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六章醉酒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六章醉酒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唔,不要动我。”

    端翌还是有些许意识的。怪只怪,那烧子酒太烈了,不光端翌醉了,端瑞醉得比他更厉害。

    毕竟端翌之前喝过数次烧子酒,多少还适应了些,但是端瑞就不同了,他是第一次喝,没有防备间,很容易就醉倒了。

    端翌摇晃着子走出端瑞的宅子时,端瑞已经在背后大声地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端翌倒是没有吐,不过在车上酒劲上涌,他糊糊间,心里最想看到的人就是萤了,因此,他拉开马车的车帘,对车夫下了命令,让他将自已送到萤这。

    车夫是自已人,知道端翌和萤的关系,倒也没有觉得不妥,依言将他送到萤的新宅里,看着施管家将端翌扶进,便驾车离去。

    在看到萤的一刹那,端翌还是有意识的,但是萤一脸焦急地走向他后发生了什么,他就断片了。

    现在,躺在榻上,端翌只觉得脑子里天旋地转,象是了无数条乱蹦的小蚯蚓一般,端翌脑子晃啊晃,只希望能让那些小蚯蚓赶紧跑出脑子里。

    这时,一条温暖馨香的手臂抱着他的脑袋,那悉的味道让端翌觉得舒服极了,他忍不住在那上面蹭了蹭自已的脸,嗯,似乎越往里越幽香。

    端翌凭着本能,把脸愈往里埋去,结果,他似乎触到了一个软软而又芬芬有弹的物体。

    好香,似乎象个喧软的馒头,脸靠在上面好舒服,永远都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萤也是无语了,看着端翌的脸沿着她的手臂越蹭越过来,最后一直蹭到她胳肢窝下的臂弯里,然后,便搁在那,再也不肯动弹了。

    好吧,象个赖皮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带着酒味的呼吸透过她的薄绸睡,丝丝缕缕,渗入到她某个微妙的部位那里,一股热汽把她那里笼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他没有意识,醉得七荤八素的,但是萤的脸仍是红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她并不抗拒和他的亲密接触,而且,他嘴里呼出的酒味,也并不那么讨厌。

    “端,醒醒,喝点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萤只好继续轻唤。

    谁知道端翌一动也不肯动,而且,她每唤一下,他似乎在努力挣扎着醒来,就继续往她胳肢窝里钻进去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下他半个人已经完全贴在她上了。

    萤最后觉得,还是不要再叫他了。

    叫也叫不醒,还死命往自已上绕。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和谁喝的酒,喝了这么多?难道是傅大夫?哼,如果是傅大夫,明天早上找他算账去。”

    可怜无辜的傅太医正秉烛苦读医书,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,背上突然堪堪一凉,不由地了个寒z。

    萤想把端翌的脑袋放下来,可是谁知道端翌似乎食髓知味一般,即便在醉梦中,依然紧紧地把着萤的腰,整个人绕在她的上,让萤根本掰扯不开他紧紧抱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用力掰的话,萤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哎,算了,反正没有人看到,他也醉得不知道,就让他躺会吧……

    萤没奈何,只好让端翌抱着,自已靠在边,看着那碗热汽腾腾的醒酒汤,一点一点凉,不再冒任何汽体。

    窗外更深露重。

    端翌扭了扭脑袋,意识开始有点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已被人抱在怀里,那人怀抱香香的,是他素来喜的月季香,这种香,他只在萤上闻到过。

    因为萤喜提炼了月季油用来洗之用,所以她上常年带着这种淡淡的香气。

    端翌猛吸了几口,发觉自已没有判断出错,的确是萤上的馨香,而且,脸颊边有什么软软的、很有弹的东西,端翌睁开眼,眼前一片柔软的隆起……

    端翌算是弄明白了,原来自已是被萤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窗棂透进来暗淡的光线,已经是黎明时分。

    萤就这么抱着喝醉的自已睡了?

    而且,最重要的是,自已竟然醉了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太遗憾了。

    端翌揽着萤的腰,轻轻把她放平了,靠着头睡了,萤肯定累极了,被端翌这么放倒,她也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红烛残泪,随着烛火燃尽,室的光线愈发暗淡,但是萤白|的脸却散发出一股纯净的气息,让端翌的视线无法离开她的脸。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自已很可笑,费尽心机隐瞒份,却不如端瑞来得痛快,直接把珍珠娶走了。

    嗯,是了,就是今天,他要告诉萤,他真实的份,然后正大光明地和她行那愉悦之事。

    让她对他,两相悦,心**。

    就在端翌想得美美的时候,突然,施管家在门外敲门道:

    “主人,有急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端翌一怔,看来,萤在自已屋的事,施管家也知道啊?

    因为,施管家只会叫萤主人,断不会如此叫自已。

    听施管家的声音很着急,端翌只好轻轻摇晃萤:

    “萤妹,醒来,施管家有急事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唔,好困,让他等等。”

    黎明时分,是一个人睡意最浓重的时候,萤又伺候了端翌一晚上,此时好不容易躺在放松睡着,自然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端翌又好气又好笑,与此同时,心中亦是一动,这样的形,真象一对老夫老妻呢!

    “起来啦,施管家要急坏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终于还是狠狠心,捏了捏萤的鼻子。

    鼻子不通气,终于迫得萤醒来了,她一睁眼,就看到端翌还带着酒后残红的脸容出现在自已上方,不由地吓了一跳,再一看间,猛地想起来,是了,昨晚上端翌喝醉了,自已伺候着,看来是自已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端,你醒了?头疼不?”

    萤糊地问道,一翻就起了。

    呃,躺在端翌的,怎么一点尴尬也没有呢?

    她可不是随便的人。

    “还好,不疼,多谢你昨晚上照顾我。”端翌有点尴尬地道,“施管家在外面叫你,说是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萤这才想到,自已宿端翌,看来不光是他们俩的事了,这下连施管家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萤的脸“唰”地红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六章醉酒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