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六章善恶有道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七十六章善恶有道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可是傅大夫这边厢和萤正儿八经地说完话,扫向她的眼神又不对了,那么、那么若有所、那么深勃发……

    宝从来没有被异追求过,虽然眼前有现成的活例子,整天被萤塞狗粮,但是她羞涩啊,但凡端翌和萤深对望,她要嘛低下头,要嘛就不知道跑哪去躲了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傅大夫那摆明了“君子好逑”的眼神,宝茫然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吃太多了,有点撑,我要起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萤摸了摸肚子,虽然吃得只有平素的一半,但是因为人刚刚舒服,肠胃还没整过来,消化能力还弱着,所以觉得肚子涨涨的,便要求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她自已一“咕碌”就可以起大摇大摆地走动,但是还要下意识心虚地问一句端翌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能起来走动吗?”

    果然,端翌并没有一口答应,而是转脸问了一句傅太医。

    谁知,过去一向对他的话反应敏捷的傅太医,竟然充耳未闻似的,两眼发直,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呃,不对劲啊,傅太医好象看的是宝的脸?

    宝脸上长了吗?

    端翌这辈子只喜过一个人,而且还是直接从亲密接触的程序开始的,所以对于“君子好逑”这样的经验,也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此时他便觉得傅太医的眼神猥琐无比。

    端翌干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太医这才回过神来,呃,他好象听到靖王爷隐隐在问他什么,不过,具体是什么,犹如音过耳,他并没有听进心里,所以这时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端翌见傅太医楞在原地,便知道他方才心不知道跑哪去了,只好重复了一次:

    “萤妹可以起来走动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,她现在开始恢复了,体力和神都很好,走走吧,不要太累就行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老脸“唰”地红了。

    他肿么觉得靖王爷似乎看破了他的心事呢?

    关键是,宝似乎不接招啊!

    傅太医心不在焉,宝却赶紧上前,帮着得到首肯可以起的萤,慢慢扶着她起来,又帮她穿上鞋子,然后她正想搀着萤,却被傅大夫拉了拉角。

    宝回首,傅大夫对她了个“不要”的手势,等她再回头看,只见端已然扶着萤起来走了。

    宝这才醒悟,原来傅大夫是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走吧,宝,看看那两个娃去,时辰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在这里一番消磨后,也有意把宝多绑在边。

    最怕的不是,最怕的是有文化的,最最可怕的是有文化还脸皮厚的文化。

    若干年后,宝回想今日,总会发出这样的感概。

    不过,宝也挺掂记那两个娃的,左右这里也没有她什么事了,人家端出得厅堂、下得厨,把照顾得好好的,她便只好跟着傅大夫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傅大夫上弥散出一股让她警觉的气息,但是长期以来养成的信任,让宝只能把这种复杂的感觉心底。

    还好,到了赵大友这边,父仨恢复的况都不错,仨人虽然还没有醒过来,但是却都慢慢退烧了,脸上的气也明显好转。

    宝试了试那俩娃的额头,见已经有汗珠沁出,心下松了口气,喜地道:

    “傅大夫,二娃、三娃都开始冒汗了,看来,的血清疗法真的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下可以确定姑娘的血清疗法确实有效。不过,我开的药效果也不赖嘛,你看,我现在神也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笑的,只要宝和他说话,心便十分熨贴。

    萤被端翌搀着走了几圈,便道:

    “端,我要出去走走,在这里走得不过瘾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要子能受得了就行。”端翌见萤神不错,心大好,格外破例。

    扶着萤慢慢走到子里,端翌遥遥便看到数个村民冲着这里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端翌皱了下眉头,现在他倒也不担心村里人议论他和萤什么,因为此时乃非常时期,病患守望相助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在时疫面前,一切平常的规矩已经被放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村里人议论的容,端翌的眉头却拧了起来:

    “看,那不是姑娘吗?好象发病了,还得人搀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让她还着赵大友,活该,就该一起死掉。死了就把那宅子烧了,咱们村就不会有时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要做法吗?时疫乃瘟神送下来的,只有做法驱走瘟神,才能消弥时疫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做法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在这里做了,赵大友一家不都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那些人议论的都是这样的话题,有些人还一脸幸灾乐祸,话语里听不到同,端翌五识过人,虽然他们说得不大声,却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萤妹,你要救的就是这种人,你觉得值吗?”

    端翌听到这些议论,心里有一股邪火直冒。

    萤听了端翌的复述,脸上却没有更多难过的神,她道:

    “世人都说人本善,但是在我看来,人本恶,而善,则是人为了进化、生存妥协的结果。

    要不然,世间为什么要有律法来约束人的一言一行?要有儒圣著书来劝人向善?开蒙启智?

    恶行在极端的环境下出现是正常的,当秩序恢复正常时,他们又会恢复到善的面目。

    选择恶或者善,只不过是看在当时当地的环境下,哪个能获得利益的最大化罢了。

    就如此时,这些人觉得赵大友一家是瘟疫的源头,所以他们想烧死他,想要做法驱散他,在赵大友和我们看来,他们的行为是恶的。

    但在他们看来,如此选择,就能获得一线生机。所以他们会选择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知道救命的血清在我们这方时,肯定又会换了嘴脸。

    世抵如此,不必太过计较,否则,杀尽天下人,你亦无法善其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自已一个,那有多么孤啊?”

    萤说完,脸上神不明,她在上大学时,差点转读了哲学系,对人善恶的拷问,曾经占据了她整个青时期,最终她选择了记者这个最适合接触人心的职业,去观察人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七十六章善恶有道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