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九章欲言又止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二十九章欲言又止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鸣走后,虽然一切似乎还在她的掌控之下,但是萤莫名就有一种心绪凌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心神不宁,坐立不安,站起来在屋走了一圈,走到中赏看景,但仍压不住心某种惶恐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不是,要出大事了?

    萤从来没有过这种如此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暮的小山村,鸟鸣香,显得十分平静,萤努力告诉自已,都是她疑神疑鬼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宝,帮我准备下文四宝,我来练会字。”

    萤收拢了下心绪,索另找它途,来宣泄自已心的不安。

    宝不一会儿就把备好的文四室拿来,她在边上磨着墨,看着在长案桌上铺着宣纸的萤,也能察觉也她的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“,是不是因为那天藏巷的事?其实我也是听镇上传的言,那条巷子虽然住着些那种人,但也不尽全是那种况。”

    宝大着胆子劝道。实是不忍心萤一直为那件事所困扰。

    萤却是淡淡一笑,道:

    “傻瓜,你想哪去了?我才不是为了那件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你这几日总是愁眉不展,焦躁不安?”

    宝见萤没有生气,便继续关心地发问。

    “焦躁不安也不全是为了感的事啊?”宝如手足,所以萤会这么说,换成是别的外人,她才不会提“感”这二字,反正她和端翌之间互有好感,肯定是瞒不住宝的,“我是为最近牲畜的时疫烦恼。”

    一听萤是为这事烦恼,宝倒是松了口气道:

    “,你多虑了。虽然鸣这番统计,感觉村里好象因为时疫死了不少牲畜,但是其实在乡下养鸡鸭惯常都是这样的,死了就扔了,大家没去计算,也不知道数量有这么大,反而都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可能是我多虑了吧,可是预防上面的一些事,还是要做。”

    萤说完,见宝的墨墨好了,便拿起毛笔,饱饱地蘸了墨汁,便在宣纸上开始写起字来。

    虽然把鹅毛笔制造了出来,但是鹅毛笔是在写长篇大论或是急着传递信息时才用的,论说修养,自然还是用毛笔书写为佳。

    宝虽然不喜读书写字,但是在萤的逼迫下,以每天三个字的认字速度,如今倒也认了不少字。

    按这种速度,再有一年半载,她应对平常的书信往来也很稀松平常了。所以,看到萤写的字,倒还都认识。于是随着萤的笔墨所及,宝也跟着念了起来:

    “小学童,要牢记,预防时疫有高招。

    勤洗澡多换健体很重要。

    饭前便后要洗手生冷食品不进口。

    家里鸡鸭帮看好,若有病死莫贪吃;

    深埋消毒绝后患,及时上报村里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宝,不错嘛,这些字都识得了?”

    听到宝一字不漏地把她写的字念完,萤心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哼,学了这么久,当然有进步。”宝听萤夸奖自已,不由傲地一笑,道,“,你写的是不是儿歌啊?我读来琅琅上口的,是人讲道理的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儿歌,一会墨迹干了,你拿去给吴秀才,让他令村里的学童都抄一遍,然后必须背起来,每个人回去还要背给父母听,没有完成任务的学童,罚抄百遍。”

    萤此时采用的是后世学校里老师育学生的手段,不过事实证明,这种手段虽然不太地道,但却很有效。

    孩子是最听老师的,而家长对孩子的话也最听得进去,让孩子回家和家长说道理,即便一时间没有采纳,但是久而久之,多少会听进去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咧,吴夫子倒是个有意的人,我看他书很认真呐。”

    宝夸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明年参加秋试,没准就一飞冲天了,在此之前,咱们柳村能请到他来做先生,是咱们村孩子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萤也是名师控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和人的确有灵上的区别,有些人穷经皓首,也只能是个白,而有些人,真如文曲星下凡,总是能与众不同,少年得意。

    吴秀才是受了现在礼的束缚,否则早就科举及第、出仕做官了。

    见纸上的墨渍干了,宝便依言拿到村里,恭敬地将萤的话转述了一番。

    吴秀才展开那幅字,知道是萤写的,不暗自点头,对宝夸道:

    “姑娘的字,虽然还需磨砺,但离小成也差不离了,若她能再勤奋一些,村里书法第一的就当属她了。你告诉姑娘,请她放心,我一定会不折不扣办到。虽然是首油诗,但是诗里的道理倒是很浅白、透彻。”

    宝见吴秀才都夸奖萤的字好,不一脸得意地回去了,准备把这件美事告诉萤。

    不过,萤的做法,倒是给了吴秀才莫大的启发,他日吴秀才为官之后,也依着萤的做法,写了许多浅白但充哲理和说意味的油诗,让学童传唱,对百姓起了一定的化作用。

    聪明的人之间,总是能相互学习,相互促进。

    萤得了宝的回复,不抿嘴一笑,觉得能被吴秀才夸奖书法,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象吴秀才这样准备参加科举之人,一年四季书法都是常练不辍的,一笔字若是放在后世,随便都是个书法名家。所以能得到他的夸奖,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不过,吴秀才提的意见也很对,自已若是想要书法小成,还是得屏心静气地勤练字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一来一回地岔,萤心绪平静了许多,也能安心练字了。

    宝见萤心渐渐舒缓,便自行忙碌去了。

    “萤妹,字写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端翌走进正厅时,就看到萤正提笔写字,脸上一副超脱、无无求的模样,不由地心暗暗一揪。

    他现在急于把自已是吴大牛这件事捅破,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契机。

    毕竟,这件事前后就是个阴谋,萤如果是普通子,被他捅破这事,肯定会喜无限,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萤不是,她有自已立的个,有自已的想法,还有可以离开他庇的能力,没有了他,萤一样能生活得很好,这让端翌即便把话堆到嘴边,也说不出口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二十九章欲言又止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