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一章神态十分不正常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九十一章神态十分不正常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醒了,你又去晨练了?体无碍吧?”

    萤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如果端翌有什么染上时疫的症状,她可得赶紧为他注射病毒血清。

    “无碍,我觉得自已应该不会染上时疫,傅大夫是担心过度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淡定地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些人的体质估计天生就是对抗病毒的,萤等人都染了时疫,宝器不用说,免疫过的了,自然不会再染上,宝虽然没有免疫,但到现在也安然无事。

    用脑子一想也能明白,宝从前照顾生病的宝器都没有中招,这一次同样没有中招,宝体,或许也有对抗时疫的抗体。或许,端翌也是这种形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些人中,明确有抗体,自然是生过病又恢复了的宝器。否则,当就不一定抽宝器的血来做血清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,就及早和我说,早注射早舒服,不要抗到最后,毕竟,血清疗法也有一定的危险,不是百分百对每一个人都起效的。”

    萤生怕端翌不够重视,赶紧严肃地警告。

    端翌为了她,不惜冒死跑进这可怕的隔离区里,她便必须为他的生命负责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啦!”端翌嘴角向上微抿,露出一个在萤看起来是深深的笑意,然后上前,习惯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螓首,道:“我蒸了些馒头,傅大夫说你现在还是不要吃太油腻,那咱们就馒头就稀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。听你的。”萤胃口已经开了,但是傅大夫说的自然有理,她问道,“傅大夫回来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无碍,可神了。看样子,他的药对抗时疫亦有疗效。接下来,再有中招的村民,就让他们用傅大夫的药好了,除非危急况,不准再用你上的血。”

    端翌严肃地警告萤。

    谁想平白无故抽那么多血啊?不是没办法的办法吗?

    萤一听傅大夫也没事了,自是答应不迭。

    虽说抽了血还能再造血,但是她也不想做血牛啊?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,端,你是我的经纪人,你说什么,我就做什么,你说怎么办,我就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萤愉快地和端翌科诨。

    端翌收起一脸严肃,嘴角露出浅淡的笑容,摇了摇头,道:

    “走,吃早餐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进了厨,宝器正端着一碗粥还有两个大馒头走出来,看到萤和端翌,便道:

    “我送饭给那个毒蛇人吃!村长不是交待不许让她死了吗?我看她并没有求死的勇气,自然不能饿死她了,只能试试能不能撑死她。”

    宝器说话,现在和萤一样,尔来点无厘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近朱者,近墨者黑的结果。

    还好,这群人经常互相听到类似的对话,早就习惯地这样的说话节奏。

    萤见宝器把珍珠称为毒蛇人,倒也不过份,一个人,竟然敢刺杀一个大男人,而且看样子,用了一些非常手段,因为有村民当时在议论说,吴大郎的子都脱到,并没有穿好……

    萤颇感丢脸,见宝器主动揽过监管珍珠的活,想要交待什么,又觉得不太合适,还是把话咽了下去,只是点点头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珍珠才不会求死呢,若是想求死,她也不会拼着一已之力,去杀吴大郎抢解药了。”

    萤这边想要交待的话没有说出口,那边宝器去送饭,就到事了。

    珍珠经过一的惶恐过后,倒是沉住气了。

    反正她到官府也要几日后,到时候,手上的针孔已经痊愈不见,自已只要死不承认杀了人,没有了物证,官府未必能定得了她的罪,她再想办法让人送信给瑞子,让她替自已钱点运作,不信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从瑞子每日索求无度的表现来看,珍珠觉得,自已离不开瑞子的富贵荣华,但是瑞子未必就能离得了自已的子。

    所以,珍珠心里有几分把握之后,倒是淡定下来,再加上了解药之后,体退烧,人舒服之后困乏,她在柴里同样呼呼大睡,还睡得挺香的,一点也没有杀了人之后应有的惊恐和心不安。

    萤若是知道这一点,一定会发现,珍珠和后世人们发现的一些恐怖的连环杀手,颇有几分相似之。

    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杀人如麻、嗜血,心冷漠无,以杀人为乐,杀了人之后,不会有负疚之心。

    造就这样杀手人格的,虽然后天的养成因素也很重要,但更主要的是先天大脑结构与常人不同,控制感的大脑区域部份出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珍珠睡得正香,柴的门被“碰”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她被从睡梦中吵醒,不地皱了下眉头,但是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,才猛然想到,自已现在于什么境况之中。

    抬眼看到端着稀饭和馒头进来的宝器,珍珠脑子转得颇快,对宝器发出一个妩媚的笑容,道:

    “哟,这么早啊,小家伙!”

    宝器只觉眼前一,那毒蛇一般的人笑起来牙白白的,怎么看都象毒蛇的獠牙,看得他不由地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人偏偏没有这点自觉,还站起来,似乎想宽解带似的。

    宝器警惕地喝道: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做什么啊?我热得很,所以解开扣子,风喽!”

    看着宝器涨红的小脸,珍珠晓得这个小男人还是个童子鸡,更加起了拿下他之意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这个好助力,她或许今晚就能逃出生天呢?

    她晓得萤对宝器十分信任,可是萤忘了,宝器也是男人,只要是男人就会有男人的弱点。

    而她经过这段时间被瑞子开发后,更加成和人,她就不信,凭着自已的主动,不动宝器……

    萤和端翌正在吃着早餐,不防就听到外面一阵“踢踏”的仓促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端翌和萤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赶紧起到厨外一看,就见宝器迎面仓惶地跑来,最要命的是,萤还看到宝器的鼻子下面,挂着两条红红的血线,还在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宝器,你的鼻血出来了,别跑,按着鼻根止血!”

    萤手疾眼快,正要按到宝器的鼻梁上,却听端翌器气喘吁吁,神十分不正常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九十一章神态十分不正常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