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七章姐妹相称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五百九十七章姐妹相称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两各自主意已定,都视对方为不可小视的对手,心里有了分数。不知不觉间,端翌哪里知道她们心转,划掠过那么多念头。

    只见萤和阿宁都不约而同地道:

    “如此,甚好。”

    两彼此对视一眼,阿宁还主动上前牵着萤的手道:

    “那就要叨扰姑娘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是端的表妹嘛,住多久都可以!”

    萤也笑地握着阿宁主动伸过来的手,入鼻一阵幽雅高贵的香味。

    那显然不是香水味,应该是某种熏香,而且是长年累月熏染出来的,似乎已经深入到了月奏理之中,成了自体香的一部份,特之余,又隐隐带着一种高贵的气息。

    萤从来没有闻过这种香味,但是因为自已在开发制作化妆品,因此对香味十分敏感。

    而阿宁在靠近萤的同时,同样也嗅到一股淡雅的香,宁静而持久,不同于她往日曾经用过的香料。

    阿宁不由地好奇地道:

    “好雅致的香味,姑娘,这是什么香料制成的?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月季油的香味,是我自行从月季中提取的。让阿宁见笑了。我倒是觉得,你上的香味,才是万里一的香料做的吧?高贵而长,与主人的气息融合得天无缝,不是一般香料能做到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阿宁心一惊,没想到这个乡下丫头不简单,然还能判断出她上香料乃是贵重之物制成。

    还好,她没有接触过龙涎香吧?要不然,肯定就会知道她是皇宫之人。

    在大夏朝,也只有皇族才能有权利使用龙涎香。

    当然,端翌并不喜这种略带奢靡气息的香料,否则,萤就会知道这是什么香料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这香料,乃是家里下人亲手制作的,我倒是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样的材料,只是觉得味道不错,一直就惯用着。”

    阿宁这么说,倒也没有说谎,皇家的用香料,自有专门的用香场制作。

    萤见她说话神自然,也不疑有她,两个人一时间亲密交谈,从最见面互相量时的剑拔弩张,到现在亲密无间,仿佛相交十几年的知已一般。

    人间见面永远有谈不完的话题,什么香料、胭脂水粉、裳、银首饰,而这些话题里,又可以分出许多子门料,如:哪里的香料;什么材质的裳、什么样的裁缝手艺最高明……

    端翌一时间站在边上都不进话去,只能无聊望天。

    “阿宁,原来你比我略小一月有余,不如以后我就叫你阿宁妹妹吧?你叫我就行了,不要直呼其名,那样多生份啊?”

    两个人不一会儿,就连对方的年龄大小也摸透了,萤便直地道。

    阿宁自觉第一局,她胜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如山般清丽的子,还比她略大一些,嘿嘿,不管怎么样,人总是以年纪小占优。

    阿宁暗自得意,一听萤这么说,自然乐呵呵地道:

    “好,我也正有此意,从此咱们就以妹相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亲热的俩人,端翌不由地一阵扶额,原本还担心会有尴尬的局面出现,现在看来,他是多虑了,两人之间得好好的,而且还亲热地、妹妹叫上了。

    但是,虽然如此,端翌看着这个场面,却怎么看,怎么有一种莫名的诡异之感。

    曾氏提着一大药物从子里出来,看到这三个人还在外站着,曾氏不由地瞪大了眼睛,道:

    “哟,姑娘,还有这位天仙姑娘,你们也不怕大日头把皮肤晒黑了?聊得这么起劲啊?赶紧屋里坐着聊吧?”

    “不好啦,端,珍珠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曾氏话音才,就听宝从柴那边跑过来,一脸惊慌地道。

    端翌神不,明知故问地道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去送饭吗?可是刚到柴,就见柴的门开着,珍珠已经无影无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天杀的珍珠,那可是会杀人的人啊,怎么让她跑了?吴大郎的冤曲怎么办?”

    曾氏拍着肥胖的大大叫道,差点没把手里抓的一挂药给弄丢了。

    “宝,叫里正过来瞧瞧,容后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端翌一脸正气凛然,似乎在说:我没参与过珍珠脱逃事件……

    阿宁并不知道自已出宫的秘密被端瑞知晓后,是以珍珠的小命换来保守秘密为代价的,因此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她刚来柳村,什么况也不知道,这付懵懂的表也算恰如其份。

    萤面上倒是显得很沉重,她觉得这珍珠真如九命怪猫,命硬得和小一样,老是不死,让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她都逃走了,端说得也没错,待里正过来后再行商量。

    拿着一草药的曾氏一看有热闹看,便围在四周探头探脑,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宝很快就把里正叫了过来,里正到了这里,一看曾氏,知道这是个搅事,便把她呵斥走了。

    随后,里正到了柴一看,见柴的门锁被人撬开了,奇怪地道: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外人硬撬开了这里的锁,放珍珠逃离。不过,珍珠既是逃跑了,那吴大郎一案,只能暂时悬挂起来了。我回头详细写一份报案文书,向官府说明缘由,然后再求官府发通缉文书。”

    “嗯,目下也只能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点点头。

    官府若是发了通缉文书,珍珠也会消停一阵,不敢那么嚣张地出头露面吧?

    毕竟是一条人命,万一真被官府抓到,即便是端瑞,也不好对抗律法。

    当然,要彻底消弥这件事的手段还有很多,不久之后,珍珠求得端瑞用手段,将吴大郎的遗属厚重抚恤后,迁走它乡,撤销了人命告诉,珍珠又大摇大摆地回到了柳村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“珍珠即是在我们看守之下逃走的,不如由我们负责,给吴大郎遗属一些抚恤吧,多少算是一种补偿。不知道五十两银子够不够?”

    萤歉疚地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妥,不能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谁知,里正却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“哦?老叔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萤奇怪地道。

    她晓得里正应该是从为她好的角度考虑,莫非他有更好的主意?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五百九十七章姐妹相称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