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七章夫子婚否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三十七章夫子婚否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萤一听,连“计划”都没有,心里头一下子就云开雨霁,舒坦了,她嘴角噙着笑,道:

    “哦,那你可以慢慢学,我慢慢,端你心灵手巧,没准会成为一等一的制茶师。”

    见小人表里带着愉悦,想是因为自已说不离开而带来的,似乎,自已“不离开”对她来说是件高兴的事呢!

    端翌心里一甜,一股酸麻的感觉如电一般在他心头游走,这是一种崭新的体验,让他眉眼立即如滋润了雨的小草一般,鲜活生动起来,他暗哑微沉地道:

    “悉听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哟,好象很不愿的样子,不行,必须学会,否则秋茶一出,制茶师人手会不够的,到时候你就可以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萤喜孜孜地说完,自顾自离去。嗯,有一位帅气的制茶师自是极好的,劳作中还可以欣赏旷世美颜。

    端翌摸了下鼻尖,哎,原来他是替补制茶师啊?

    可是,制茶似乎也挺有趣的,不是吗?只要能在自家小人边,做什么都是有趣的。

    端翌脸上漾出笑纹,跟在萤背后,往炒走去。

    端翌进了炒,这才第一次看到茶叶炒是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只见空的子里,沿墙砌着一溜的大灶,至少有五六孔灶吧,每一孔灶上都安放着一口硕大的炒锅。

    里正先行一步,已经将其中一孔灶架起了大块的松木柴火烧着,铁锅上泛起白汽,回头见萤进来,里正便用求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阿萤,你说要如何炒制茶?”

    “把鲜茶拿十斤过来,放在这炒锅里,用小火焙着,大约要焙五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萤按着自已掌握的铁观音茶的制作方 指导道,不过其间有些诸如焙火时间这样的数据她只是大约记得,并不十分确。

    所幸当年写过相关报道,但即便如此,也不过是理论上的知识,炭焙茶她还没有亲自动手制过,因此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

    “好。小火大约是多小的火?”

    里正把架着烧得正旺的柴抽掉,灶孔里的温度也跟着立即降了下来,萤试了试,努力回想着,记得似乎是50到60度?

    其实后世炭焙茶也分为多个派,有人主张50度焙火五个小时就好,有人则夸张地用接近百度的温度,焙火十个小时。

    当然,焙出来的茶各有滋味和功效。

    前者保留了鲜茶的鲜香,还能隐约闻到其间的香味。

    而后者因为炭焙的温度较高,炭化程度也高,茶水的味道焦香味更甚,由于炭化程度高,对肠胃孱弱者,保健功能似乎更好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两种炭焙方法各有优缺点,有人喜鲜香,有人则喜炭化后的香味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种炭焙方法都必须采用上好的鲜茶作为原材料,不要以为炭化后一派乌黑就可以用劣茶来烘制。

    劣茶烘制出来的炭焙茶滋味依旧不好。

    也因此,萤便让里正再起一个炒锅,这一次温度要求达到百度左右,准备焙上12个里辰,届时两锅用时和温度都不一样的茶出炉后,就可以比较一下,到底哪锅的茶更对现在人的口味。

    看着萤忙碌,端翌也没闲着,他跟着她茶,测温、炒锅……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里正空着手站在边上,看着忙碌的这俩,忽然觉得好象没自已什么事似的。

    呃,他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呃,他最好隐形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老叔,你注意观察着火候,五个时辰后,左边这锅可以起锅。这一锅,十二个时辰后起锅。每一锅在焙火期间都要保持现在的温度。”

    “好,放心吧,我会耐心候着。”

    里正领过活,总算觉得找到了制茶师的尊严,哎,袖手旁观也就罢了,还要看两个年轻人默契恩爱,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“老叔,也不用一直在锅前守着,间或过来观察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萤见里正一副驻守在炒锅前的架势,赶紧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锅,我还是多观察,琢磨透了为好。”

    里正笑道,脸上虽然有一惫,但却一脸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萤和端翌自然不能守在一锅茶等十几个时辰,把相关事宜交待清楚,她便和端翌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天渐暗,经过祠堂的时候,只见祠堂的门大开,里面冲出了一群群孩子,显然是祠堂放学了。

    “小学童,要牢记,预防时疫有高招。

    勤洗澡多换健体很重要。

    饭前便后要洗手生冷食品不进口。

    家里鸡鸭帮看好,若有病死莫贪吃;

    深埋消毒绝后患,及时上报村里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这些学童们一边快着往家里跑,一边琅琅诵念着萤编写的童谣。

    看来,吴秀才还是贯彻她的神很到位,立即就把这首童谣会孩子们了。

    “咦?这童谣清新脱俗,听着又似讲了许多道理,吴秀才还真是用心。”

    端翌听了一会儿,听明白了童谣说的是什么,便赞道。

    “端子,错了,这首童谣不是我编的,编童谣的是姑娘。”

    吴秀才从祠堂里缓步而出,正好听到端翌夸他,他哪敢功,自然要说实话。

    端翌闻听吴秀才此言,惊喜的同时,不扫了一眼萤,心中那因萤一直微微鼓涨的地方,又是一阵酸麻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如果从字面上描述,应该是难受,可是端翌为什么觉得,自已对这种感觉已经上瘾?甚至沉其间?

    “虽然暮,但是最近村里鸡鸭病死率有上升的势头,为了免病毒传播,会村民正确理病死的牲畜,所以我才编了这首童谣,希望村民们能够重视。”

    萤看到端翌疑地看她,便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才过人,可惜不是男儿,否则出官为仕,必能造福一方百姓。”

    吴秀才钦佩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夫子过奖了。柳村的学童,有夫子授,才是有福呢,只是来柳村让夫子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萤对才学深厚的吴秀才也颇为尊重。

    端翌看着两个人应和往来,不由地心里酸了一下,这两人笑语晏晏,似乎都忘了他的存在,没他什么事似的。

    “夫子婚否?”

    端翌忽然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婚否?”吴秀才和萤正聊得火热,不妨听到端翌了这么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进来,错愕了一下,才回道,“自然是成亲了,我家娘子害喜了,近来都在家里休养,所以没有随左右。”

    吴秀才也不知道怎么一张口就是一串话,话一出口,他又觉得,自已似乎说多了,好象在竭力解释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明明,他没有做错什么嘛,干嘛要解释?嗨,大家早上好,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,这周过得真快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三十七章夫子婚否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