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章糖水传情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四十章糖水传情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是,那几个干活不老实的伙计,名单我全录下来了,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鸣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,递给萤。

    鸣的字也是学,虽然歪歪扭扭,但倒也字迹清晰,好歹能看清写的人名。

    萤扫了一眼那张名单,不由地冷笑道:

    “三十来号人罢了,里面就有六个耍滑的。对了,这六个人,我记得都没有签长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都是到外面招来的自由工,没有签长契,或许是因为这样,他们就散漫随意了。”

    鸣答道。

    萤点点头,郁闷地道:

    “当没和他们签长契看来是错的,以后要找雇工,还是找要长愿意签长契的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长契,和卖文书也差不多,一般要签七八年,这七八年里,这个人就相当于是主人的人了,要要骂甚至要杀,也都由得主人。

    当然,杀人也是犯法的,只不过,既是签了长契,主人有的是法子来耍弄下人,让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七八年后,契约自动解除,若没有再续签,就可以获得自由。

    当然,许多会签长契的人,本就是家境贫寒,无力养活自已的,离开主人,也不知道哪里讨生活,因此,基本上许多人在签了长契后,没有其它意外的话,都会在主人家一直干到老。

    而以萤现代人的理念,签了一批长契的雇工后,其实心颇有负担,总觉得自已象是个奴隶主似的。

    所以后面再雇一批人时,萤就随他们心意,想签的就签,不想签的就算是短工,按月结钱。

    没想到,出事的,恰恰都是这批按月结钱的。

    果然,是不是家的人,工作度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姑姑,有签长契的,就把现在的活当成自已家的事一般,短工随时可以拔走人。

    据咱们安的人讲,他们嫌弃说,喂个猪谁不会,还得什么消毒、戴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今晚且让他们再睡个安生觉,明天再发他们。”

    萤把鸣写的那张名单收起来,不紧不慢地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已经在她的意料之中,只是当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其中懒搞鬼,现在知道是谁,只要把这些人开除就成了。

    没有签长契,对她倒也有好,想开人就开人,不必讲理由的。

    把今晚来找萤的事办完,鸣有点遗憾地想,晚晴这小丫头,怎么他讲完事还没回来呢?不会上出什么岔子了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,脸上就有不安的神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萤瞥到了,便关切地问:

    “鸣,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没有。”

    鸣不防被萤这一问,闹了个大红脸,但是心莫名放不下对晚晴的牵挂,那丫头,太单薄了,瘦瘦小小的一只,村里虽然有了气死风灯,但是有些角还是很暗的,还有狗啊猪啊游其间,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吓着。

    萤看鸣的表分明有事,她看鸣若自已的弟弟一般,她可没忘记自已刚到柳村时,彼时可爱的鸣帮了她不少忙,给了她好多无私的帮助。

    鸣若有困难,萤自是义不容辞,所以她便继续问道:

    “你分明有事,别瞒着姑姑我。需要姑姑帮什么忙,你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困难,,你误会了。”鸣脸红红地道,“方才我进来时,正碰上晚晴出门,现在都还没回来,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萤一阵错愕,呃,鸣也开始关心起孩子了?

    可是再一想他的年纪,也十四岁了,不,过了年十五了,在村里是可以走亲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虽然放在现代社会里,鸣还只是长成的少年……

    看到萤的眼神,鸣感觉自已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呃,我就是有点担心,里挺黑的,上不知道有没有蛇,姑姑你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鸣也不知道自已最后都说了些啥,脑子里全乱了,憋得小脸一阵通红。

    萤忍俊不,“噗嗤”一声笑道:

    “你若是担心上有蛇,你怎么不去接她?”

    “姑姑你真会开玩笑!”

    说完了正事,就开始笑人家。

    鸣心中腹诽,清俊的脸上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晚晴恰恰回来了,她

    怯怯地走了进来,垂着头,对萤道:

    “小,麻将做好了,赵大伯让我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竟然这么快做好了?赵氏匠坊还真是名不虚传,太棒了,鸣,你也别走了,我让晚晴泡糖水给你喝,然后咱们一起学麻将。”

    萤点数了下人头,能让她的现在也就田喜娘、宝和她自已三个人,拉上鸣正好。

    宝器和斯文就别想了,这两个人屁股跟安了弹簧似的,根本坐不住,让他们搓麻将,估计会抓耳挠腮,坐立不安吧?

    “好吧,反正里也闲来无事,我爷爷还在守着那些炭焙茶呢,估摸着时间,要再过两个时辰,第一锅茶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鸣心里默算了下,看看边上低着头、瘦瘦怯怯的小丫头晚晴,当然还是愿意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糖水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姑姑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鸣的脸又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晚晴把手里一个颇为致的竹箱递给萤,又低着头退下了,不过鸣似乎看到,晚晴的脖子也红了一块。难道是被蚊子咬的?

    不一会儿,田喜娘和宝也被叫来了,四个人围着桌子,准备学萤说的颇能发时间的麻将。

    萤开竹箱,就见里面整整齐齐码着的麻将牌,和自已后世用的麻将牌并无二致,顿时让她有一种心神刹那恍惚之感。借着一副麻将来诉对后世怀念的款曲,可是隔了时空,她到底回不去了是吗?

    呃,得,一副麻将牌,倒是起了她无限的乡愁。

    萤振作了下神,把那箱麻将牌“哗啦”倒在桌上,开始认真地田喜娘他们怎么麻将。

    这种雅俗共赏的娱乐活动会大泛围传播不是没有道理的,萤把道道一说,其余三个人在试了几圈之后,很快就上手了。

    顿时“哗啦啦”的推牌声,破了山村里的寂静。

    麻将的过程中,鸣接过晚晴递来的茶,喝了一口,嗯,甜丝丝的,真好喝。

    萤微垂睫毛,看到这一幕,心中暗笑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四十章糖水传情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