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六章时疫的魔手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四十六章时疫的魔手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姑娘,我在村里到找你,还好在这里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端翌堪堪伸出手之时,一个充焦虑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,端翌只好郁闷地把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萤回头一看,却是村里的赵大友。她赶紧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?赵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姑娘,我儿子小宝上吐下泻,病得不轻,我想送他到镇上看病,可是村里只有你有马车。能不能把马车借我们用一下?”

    赵大友一脸为难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问题,小宝严重吗?我让宝把车赶过去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孩子病了,萤自是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村里并没有大夫,只有一个姓曾的外姓老汉,十来年前脚这里,懂一点药草皮毛,不过只能治一些小毛病,到严重的症状,就只能往三清镇上送了。

    而象曾老汉这样的蒙古大夫,乡下人一般叫他们青草医,和正宗的大夫做出区别。

    “病得挺厉害的,昨天晚上半开始发烧,本来以为抗抗就过去了,没想到今天早上严重了,开始上吐下泻,现在整个人都拉得没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赵大友焦急地道。

    小宝是赵大友的大儿子,村里学堂办起来后,小宝就是首批上学的学童之一,据说天资不错,吴秀才多次夸奖过他,所以萤对他也颇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听况还挺严重的,得赶快送。”萤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萤话音刚,一个子匆匆跑过来,焦急地对赵大友道:

    “孩他爹,小宝吐得厉害,我看送三清镇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话音地,那子就哭了起来,一脸无助。

    萤一看,那子是赵大友的娘子赵氏,此时从家里跑出来,急得直喘气。再加上哭了起来,整个人一抽一抽的,好象快断气了似的,可见小宝况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大友急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端翌一直看着这幕,见事紧急,他倒还从容,道:

    “要不让傅大夫先行诊治一番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傅大夫。我怎么就忘了他呢?”

    萤脸上也露出笑容,最近傅大夫据说在苦修医术,偏安于山,很少在萤面前晃,以至于她一时都没有想到他。

    “傅大夫?咱们村里没这号人啊?他行吗?”

    赵大友一听有大夫,脸上先露出欣喜的笑容,但是随即疑地问道。在他想来,或许这傅大夫是和曾老头差不多的青草医吧?

    不怪乎赵大友这么问,在古代,腹泻是急症,一个医不好,就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后世的西医虽然被诸多诟病,但是也不可否认,西医在治疗急症方面,还是杠杠的。

    腹泻神马的,只要及时输液补水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即便萤懂得这些道理,输液补水需要的器具,必须经过严格的生产和消毒工序,她手头没有啊……而且,真的有,想到拿针头要扎人的血管,对她也是一种考验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过好多针,输过好多液,也知道士是怎么扎血管的,但是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训练过的人来说,扎血管真是一个莫大的z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补水,萤就想到自已的盐糖水,这可是补充急救腹泻的上佳液体。

    萤脑子里一瞬间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,就听端翌在耳边对赵大友道:

    “傅大夫的医术嘛,怎么讲,如果三清镇上有大夫能比得过他,估计可以行遍天下,也不怕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萤还是第一次听到端翌如此正面评价傅大夫。

    端翌其人从不说虚妄的话,以前怎么样萤不晓得,但是至少在认识端翌之后,他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端翌这么夸傅大夫,萤倒是大为吃惊,心道:只觉得傅大夫医术高明,没想到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呃,以前让他看看宝、宝器伤神马的,难道是大材小用?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的大夫?那他在哪?我马上去请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请,我去叫他,你在家里等就是。”

    端翌很淡定地道。

    萤听了有点蒙圈,傅大夫不是在山吗?赶下来也得半个时辰,更别说还要加上端翌通知他的时间,来回一个时辰,恐怕小宝的病同样耽搁不起吧?

    萤此时倒是替端翌担心了,没把握的事,就不要随便给赵大友希望。

    她可是见过后世紧张的医患对立关系,万一傅大夫赶不及过来,孩子出什么事了,就会被赵大友怨上。

    “端,你确定傅大夫赶得及吗?他不是在山吗?”

    萤担心地扯了下端翌的袖子。

    这也是无意中的举动,但是做得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端翌觉察到这个动作里关心的意味,不由地嘴角弯翘了下,心大好地耐心解释道:

    “他今天正好来柳村了。在村里呢,我去叫他,你们在这等,我让他过来这找你们,不然他不认识赵大友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你快去叫他吧,孩子的病耽搁不起,我正好也跟去,配点盐糖水给他补液。”

    端翌是知道萤用盐糖水救回一命之事,听了亦欣然点头,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村中间的大榕树下匆匆分手。

    但是两个人都不知道,这一分手,可能就是天人永隔。

    当灾噩来临之时,是人力无法阻拦的,即便你权倾天下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在等待傅大夫的过程中,赵大友夫妻一直焦躁不安,还好经萤提醒后,他们总算有一人记得先跑回去照顾孩子。

    萤问赵大友:“小宝是着凉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最近时冷时热的,他们兄妹几个平时很少着凉生病,谁知道这一次来势汹汹,我从没看到过这么厉害的病症。”

    赵大友双眼无神,脸苍白,显然真的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端说傅大夫是医术好,他一定会尽力救治小宝的。”

    萤当然不敢把话说死,因为听起来,小宝已经病了好长一段时间,象现在这么缺医少药,开个中药还得煎熬,到药喝下肚也不知道要多久,萤真的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嗯,傅大夫怎么还不来?”赵大友双z,边说边嘴唇着哆索,眼泪也止不住下来,“我们小宝可是最乖的孩子,又机灵,前几天还和我说,要好好上学,争取象夫子那样考秀才、考状元,让我老了能够好好享受。”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四十六章时疫的魔手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