,或者另蹊径,晓得同样的体质,会在同样的族群里再次出现的概率极大,最终自已发现了珍珠,而二哥依旧只能痛苦地窥伺着萤而无所得。

    不对,二哥对男之事,一向不上心。

    他有太多事要去忙,为什么会费大量时间窥伺萤?

    莫非,二哥也在想着那子嗣之事?

    端瑞自被赛江南点破之后,越琢磨,就越觉得,端家子嗣之所以愈见凋零,恐怕正如赛江南所说,端家男人体质阳亢,须得和如珍珠这样特殊体质的子结合,才能产下健康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能被赛江南指点,二哥难道就不能有别的高人指点了?

    听说,二哥和京城城郊一得道高僧私交甚好,莫非,二哥得了他的指点?

    端瑞越想越有可能。

    他擦了把头上冒出来的细汗。

    呃,还好,阴差阳错,二哥止步于萤,纠结于萤已被吴大牛得手,否则,现在大夏举上下,怕不是正庆靖王爷诞下大夏朝的下一代传人?

    皇帝一旦驾崩,二哥一旦有了子嗣,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便稳稳就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端瑞一抹微笑在脸上愈深。

    可惜啊,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虽然二哥第一步棋高一着,先于自已知道这个破解皇族血脉单薄的秘密,但是最终,还是自已先把美人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到此,自已和二哥也只能成平手。

    因为,不管是端翌还是他,都还没能令家的人怀上。

    虽然有一个大着肚子的吴彩凤,端瑞并不抱太大的希望,这么说来,怀中这个美人儿,可是要好好珍惜,百般怜爱。

    珍珠一觉醒来,才发现天已经黑了,屋掌上了一盏灯火些微的油灯。

    而畔的男人然还在,薄唇邪魅轻扬,眼眸里光转,看着她,宠溺之意。

    呃,她没有看错吧?

    瑞子竟然这么眼宠溺地看着她?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眼神,让珍珠不瑟缩了一下,她的两一抖,觉得两间的伤势虽然抹了那神奇的生肌膏已经有所好转,不再火辣辣地疼,但是毕竟还是疼……

    她今天不能再承受一次了,否则肯定要废了。

    瑞子这种眼神对着她,就是向她索要的意。

    珍珠紧张了。

    端瑞修长的手指在珍珠的脸上,轻轻爱抚,沿着她脸颊的线条,向下滑。

    经过她的鼻尖,唇珠,一直到她下巴的地方,然后食指起她的下巴,向她仰面向着自已。

    他俯贴近,浓烈的鼻息喷在她脸上,珍珠上一阵冰凉,死了死了,又要来了……

    容不得她拒绝,他用舌尖撬开她紧张闭着的唇,然后如灵蛇般探入,掠夺她的吓得缩起来的舌尖。

    我真的不想要啊!

    珍珠心里默默哀嚎着,顿时无限羡慕起萤来。

    萤一直活得那么滋润,虽然嫁了个臭男人,但是那个男人再臭,也不会象瑞子这般索取无度吧?

    珍珠以为自已能应付得来瑞子的需求,但是现在她有点悲哀地发现,自已还是害怕了。而瑞子此时,已经紧紧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逼她接近自已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二章恐惧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