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三章问世间情为何物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九十三章问世间情为何物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二哥,恭喜柳村z胜时疫。这在我朝史上,还是首次呢!”

    端瑞笑得如沐风。看向端翌的眼神里,有一丝量和刺探。

    端翌神如常,白日里英武的气息散尽,一袭白,在月下将他衬得俊美如谪仙一般。此时的他,仿佛一位乱世翩翩佳子,看得一向自觉皮囊不错的端瑞都一阵嫉妒,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不也进来了?”

    端翌淡淡地道。端瑞此行为何,他心中还是有分数的。

    端瑞此行,是为了珍珠而来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早知道会有这一天,当日他察看吴大郎尸的时候,就不会含糊说是被刺死罢了。

    其实,论察尸办案,天下的神探怕也比不过曾经杀敌如麻的神武大将军靖王爷。

    以端翌曾经看过成千上万具各种死状尸体的眼力劲,怎么会不知道,吴大郎的死法,乃是被细长的物体刺入颈部血管造成的大失血?

    而那细长的物体又以子的发簪最为可疑。想要知道是谁的发簪也不难,端翌分明看到珍珠头上还着那镶玉猫眼发簪,想必是虽然沾了血,但因为太贵重,终究舍不得销毁。

    端翌没有把凶器说死,就是还留了一线余地,今日好相见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为了姑娘,不惜在时疫横行时 r柳村,小弟我深表佩服。不过我不太理解,咱们份尊贵,举世之下,想要什么人没有,这个人有什么值得你冒着生命危险和她在一起?何况,她还是别人的妻子……”

    月光下,里,端瑞嘴角浮出疑的微笑,看着端翌,徐徐发问,并不急于提出自已的请求,如此一来,反倒显得他胜券在握似的。

    端翌的心里,浮现出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端瑞为人,最为现实。

    当他有求于人之时,必定会放下段和姿。

    不若象他,这辈子,也只有上一次为了萤的安宁去拜访过端瑞。

    所以,端瑞此时一副自信、胜券在握的样子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端翌心中电转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已防卫不严,端瑞已经控制住了萤?

    不会,端瑞不会这么蠢,竟然采用这样下作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不敢,现在也没有正面和他碰撞的实力。

    端翌略一忖,心边考着这些种种疑边答道:

    “我到北疆驻防,因为幼时被囚于北疆的愤懑,杀敌时有一种特别的快感,在我的下,也不知道多少北疆的蛮子成了冤魂。

    但是时日久了,杀戮的快乐成了麻木,多少人不敢靠近我,因为我上有一股肃杀之气。当然,这还是说好听点的,说难听的就是杀气吧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我,慢慢地感觉到自已难以找到快乐。

    我特别羡慕你们,不管是喜好也好,还是寄于丹青书法也罢,总有一项让自已沉的所好。

    然而我除了会杀人,其它的什么嗜好也没有。北疆暂时安稳下来后,我的眼前一片茫,里经常被恶梦惊醒。

    梦里,那些被我杀过的人,或者无头、或者残肢,狰狞难看,在梦里向我索命。

    于是我开始整整失,人也愈发消沉无趣。

    这时,白云寺的尚云大师为我指点了津,说让我寄山水,消磨杀戮之气,于是我便一向南边过来了。

    无意中找到三清镇,找到柳村,到了姑娘。十分意外的是,我在姑娘畔,找到了片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我也奇怪之至,为什么姑娘能给我这般平静的感觉,后来我也想通了,估计她乃一介村姑,心单纯,格又比较外向活泼,所以和她在一起,正好消除我上的沉郁之气。

    当然,就象你说的,可惜她已经成亲。不过,远远地看着她,能得到心灵上的静谧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上,我没有你幸运,你到喜的人,她尚未婚嫁,你可以方方地纳她为妻小,而我,就只能永远默默地看着她,希望她一世安好即可。

    我不会动她,也不会给她任何名份,但是我会许她一世富贵安稳。

    为大夏朝的王爷,我不能率先触犯大夏朝的祖宗律法,让天下百姓,指着王室的脊梁骨骂,让王室的尊严扫地。

    在名份上,我始终是欠她的,所以,我曾发誓,不论什么况,只要她需要,我一定要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因此,柳村发生时疫,我便进来了。其实,时疫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可怕,我还好好的,不是吗?还有许多人还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端翌一字一句,语速并不很快,真诚而清晰地说完。

    这一段话,涵太丰富了。

    端翌只希望端瑞能听明白。

    端瑞自然明白了,他开始听时,脸上带着笑意,但边听,脸上的笑意边淡了,转为一脸同地道:

    “二哥,原来,你要的只是神交!可惜了大好姻缘,真是恨不相逢未嫁时!”

    端瑞的脸上,带着浓浓同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端翌生平,最恨别人同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端翌却十分意,显然端瑞已经被自已的话洗脑了,不会再对萤有疑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面提到大夏朝的律法,端瑞本人亦是皇子,自是知道,为王室宗室一员,他就算可以玩天下美,但亦必须有底线。而他们的底线,自然就是大夏朝的律法。

    所以,萤是端翌这一生器重的人,但并不是他会得到的人。

    端瑞暗暗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只觉得,他这位淡的二哥,从此以后,人生会更加淡了。

    对着人,只能看不能吃,还非得在人家边,才能找到心的安宁……

    啧啧啧,真是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端瑞脸上同之更甚。

    留着萤,给二哥做个念想也好,让萤就象鱼饵一样,死死钓着二哥,让他眼巴巴地守在她的边,而端瑞自已,则可以大展手脚,图谋天下大事……

    妙哉!

    此时在端瑞的心里,萤不光是一个他不能动的人,如果此时有别人想谋害萤,端瑞还得出手相助才是。

    否则,又有什么子,能让声名显赫的神武大将军靖王爷心甘愿偏安于一隅呢?

    “问世间,为何物,直人生死相许!”

    一个幽幽的声,忽然在庭中响起,接着,一名材曼妙的子,披着一袭朦胧的轻纱,出现在庭。

    广庭月,原本是人的暮景致,但是当月下出现了这位如蟾宫嫦娥一般的绝美子时,端翌的整颗心都被抓紧了,四周的景物也顿时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你怎么可以出来?”

    端翌大惊失。

    饶是他z功赫赫,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危机,但也没有这一次看到这名子,受到的惊吓要大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九十三章问世间情为何物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