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四章罩着自已的女人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四章罩着自已的女人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嗯,这是三清镇我倾慕的一个子,名叫萤的巧手酿造的,萤的姓挺特的吧?的,萤火的萤。

    嗯,这酒的基酒名为琥珀光,是一种果酒,本就延醇厚,经过她的提炼,成为这种名为烧子的白酒,据萤说,酒度可达四十多度。

    而咱们原本喝的浊酒,无非是七八度而已,所以三弟你被呛着,毫不奇怪。说起来,喝这酒的人,第一次喝的时候,几乎都有被呛着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端翌徐徐道来,闲话家常,极为平淡,好象在讲一段酿酒史似的,但是在端瑞听来,却如天雷滚滚。

    端翌这一小段话里,所含的信息量之大,让端瑞一时都消化不了,暂时无法厘清头绪。

    端翌在话头,就坦承了他在这有个倾慕的子,而这被他倾慕的子名叫萤,明确点出名字,并且还把“萤”二字怎么写,都说得清清楚楚的,除非端瑞是文盲,要不然,萤二字只怕要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了。

    这样明确清晰,容不得端瑞想要对萤下手时,可以假装不知道或者含混不清。

    因为端翌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他,萤,的,萤火的萤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叫萤的人,是他倾慕的人。

    倾慕二字,所含弹成份也极大。

    倾慕到什么程度呢?倾尽所有去爱慕吗?只有当事人心里知道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端翌已经通过这样给无知学子开蒙的介绍方 ,明确告诉端瑞,这个叫萤的人对他很重要,让他千万不能碰。

    好吧,端瑞已经接到了端翌话语中的警告成份。

    “二哥真巧,你倾慕于姓子,我新纳的夫人亦是姓,听说她有一个堂也叫萤,彼萤不会是此萤吧?”

    端瑞揣着明白还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哦?你纳的夫人什么名字?且说与我听听。”端翌道。

    “珍珠,柳村人氏。这村里有个奇特的风俗,走亲。你在三清镇上呆了一段时间,想必也有所了解吧?我们现在正于走亲阶段。”

    端瑞也高地道。

    反正端翌既然能摸上门来,想必对他来到三清镇的行踪早就摸得清清楚楚的,他再遮遮掩掩反而不美,索如端翌所为,把事方方开到明面上。

    他着他的人,自已也同样着自已的人。

    这叫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当然,端瑞心中尤有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,因为,至少他的人已经实实在在揽在怀里,而端翌的人,还只能作为倾慕的对象,萤嫁的男人,是一个品份都是最低等次的放牛郎。

    这让端瑞产生一种无端的喜感。

    一向高高在上、清贵矜持的二哥,z无不胜、无所畏惧的二哥,终于也有了一败涂地之时。而且是败给一个放牛郎……

    原来,一个人不可能没有弱点,他动的时候,就是他最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端瑞幸灾乐祸地想着,面上却神不显。

    “哦?珍珠我也认识,是萤的堂妹。好巧!”

    端翌估计是想做出一副“好巧”的吃惊表,但其实一向面瘫的他,做这个表并不成功,只是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端瑞也是了下眉毛,一脸无语的样子,半晌才说了句:

    “好巧!”

    “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无话可说时,以酒来遮面是最合适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端瑞配合的举起酒碗,道:“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清风明月,这是南方暮难得不下雨、朗天开的美好晚。

    又喝了两碗酒,兄弟俩的头都有些晕了。

    虽然端瑞平素酒量极好,但是这种高度的烧子酒,他是第一次喝,一时还未能适应,眼前的二哥影开始晃动起来,一个人成了两个一般。

    端瑞含糊地道:

    “我朝的子,若主动提出和离,是要先几十大板的,二哥怕是舍不得心上人被板子吧?”

    端瑞这是嘲笑他爱上的是有夫之?

    还求而不得?

    端翌心里和明镜似的,不过脸上却做出委屈和若有所的样子,幽幽地道:

    “我朝确有这条律法,不过,柳村也有村规,如若子走亲三年未,男即解除婚约,双方可自行嫁娶。”

    “啊?二哥,你是在等她吗?要等三年?”

    端瑞摇摇头,但是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:三年都不能生孩子的人,你要来何用?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家二的特殊体质,端瑞也不会巴巴地从京城而来,霸住珍珠的同时,还窥伺着萤的美貌。

    虽然有时想着萤的美貌,是鲜到牛粪上浇灌出来的,有点嗝应,但是萤的美貌,却有一种动人心的魅力,让他一看到她,就不由地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她的姿容、她的言行,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间不经意露出小人的媚姿,都令人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二哥已经圈定了萤是他的人,端瑞自是不会再和端翌争抢。

    如若他没有珍珠,恐怕还会和端翌抢夺一番,但是既然有了珍珠,同样是砾中体质,同样是人中的极品,端瑞也就不想和端翌产生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冲突或许最后无可免,但毕竟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刻。

    就象现在,他们还可以一起亲热地喝酒,称呼对方为兄弟,为了两个人有商有量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端瑞脱口而出的话,似乎让端翌想了好一会儿,他才缓缓地道:

    “是的,我要等她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没想到,二哥竟然是个痴种子。来,小弟我敬二哥一杯。”

    端瑞说着,倒了一碗酒,自故自地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烧子似乎除了喝起来更容易让人飘飘外,还容易让人醉。

    喝醉了以后,好多事就能自然地摊开说说,无非就是人那点事嘛,哎,多大点的事啊!兄弟俩感最重要嘛。

    “三弟你也不遑多让啊!”

    端翌竟然还难得地趣了一下,让端瑞有点瞠目结舌,万万没有想到,一向高冷如冰山的二哥,也会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那个人真的改了你。不过,你真地能接受她是已婚人的份?我记得二哥可是京城里最热门的佳婿人选,可是你从不亲近任何子,我们都说你有严重洁僻。”

    端瑞好似开玩笑地借着酒意说出这话。

    端瑞这话一说出口,现场的气氛便不由为之一滞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四章罩着自已的女人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