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三章只谈喝酒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三章只谈喝酒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珍珠紧张到体僵硬,就在这时,她忽然发觉瑞子放开了她的子,这让她得以喘了口大气。

    “销魂吧?”瑞子看着珍珠喘大气的模样,不无得意,“不过,再销魂也要有节制,以后,咱们一个月只能来个四五次。”

    瑞子想着赛江南的交待,觉得自已还是太没有节制了。

    要赶在二哥前面尽快拥有自已的子嗣,就必须听从高人指点,端瑞此时自是心诚。

    四五次?

    珍珠见瑞子放过自已,心下一松,再听到瑞子竟然主动设限,不由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。

    她以为今天肯定逃不过这个男人的“宠爱”了,万万没有想到,他竟然愿意克制自已,放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,他眼里方才的宠溺是真的爱意露吗?

    应该是自已睡着后,他反今天的行为,有了怜惜之意吧?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明,瑞子是真心实意在乎自已的?

    相这段时间,珍珠已经明白,这个男人是有多克制不住自已,一旦他想要的时候,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竟然愿意为了自已而有所收敛……

    珍珠脸上绽开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子,有来访!”

    月琼的声音,在厢外响起,带着几分惊诧。

    端瑞听着不对,松开珍珠道:

    “你再躺躺,我让月琼把饭送进来。”

    珍珠愈发感觉端瑞对自已体贴加倍,想必是考虑到她那里伤势未愈吧?

    珍珠含带羞地道: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出去吃吧,不然该让月琼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丫头罢了,你是当家主母,何惧人笑话?”

    端瑞不在意地道。

    随着端瑞离开,珍珠长出了一口气,今天一天真是跌宕起伏,无意中救出吴彩凤,没想到吴彩凤却指认肚子里的孩子是瑞子的,结果瑞子然还认下了……

    直到瑞子认下那个孩子,珍珠还是蒙蒙的,她这才明白,自已虽然和瑞子走亲,看似无限荣宠,但是却什么也还不是。

    虽然痛恨吴彩凤,虽然痛恨她怀的那个孩子,她却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因为,如果惹恼了瑞子,她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    然而方才,听瑞子的语气:当家主母?

    那是承认她的位置比吴彩凤更加荣宠了?

    珍珠酸涩的心里,涌起了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财富和权势,英俊多的男人,这些都是毒,一旦吸上,就如附骨之蛆,难以化解。

    端瑞站在中庭,看着从大门徐徐缓步进来的高大男子,对方步履踏实,用一步一个脚印来形容也不为过,风姿更是人中龙凤,健硕的材隐在朴实的着之下,但是却掩不住他从骨子里透出的贵气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端瑞在心里无限羡慕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来了?”

    端瑞微笑着道,好象他们在皇宫里无意中邂逅一样,十分平常兼正常。

    “三弟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端翌抬脸看着中这个清俊的男子,他骨骼清奇,面如冠玉,笑的时候自带着一股人的桃气息,京城中的名门千,如果不知道其“好|”名,乍见之下,肯定会被他得七荤八素的。

    “京城一别,转眼匆匆数月,甚是想念,没想到能在这个小镇上到二哥。”

    端瑞上见行礼。

    端翌扶他起来,笑笑道:

    “这里山清水秀,我贪恋这里的景致,一时连忘返,没想到,咱们端家的人眼光都差不多,看上这里,都舍不得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屋里坐,既然千里之外有缘到二哥,今晚咱们肯定得小酌几杯,畅叙离。”

    端瑞拿出主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虽然他根本没想到,端翌直接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看来,他还自以为隐秘,怕是他刚来这个镇上,二哥就知道他到了吧?

    可是一直憋到今天二哥才出现,如此想来,怕是因为那个叫吴彩凤的人啊!

    端瑞心电转,难道吴彩凤怀的是二哥的孩子?

    要不然,二哥怎么舍得现?

    两兄弟各怀心,在厅中坐定,不一会儿,自有下人铺陈好酒菜。

    “三弟,我还了些酒,这酒我和在京城共饮过了,你还没尝过呢,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端瑞手一挥,屋外自有人拿了几坛酒进来。

    端瑞看着那酒坛黑不溜秋地,有点讶异,二哥的品位,来到这小镇后,似乎差了呐!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这酒是萤在未发家前酿的,资有限,自然只能选用最便宜的陶器来装。

    端瑞有点不屑地想,这小地方能有什么好酒?

    没想到,端翌拿起酒坛,拍散上面的泥封,端瑞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酒香传来,端瑞不由地神一振:

    “咦,二哥,这是什么酒?我还从未闻过这么浓烈的酒味!”

    “烧子酒!数量稀少,弥足珍贵。来,你试试!”

    端翌把两个酒碗倒,和端瑞碰了一下碗。

    端瑞依着惯,仰脖干下一大口,没想到,一道滚烫的火龙从喉咙口向着他的胃囊滚去,简直象把他的肠胃烧灼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端瑞很狈地咳嗽起来,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端翌微微一笑,上前拍着他的背,道:

    “三弟还是那么急。”

    端翌拍着他背的感觉,让端瑞想起了小时候,他在宫里吃年饭的时候,端翌刚从北疆被交换回,他吃着一个汤圆呛着了,结果是端翌耐心地帮他拍背,才让他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端瑞心里不由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其实,象小时候那样天真,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吗?”

    看到端瑞咳嗽声渐止,端翌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,好了,二哥,没事了。这酒真是太烈了,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烈的酒,一点防备也没有,以至于呛着了。”

    端瑞夸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也夸这酒好。来,喝们痛饮一番,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端翌似乎就是专门来找他喝酒的,又对他举起了碗。

    端瑞这次有了心理准备,一口喝干,并没有再呛着,相反,他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酒意涌上头来,全一阵激,不由豪地笑道:

    “好酒,二哥,这是三清镇有的吗?来,我也敬你一碗!”

    兄弟俩只谈喝酒,不谈风月,似乎一切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三章只谈喝酒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