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二章誓死不从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六十二章誓死不从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见王爷脸骤,蔡侍卫低下头去,心自是十分沉重。果然,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,端翌沉声道:

    “把铁链解开!”

    “恕属下无礼了,在柳村时疫解除前,属下不能解开铁链。”

    蔡侍卫这话,分明是要把端翌束缚在这里。

    端翌岂能被他左右,上前伸出龙五爪,一下子就捏住了蔡侍卫的琵琶骨,此乃是练武之人的忌之,一旦被捏住,有一武功也发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蔡侍卫明摆着是不躲不闪的,任凭端翌将他拿捏住,只是眼神坚定地看着端翌。

    “钥匙呢?”

    端翌上下一搜,当然没有搜到钥匙。

    蔡侍卫硬着头皮道:

    “请王爷恕罪,属下必须将王爷闭至柳村时疫解除,这是为了王爷的安危着想。”

    蔡侍卫的琵琶骨几被捏断,发出了“嘎吱”的响声,他头上冒出豆大汗珠,脸也因为疼痛而得惨白。

    蔡侍卫毫不怀疑,端翌会在暴怒之下,把他的琵琶骨捏碎。

    但是蔡侍卫更加知道,自已绝对不能松口,否则,端翌挣脱了束缚,只会第一时间赶往柳村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,如今姑娘在靖王爷心里,已经排到了天字第一号。

    如今姑娘和傅太医陷柳村,靖王爷能一个人自安心逍遥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不给钥匙是吧?”

    端翌暗如玄冰的眸子渐渐泛起一丝血,就象极度深寒之下的熔浆即将爆发一般。

    蔡侍卫晓得,端翌已经忍耐到了极限,但是他仍然默不作声,用沉默来表明自已坚决不配合的度。

    然后,蔡侍卫闭上了眼睛,准备迎接最后的痛楚。

    王爷盛怒之下,一掌能拍碎人的顶颅,这是他亲眼在z场上见过的,昔日他十分折服于王爷的勇猛,但是今日,或许要他亲自来受了。

    蔡侍卫默默地闭上眼睛,准备受死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死,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王爷奔赴柳村那死地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想像中君王一怒之下的雷霆一击并没有到来,蔡侍卫发现,靖王爷松开了捏着的琵琶骨,轻轻对他喝道: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蔡侍卫大喜,王爷这是妥协了吗?

    太好了,王爷不会去柳村了,王爷的命保住了。

    蔡侍卫简直要喜极而泣,他低头倒退着出了厢,不敢抬头的靖王爷脸上的神,生怕自已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会刺激到靖王爷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是保卫他生命安全的。

    为了他命的安危,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已的生命。

    所以,若有什么威胁到他的命时,他们必定也会毫不犹豫地采取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端翌一手抓起那锢自已的铁链,不一阵哑然。

    时疫,一直是当世横行于世的恶,在老百姓心里,比他们认为的茹毛饮血的北疆蛮子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因为,北疆蛮子远在千里之外,而时疫一旦降临,就没有人能逃得过它的爪。

    端翌面沉肃如水,他抓着铁链,试探地用力一扯……

    柳村。

    萤躺在草垛铺成的榻上,听着村里意外安静的声,不对宝道:

    “好象也太安静了吧?往常这个时辰,村里还有孩童的嬉戏声和狗吠声呢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都关在屋里,不敢轻易外出,生怕沾染了时疫,自然安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宝了个呵欠,手还不自觉地摸了一下枕下的菜。

    宝不暗暗后悔,自已和宝器进来的太仓促,早知道应该把练武场上的兵器带些进来,也好防。

    “嗯,你赶紧睡吧,下半还要和宝器换防呢。”

    萤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宝也不气,头挨了枕头,便呼呼睡着。

    萤心里有事,虽然经历了疲惫不堪的一天,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听着宝均匀的呼吸声,回想这一天的经历,总觉得自已漏掉了一点至关重要的东西,但是是什么呢?

    萤一时半会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由于太累了,她的脑子一直是混沌不堪的,终于,她再也无法克制睡意,昏昏沉沉 r了梦乡。

    宝是在一阵惨叫声中被惊醒的,她醒来时立即跳将起来,还以为是有人来袭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再一听,那惨叫声离得极远,似乎是在封锁界边上传来的,想来,一定是又有村民想尝试趁着去突破封锁线,以至于被官兵立斩于下吧?

    宝嘲弄地一笑,那些官兵,救人不会,可是杀起人来,可是个个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她估摸了下时间,大约是下半了,反正也醒了,便准备出门为宝器换防。

    临走前,她看了一眼萤,见她好好睡着,上的薄被也没有踢掉,便放心地轻轻开厢的门,出去了。

    走过厢前窄小的通道,便是前门了,宝借着月看到,宝器并没有安静地坐在哪个角候着,而是正“嗨哟嗨哟”地运动着体。

    “做了几下深蹲了?”

    宝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都是萤他们的,开始时他们还不以为然,觉得这样站起来又蹲下去的动作有什么意,但是习练一段时间后,他们就发现,只要按标准动作来习练,他们部力量明显增了,蹲马步时,下盘更稳了。

    见宝器时刻不忘锻炼,宝也深感安。

    “三百八十个,我做到五百个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宝器说完,继续着方才的动作。

    宝也不催他,稍顷,见他做到了五百下,已经练出了一汗,便扯了条布巾递给他,道:

    “练完了擦擦汗,捂秋冻,别因为一汗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宝器憨憨一笑,接过布巾,把自已浑上下的汗都擦了,才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样?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嗯,还好,虽然受到了惊吓,但是我看她睡得还挺安稳的。所幸我们今天跟了进来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,若是这几日再到同样的况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宝器脸上的憨笑不见了,得杀气凛凛。

    “嗯,被咱们杀的,都是坏人,把他们留在这个世上,只会祸害百姓。”

    宝点点头,欣然赞同宝器的意见。

    经历过两次时疫,弟俩的心已经不同于常人了。

    就在弟俩交心之时,忽然子里响起了一声糁人的惨叫,接着,他们分辩出这凄厉的声音来自赵大友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六十二章誓死不从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8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