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五章把事情说清楚了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五章把事情说清楚了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嗯,我现在一样有严重的洁癖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端翌一本正经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端瑞借着酒意问出这个问题,本来有点后悔,生怕惹毛了端翌,毕竟,人有缺点,都不会喜从别人嘴里提及。

    比如端瑞自已就从来听不到自已的缺点,所有人在他面前,都只会说该说的好听话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人说他哪里不好,端瑞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对方嫌命太长了。

    因此,听到端翌一本正经地回答,端瑞不由楞了一下,那就是说,端翌和萤无染,只是单向的倾慕?

    这个,太搞笑了吧?

    喜一个人,不就是要揽进怀里,疼她享用她,让她成自已的人吗?

    不过端瑞脑子一绕,立时想,他还以为二哥了,原来二哥还是没有,还是原来京城里那个不苟言笑、远离人、素有洁癖的二哥。

    改的二哥,会令他心生警觉之意。

    没有改的二哥,似乎还在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竟无言以对,来,再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端瑞拿起酒碗,又浮了一大白。

    端翌笑笑,嘴角微向上一,道: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,我之前锢着一名叫吴彩凤的子,之所以锢她,是因为他们兄妹曾试图对我和萤不利,她的兄长吴凤奎犯数罪,已经死,吴彩凤参与出谋策划,本来也是罪当领死,但是那时忽然发现她怀了,于是只能将她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珍珠今儿个带了个人回来,也叫吴彩凤,难不成就是你说的那位?”

    端瑞发现二哥尚且不知道吴彩凤和他有染,怀的孩子很大机率是自已的,便放下一颗心来。

    现在三位皇叔间的子嗣,关系到了未来九五之尊大位的传承,极为敏感。能少让人知道吴彩凤怀的事,自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端瑞现在更能确定了,吴彩凤怀的是自已的孩子没有错。因为端翌在这件事上不会说谎,如果他和吴彩凤有过什么,绝不会轻易放她离开的。

    “哦?真巧,应该是吧。”端翌不以为意地道,一脸不用看顾吴彩凤的释然,“如果她和姑娘得好,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端翌此时说的姑娘,自是珍珠。

    “嗯。来,二哥,这酒实在够劲,我觉得自已已经上瘾了,有机会的话,送我几坛。”

    该说的话说完,自然还是喝酒。

    端瑞明白,端翌此时把话都说完了,对吴彩凤的事,也表了,已经不想再管她了,看起来,吴彩凤出逃,对他还是一种解脱呐!

    这让端瑞至少可以确定,吴彩凤肚子里的孩子,绝对不是端翌的。否则,端翌此时上门,就是向他要回吴彩凤,而不是淡定地说让吴彩凤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我回头让人再送几坛过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端翌举起酒碗,自已亦浮了一大白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算在这三清镇上呆多久?”

    端瑞看似无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意。我和太皇太后说了,寄山水,消磨杀孽,她已经点头应允了。现在北疆也暂时平静,我权且放下心来,好好享受这段平静生活。”

    端翌看来短时间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端瑞对这无聊的小镇根本不太感兴趣,现在行踪败露,又得了二,他却起了离开三清镇回京城的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但我则怕是近期就要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听了,点点头,倒是没有吃惊之意,只是道:

    “五马,千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,三弟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兄弟俩在月下饮酒无话。

    柳村。

    萤算清了今天的账目,将账本放进专属的箱子里,锁好,然后起活动了下酸麻的胳膊,不知不觉,便走到了前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子的大门开了,施炳拖着个摇摇晃晃的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?是哥吗?”

    萤还以为是斯文。

    她那便宜哥的丈人嗜酒,斯文为了巴结丈人,经常陪他喝酒,近来酒量见长,不过却很少喝得这么醉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端爷。”

    施柄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你们家小。”

    端翌嘴里咕噜着,两眼离,一浓重的酒味,是烧子酒的味道,难怪他会喝醉了。

    施炳为难地看了萤一眼。

    小近在跟前,端爷明显喝醉了,连人都认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扶到上吧,让厨弄碗醒酒汤过来。”

    萤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施炳依言,费力地把端翌架到了他惯常住的榻上。

    还好,端翌虽然说着语焉不详的醉话,但仍然还是比较配合,乖顺地被扶到了榻上。

    施炳去吩咐厨做醒酒汤,只剩下萤一个人对着端翌。

    “端,你和谁喝酒?这么醉?”

    萤有点来气,看到他醉熏熏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和我兄弟!”

    端翌终于认出眼前的人是萤,便老老实实地答道。这个人,是他能信任的,想要宠爱一辈子的,自是问无不答。

    萤听了摇摇头,以为是和生意场上或者江湖往来的兄弟,也是,端翌一向以孤家人面貌出现,她哪里能想到,端翌今晚一起喝酒的,还真的是兄弟。

    “嗯,和兄弟也不该喝这么多,一会儿喝了醒酒汤,你就老实睡觉。”

    冬雪拿了热水和布巾进来,正端翌擦脸,萤喊止了她,道:

    “你去休息吧,我来。”

    冬雪屈膝行了个礼,乖乖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萤自是不喜别人碰端翌,她亲自动手,拧了布巾,试了下温度,发觉有点烫,便把拧紧的布巾甩开,在空中挥了几下,让热汽散去,再摸之后,觉得温度差不多了,便拿起布巾,细心地替端翌擦试起来。

    端翌十分服顺,任她擦拭。

    原本因喝了酒,显得有些油腻的脸,在萤擦拭下,慢慢得清起来,英朗的眉目也在烛火下尽显无余。

    或许是萤上悉的味道让端翌觉得舒服,在萤把布巾放下后,端翌竟然就着萤的手,蹭了蹭,靠着她的手睡得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萤想要抽开手,端翌却抓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于是施炳推门进来的时候,便看到萤无奈地被端翌垫着手睡觉的形。

    施炳把醒酒汤放要榻边的小桌子上,好象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,转又出去,还轻轻地把门带上。

    呃,施炳似乎可以写一本《论职业管家如何养成》的手册了。

    萤摸了下端翌的额头,也只有在这种全然醉酒的形下,她可以肆无忌惮地量他,抚摸他。

    “端,起来喝醒酒汤了。”

    萤轻叫。

    端翌浑然不觉,并没有因此而醒来。

    萤着实无奈,再不喝,醒酒汤就凉了。而且,明天他也会头疼。

    萤试着把手到端翌的脑后,想把端翌的脑袋抬起来一点,然后尽力喂他一些醒酒汤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五章把事情说清楚了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