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九章疏而不漏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八十九章疏而不漏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什么?吴大郎是被人杀死的?不会是官兵吧?”

    “官兵杀他做甚?那条村道,只是他回家的必经之罢了,又不是向外逃出隔离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官兵杀人,也不会在脖子上捅个洞啊?他们不都是一切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,去现场看看!”

    里正毅然道。

    一来村民非正常 ,他确有责任去查清楚;二来,这件事的发生,正好也化解村民围攻萤的尴尬。

    里正此言一出,村民们自是支持,于是大家举着火把,便往那条村道上走去。

    珍珠被交给宝器看管,萤和端翌一起,跟着村民往事发地点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“珍珠怕就是抢了吴大郎的解药。之前宝有说过,有一户村民家在半山腰上,所以自行要了解药,准备回家自已针。现在看来,珍珠肯定是设法从他手里弄走了解药。”

    萤和端翌走在队伍后面,萤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说来,珍珠嫌疑自是极大。”

    端翌保持着沉默是的度,只冒了一句话出来。

    事发的村道十分偏僻,直接通往吴大郎半山腰的家,除了他时常走动,其余就是村民们平素进山猎、采药才走,因此四周杂草丛生。

    那个发现吴大郎尸体的村民,是想上山给家人几只野鸡补补子,这才选了入时分走这条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才走到半道上,就看到吴大郎的尸体赫然躺倒在边。

    虽然有草丛遮掩,但是一个大男人的量,还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见吴大郎死得蹊跷,村民才屁滚尿地去找里正报讯。

    现场吴大郎的尸如村民说的,脖子上有一个血洞,眼睛瞪得极大,似是遭袭后极不甘心死去,端翌蹲下来,细看了好一会,才道:

    “的确是被人杀死。”

    端翌只说了这么句。

    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珍珠毕竟是端瑞的人,端翌原本想放她一马,但是现在看来,她亲手犯下了命案,怕是不能善了了。

    其实,不用说,大家看到现场吴大郎这惨死的模样,谁不知道他是被人害死的,只是被谁害死,自当存疑。

    “吴大郎之前曾找宝姑娘讨要过解药,说要上山给娘子自行用药,现在看看药还有没有在吴大郎上,如果没有,那说明珍珠用的药,就是吴大郎的,那么谁弄死了吴大郎,也就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村民中,也是有人曾亲眼看到宝把药给吴大郎,还反复多次交待和会他怎么针,因此自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被这位村民一说,里正上前搜了一下吴大郎上,果然遍寻不着解药。

    “里正,我在草丛里发现了针管,还有一只用过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有村民着火把,走过来,把在草丛里捡到的东西都递给里正。

    这说明,吴大郎上的确带着解药,而解药现在被人用掉了。

    和珍珠的表现一一对应起来,谁是凶手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里正脸凝重,对萤道:

    “把珍珠关押起来,待封村令解除,再把她押送往官府详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萤点点头。

    珍珠敢杀人,她在开始的震惊之后,却也觉得正常。因为之前,珍珠不是甚至差点把他们四、五个人闷死在蝙蝠洞里吗?

    所幸自已记得那土炸药的做法,不然被关在里面几天,就算能被救出来,也是够呛。

    何况,当时珍珠也不认为他们有后援吧?一心就是想弄死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珍珠为了能活命,去弄死吴大郎,然后拿到解药,这完全符合珍珠的格。

    其实,珍珠的这种格才是悲剧了。

    如果珍珠发现自已病了,腆下脸来找她要解药,出于亲族的考虑,萤还真不会不给她。

    捷径不走,非要走歪。

    萤也只能无语了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珍珠在夺了他人救命解药之后,晓得低行事,找个地方把病养好,手上的针眼痊愈脱后,便没有人知道是她做的事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不是后世,没有痕迹鉴定等等让凶手无遁形的科学手段,只要能混过一阵,自会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谁想珍珠带着病,手上还有新鲜针孔,却不怕死地跳出来,组织了一帮村民要来声讨她,而且看那样子,分明是想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没想到,鸡不成蚀把米,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。

    珍珠最后,分明是被自已害死的。

    萤想到这里,对珍珠一点也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去两个人,到吴大郎家报丧,还有,阿萤,吴大郎家媳还病着呢,是不是再给她一剂解药?”

    里正查明况,一一安排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解药已经用完,要制成新的解药,也要好几个时辰,傅大夫又累晕了,不如让她先吃草药延缓一下。”

    萤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听你的。”里正点点头,转脸问道,“珍珠,你是否认罪?”

    珍珠被宝器押着到了现场,再次看到吴大郎死后的惨状,就连她自已也有些心惊,被里正一问,便默默地低下头,不做声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认罪也无妨,把你押到官府,大堂一审,你自会招认。”

    里正也是十分心痛村里人竟然做犯科,还是一个弱质纤纤的娃娃,犯下如此杀人大罪,他也是被气糊涂了。

    珍珠被宝器押走,关在了里正旧宅的柴里,外头上了结实的铜锁,倒也不担心她会逃走。

    “里正,吴大郎的尸要不要送到官兵?”

    有村民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权且放在棺木里,存于祠堂保管起来,过几日官府要是抓珍珠过堂,还需得忤作来验尸。”

    里正理这些事倒也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这些是里正的份事,端翌自是不能手,便默不作声,背负双手,见他理完毕,对萤心疼地道:

    “寒风凉,你还是早点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萤点点头,现在她病体愈,勉撑到现在,已经把体力透支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何况,明天还要抽她的血去救人,于是,她便先行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八十九章疏而不漏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