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七章阻挡的人墙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七十七章阻挡的人墙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萤也没有想到,今天她会一气呵成,把一直郁积在脑子里的想法一股脑地说出来,而且心非常舒畅。

    说完,萤才发觉,这些言语简直是发泄一般,甚至可以说是违反了大部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但是在端翌面前,她却没有后悔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,眼前这个男人,应该可以容纳她这些奇怪想。

    端翌静静地凝视着她的脸庞,暗的阴影慢慢在她的脸上,看起来,一半明亮一半阴影。

    如果从明亮的一端看,她的皮肤白晳,就象天使一般;从另一面来看,阴影让她眼神蒙不明,带上了几分神秘莫测的气息。

    天命之子,果然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端翌觉得自已何其幸运,能够拥有象萤这么不凡的子。

    她的某些想法虽然不成,但是却自成体系,至少能撑着她往前走下去。

    见萤有点忐忑不安地看着自已,端翌不由地嘴角一,微笑地看着她,道:

    “其实你是世间最善的子,即便知道救有些人没有意义,但是你仍然会竭尽全力。端某三生有幸上这么善的你!”

    端翌眼里是的深。

    萤觉得,自已就要在端翌这潭幽深的|水里溺毙了。

    萤经历了一番生死劫难,有些事忽然想得通透了许多,她喃喃道:

    “端,不管怎么说,我能到你,也是我的幸运。然而,咱们终究是有缘无份。”

    活下来,就要面对现实的生活。

    萤无奈地想到了自已还有婚姻加持。

    端翌却不以为然地一笑,道:

    “只要你相信我,总会有一条是可以走到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想着傅太医的警告,想着娘亲无端死去的原因至今未明,端翌克制着把真相说出来的烈冲动,还是顾念着以萤自安危为上,忍住了那些几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“姑娘,赵三友一家已经醒了。我要去和里正报告这个好消息,让他召集村民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傅大夫喜孜孜地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端翌扫了一眼远的村民,脸上神没有继续转黑,既然救人是萤的心愿,那他心里再不怎么舒服也要顺着她。

    “记住,不要说是萤妹的血。”

    端翌警告傅太医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傅太医正要拔脚离去,想了想,又唤上宝,“走,咱们一起去,万一有暴徒,你也可以保我。”

    得,傅太医什么时候得如此弱不风了?

    好歹他在北疆z场上,也能和北疆蛮子过个三两招的。竟然要宝保他?

    端翌虽然在事这方面有点一根筋,但是一旦天机被窥破,那心里立马得雪亮起来。他不用玩味的眼光,看了傅太医一眼。

    傅太医被他看得有点心虚,干咳一声,带着宝想赶紧溜开。

    萤在背后看着傅太医和宝的背影,怎么觉得宝好似被拐带的一般?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萤义不容辞地浮现出想要保宝的念头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端翌扫了萤一眼,见她神坚决,便问道:

    “你子行吗?走那么远的?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我年轻,恢复得快,别看我发了两回烧,也不过是较软一点罢了。”

    萤微笑着急于跟上。

    端翌便继续搀着她,两个人在傅太医后不紧不慢地走着。

    远的村民看到他们过来,纷纷象见了瘟神一般,四下散开。

    萤不以为意,宝脸上却挂不住了,想起萤和宝器付出的一切,她心里就觉得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哼,你们这些人,现在怕我们,回头不还得跪着求我们呐?

    宝恨恨地想道。

    谁知道就在这时,村民中也不知道有谁喊了句:

    “他们是从赵大友那屋出来的,上一定沾染了时疫,还在村里行走,一定是想害死大家,大家拦着他们,不要让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别过来,如果过来,我们就烧死你们!”

    有人起了个头,其它的村民开始起哄道。

    于是,那些村民慢慢聚成一堵人墙,手里还拿着火把,见他们没有停止上前,还威胁地举起火把,试图吓唬和攻击他们。

    傅太医摇摇头:“这就是人!若是在北疆,我早就一一个,把他们都砍杀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眼眸愈加深沉:所以江山易,守江山难。你以为光凭砍砍砍,把人脑袋砍光了就很吗?

    傅太医回头,接收到端翌的眼神,约摸知道他在想什么,不由地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胡来,傅大夫已经制出能败时疫的解药了,现在就是去和里正商量这件事,如果你们耽误了我们的行事,多耽搁一刻,你们染了时疫的亲人就多危险一刻。”

    萤冷静地道,脸上无悲无喜,也没有憎恶。

    “骗人的,他们是骗子,听说他们都染上时疫了,今天都没出屋,现在肯定是心有不甘,想拖大家下水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喊道,声音里带着恐惧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是染上时疫了,但是你们看,我们挺过来了,好好的,现在一点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你们现在也清楚了,如果染上时疫,从发作到病殁,不会超过一天,我们都已经一天多了,这还不能证明吗?

    想要活下来,就让我们过去,我们得赶紧和里正商量如何救染病村民一事。”

    萤义正辞严地道。

    “人嘴两片皮,一碰就出声,光靠你一个人说,谁相信啊?”

    村民们听到时疫有了解药,不一阵跃跃试,但是马上恐惧之心又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萤看着眼前的人墙,晓得今晚如果不突破过去,说不定明天又会多了几条冤死的冤魂,她一咬牙道: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不相信,我让赵大友出来和你们现说法。”

    萤估摸着,方才赵大友虽然还昏,但按她自已的病程来算,估摸着也该醒了。

    村民们有人知道赵大友已经昏的消息,听到萤此言,不冷笑道:

    “姑娘,我们敬你平素为村民做了许多好事,但是拿赵大友来搪塞我们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听说他已经病得要死了,你让他出来,岂不是危害更大?”

    在村民眼里,赵大友就是一架人形瘟疫发散机,自然不喜看到他在村里行走了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七十七章阻挡的人墙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