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八章老干部吃醋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三十八章老干部吃醋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萤也疑地看着端翌,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问这么私人的话题。

    呃,端神马的,不是一直一副高冷正经样吗?仿佛系高冷男神霍建华的化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,得了,她穿过来时,老干部霍建华也娶了神林心如,生了可爱的儿……

    呃,住,想得太远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却见端翌不染人间烟火的脸上,掠过一抹讶:

    “哦,我以为夫子还未曾娶亲,所以还想着若在柳村有合适的子,也可以让里正帮夫子介绍一个嘛!”

    谁做媒人?里正?或抑是端翌自已?

    一想到高甲戏里媒婆那大红唇和大黑痣的画面,简直亮瞎双眼,画面太美,萤不敢想。

    倒是吴秀才脸“腾”地红了下,道:

    “在下都快当爹了,哪敢再作他想。呃,似乎饭了,二位是否一起用饭?”

    吴秀才忽然好象明白过来什么似的,有点尴尬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们还要在村里走走。”

    端翌霸道地道,然后转,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去。

    萤看得目瞪口呆,忽然,她醒悟过来,端翌这是在警告吴秀才吗?警告吴秀才不要和她说话?

    端翌慢慢地前边走着。

    萤没有看到,薄暮之中,端翌的耳根慢慢红了。

    呃,这么拙劣地警告一个人不要窥伺他的人,这种事,还真不象他这位统领十万兵马、睥睨天下的神武大将军能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何况,对方还是一位文弱的秀才……

    可是,端翌就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方才的形再发生一次,他还是会那么做。绝不后悔。

    萤的面颊因了这突然的领悟,也如山边的红霞一样,一点点泅染开来。

    “端,吴秀才才学深厚,对柳村的学童导悉心,作为延请他来学之人,我自是对他十分感激。”

    萤摸了下鼻尖,追上端翌。

    端翌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无须解释是吗?

    萤突然觉得自已说那些话,着相了。

    好吧,不解释了。

    萤赌气地跟在端翌后面默默地走着。

    不过,她心里并没有生气。反而酸酸涨涨的,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感觉,有点小幸福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,走到了家新宅门前。

    端翌这才在门口站定,并不进去。

    原来,他是送她回来。

    已经笼着整个柳村,家新宅门前的红灯笼特别地显眼,风一,红灯笼摇摇晃晃,烛火晃幢,连带着连端翌和萤的影也跟着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上一下,一左一右,尔还**在一起。

    萤看着默不作声的端翌,忽然觉得,这很象约会回来后,男朋友送朋友回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,多好啊!

    风一,红灯笼摇曳,把两个人粘在一起的影分开。萤破了沉默,温声道:

    “端,留下来吃晚饭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不了,我今晚还得去三清镇,有些事要理。”

    端翌不说去三清镇还好,一说去三清镇,萤心里就一阵锐痛。端翌是去藏巷的宅子吗?是去见吴彩凤吧?是去安抚她后躁动不安的绪吗?

    吴彩凤那人是什么样的,萤也是多少知道的。

    就连珍珠在找到了瑞子那样的男人后,都对端翌念念不忘,别说吴彩凤还能用孩子绑着端翌。

    虽然说吴彩凤现在大着肚子不能做什么,可是搂搂抱抱神马的,应该不耽误吧?

    萤越想,越是一肚子火,方才言语里的热也迅速消退,冷冷地道:

    “不想留下来就算了,你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,萤提起裙尾,大步向宅子里走去,话一说完就行动,快得端翌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自家小人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难道因为自已警告了吴秀才,所以窝了一肚子火,直到现在才发泄出来?

    可怜端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讪讪地走来,正好到了在村里蹓弯的吴秀才,端翌想了下,便气地道:

    “夫子,你在散步啊?”

    “是,散步!”

    可怜的吴秀才忽然看到端翌又折返回来,还突然“亲切”地问候了一句自已,吴秀才吓得一嗑巴,差点没被地上一块露出的石头绊倒。

    那么自家小人是生气自已不够尊师重吗?

    端翌还沉浸在对萤突然翻脸的检讨中。

    自家小人生气了,肯定是自已的错啊,但是自已到底错在哪里呢?

    “夫子,走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端翌手疾眼快,看到吴秀才差点跌倒,赶紧上前伸手扶着他。

    吴秀才是有几分眼力劲的,他早看出端翌并非普通平头百姓。端翌虽然也在掩饰,但是他的一举一动,举手投足,无意中总是露出一股上位者的威压。

    吴秀才在他面前,很有压力。

    此前端翌刚夸地他有才学,转眼就翻脸来警告他。虽然那警告的语气淡淡的,却让他莫名有一种类似 的威机感传来;现在端翌又“亲切”地让他走要小心,是不是他今后走都有危险了?

    吴秀才都想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端子,我哪里得罪你了,你倒是说清楚啊?

    不要对我这么好,我好怕……

    见吴秀才脚发软的样子,端翌心不由叹道:哎,文弱秀才就是这般不中用,走个也能成软脚蟹,如此体质,还怎么为官?

    咦,对了,似乎听自家小人说过,以后要在学堂里开体能课,提升学生的体能。

    是不是以后科举考试中,也可以增加体能考核这一项呢?至少要有一个基本的体素质,才能更好地为官理政嘛!

    端翌这么想着,上那股上位者的气息愈浓。

    普通的村民因为少接触官府之人,反而感觉不出来端翌上的气息,倒是吴秀才,一心奔着仕途,也接触不少官员,反而对端翌这种气息十分敏感。

    吴秀才哆索了一下,对端翌气地道:

    “端子,我没事,我有,我能走,你可以放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如此甚好。夫子走好,夫子慢走!”

    端翌诚恳地表现自已的尊师重。

    言先于行,日后和萤一起再到吴秀才时,才能言行一致嘛,从现在开始练起……

    吴秀才汗如雨下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三十八章老干部吃醋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