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章气息相融的意境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三十章气息相融的意境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和自已“糟糕”的皇家出相比,端翌甚至羡慕萤家世背景的简单,没有那么多责任和束缚。

    是的,从来没有人知道,在端翌心深,出皇家的他,在心爱的子面前,自认为出“糟糕”。

    皇家的藏污纳垢,已经超越了一般人想象的极限。

    但是端翌只能看着它发生,无能为力,并且还得顺着那股恶之河,随逐。

    他只能在北疆z场上放逐自已,安自已说是以社稷江山为重。

    每杀一个北疆蛮子,他似乎都在用敌人的血,来清洗自已见识过太多污垢的双眼。

    直到到萤,他惊于这个子的心复杂缜密而又简单。

    说她复杂,是因为她上有许多他看不破的东西,比如她脑子里的种种奇妙想,各种发明创造,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说她简单,她每拿出一件构想,小至对整个村子,大至对整个大夏王朝都有受益,但是她总是谦卑低地隐瞒自已的份,一点也不想贪功获利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生活只有安宁平静、现世安好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子,端翌觉得他简直无从下手,何以表白?

    何况,从一开始他就走错了,不该用吴大牛的份来征掠夺。

    现在他明白了,爱一个人,就要心**。光是占有了子,心不在一起,也得不到快乐。

    他想和萤鱼水**,想要她心甘愿象只慵懒的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,两个人亲密无间……

    可是看着萤眉眼间的淡然,还有上一股隐隐的对他排斥之气,端翌不由地嘴角浮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见是端翌进来,又夸她的字,萤有点尴尬地道:

    “哪能和端相比,亏你也入得了眼。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晚上醉酒之后,端翌总是对自已一副言又止的模样,萤还道他记得酒后那些行为,见他为难,还以为他想向自已道歉呢。

    然而那种事,愈道歉岂不是愈尴尬?

    而且其实,若说要道歉,自已才是要道歉的一方吧?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有了别的人,还压抑不住心的想念,有意无意接近他,费心巴力地照顾他……

    萤微闭双目,把那些温暖的画面,都从脑子里抹去,再看端翌的眼神,也愈发得疏离气起来。

    端翌不晓得萤为何如此,明明他似乎看到她眼神里亮了一下,尤其是在第一眼看到自已时,那眼里写了颇多的意味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萤的眼神就得淡漠疏离,好象和他只是君子之交一般。

    端翌心里愈发发苦,从来没有哄过人经验的他,一时手足无措,嘴里说出的话,似是为了书法的事,但是他的心起伏,却全是因了萤一个眼的转化:

    “把字写好,不仅要有形,还要有韵,现如今,你就缺了一份自已有的韵味。不过,字韵这回事,也不尽然是无踪可寻,来,我你体会一番。”

    端翌也不知道怎么的,脑子里就说出这番话,下一刻,待到清醒时,便发现,自已已经站在了萤后,把玲珑有致的她,虚虚拢进了自已的怀里,右手则握着她拿笔的手,在纸上笔走龙蛇。

    萤被端翌虚拢着,这是她第一次和“活生生”的端翌贴得那么近,近得能感觉到他体的温暖透过空间传递到她的上。

    之前当然也有几次,但是那都是在非常时期,她根本无心感受端翌的种种。

    而此时,风轻云淡,四下里安静寂然,只有她最心仪的男子陪在侧,这一刻,萤觉得,好希望无限拉长。

    而她拿笔的手,则被他紧紧握在手里,正在纸上挥舞。

    是的,她一阵目眩神,只觉得自已的右手在随着他的手而动,其它的诸如神韵之类的,她根本无法感受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经失在他大的气息里了。

    端翌按心神,怀里是她温热的香躯,手里握着她白的玉手,玉腕柔软莹白,手指修长剔透,真是捏在手里都怕坏了一般,端翌小心翼翼的,哪里能使出他原来书力的十分之一?

    但是他仍然握着她的手,在宣纸上滑动,墨汁在雪白的宣纸上肆意地化开,向左、向右、向上、向下……

    一笔一画,书写着端翌的意乱。

    待萤清醒过来,看到自已的手被端翌的大手捏在手心里,笔下游走顺畅,毫无迟滞,浓墨书写着杂芜的心,却被端翌带着如上了云端一般。

    萤忽然心有所悟,唔,难道这就是书法之韵?

    忘形忘我,无相无形,笔写自然。

    萤逐渐沉其间。

    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,之如狂……

    直至最后一笔完,端翌才堪堪停下笔来,定住。

    始的意乱神之后,他脑子里忽然浮现出这些字来,似乎有一股大的推力,推动着他必须马上写下来,否则就全不顺畅。

    于是他依着自已的心意,一笔一画,不复平素的铁画银,却带着丝丝缕缕的柔蜜意。

    端翌也不知道自已在失神的状下是怎么把这些字写出来的,但是书法既成,他也不好再一直握着萤的手,只能恋恋不舍地把手松开,一开嗓,声音暗哑:

    “嗯,书法的韵就是如此,你能感觉到吗?”

    你能感觉到我对你的那番心意吗?

    萤的手被他松开,不若有所失,手上的温暖因了他大手的离去,正在迅速失。

    她定定神,端注着眼前的字: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,之如狂……

    端想必是问她能不能感觉方才他有意亲授的书法神韵吧?

    她真不是一个好学生,只记得自已心神恍惚,完全失在端翌近的浓厚男气息里,忘了体会书法的意境。

    不过,现下她却只能僵硬地点点头道:

    “似是窥到点门径了。”

    萤后一凉,她晓得端翌已经站离了她,所以现在她又是一个人了吗?

    萤心里有点淡淡的酸涩,不舍得端翌离开她,站得那么远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三十章气息相融的意境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