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四章快抓狂了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零四章快抓狂了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还好,这时萤看到阿宁的皮肤已经被冬雪抽得通红一片,猛地想起,只要皮肤红了,就可以结束抽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如获至宝地大喝一声:“行了,已经通血脉,我们要去降温了。”

    萤的声音,虽然一向挺好听的,但是阿宁觉得自已的声音比她的好听得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刻萤这把声音响起,让阿宁简直如闻天籁,她赶紧出声道:

    “是啊,血脉通了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为什么血脉通了,可是这句话似乎对晚晴很有用,因为萤在叫这一句后,晚晴立即停止了抽萤,还细心地为她围上了布巾。

    哦,太好了,看样子这苦难的旅程结束了。

    阿宁觉得自已象是在活火山的地狱里走了一遭般,还好她意志足够坚,终于挺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阿宁都没察觉到,自已的声音露出自然而然地欣。

    萤当然能感觉到,不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阿宁蒸得好开心!”

    萤心暗自惭愧,哎,她一个现代人,竟然玩不过古代弱质纤纤的子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已这具体,的确需要再加再锻炼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种蒸法很有意。这个z斗民族是什么民族?”

    阿宁这时放松一口气,才想到这个新鲜的称谓。

    该死,为什么总能在萤嘴里听到一些她没听过的词语,虽然她不想让萤显得比自已见多识广,但是每次无意中说出来的话,都显得萤比自已有见识。

    “哦,z斗民族是指象北疆蛮子一样,仗着自已体健,便做一些让人瞠目结舌举动的统称。”

    萤想了一下,总不能和阿宁聊这个时代也不知道于什么年代的俄罗斯吧?

    于是便笼统地归纳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她至今也未见过北疆的蛮子,但是从端翌嘴里的印象听来,那些蛮子和z斗民族的称谓描述挺相似的,姑且用他们来举例子吧。

    “哦,明白了。我发现萤很会自已生造新词,挺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阿宁浅淡一笑,自以为总算找回了方才失去的场子。

    不是她没有见识,实是这z斗民族的称号,是萤自已捏造出来的,她当然不会听过。

    萤将错就错,待阿宁上的布巾围好后,便道:

    “出去吧,让她们扫一下,一会还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阿宁听着并不以为意,跟着萤来到室外,见萤径直走到那个巨大的汤池边上,然后从木阶梯上走上去,脱去布巾后,材姣好无比的她,“扑通”一声跳入了汤池,在里面姿势优美地游来游去……

    阿宁便依样效仿。

    她走到汤池上,也脱去布围巾,不过,她不敢“扑通”一声跳下去,只是双脚伸入水中,然后再整个人没入水里。

    但是这动作也带着体趋向的连续,所以当阿宁把脚伸入汤池中,猛然发现这汤池里的水不是昨天那般适中温热的水,而是显得冰冷无比的冷水时,她已经收不住体,没入水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感觉,只能说是无比酸!

    就好象,一条红烧透的鱼,突然被放进冰水里一样。

    过去丽贵妃吃红烧鱼时从不会体会红烧鱼的感受,现在她觉得,自已这辈子都不想吃红烧鱼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红烧之后,还被冰镇了一通……

    而萤那么舒地在汤池里游水是怎么回事?都怪她愉悦的表误导了自已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,人家或许真的觉得很愉悦呢?

    一定不能输给萤。

    阿宁浑燃起了z意。

    虽然作为一条被冰冻的红烧鱼,阿宁此时恨不得想杀了萤,可是泡在冰水里的她,脸上依然发出了如风一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在体痛苦时,把痛苦化作平静的笑容,阿宁也不会在后宫生活得那么滋润了。

    “哇,阿宁,现在皮肤有收紧的感觉了吧?这样反复地熏蒸,对咱们子来说,是保养皮肤的一大妙招。一般人我是不告诉她的。”

    萤看着一脸舒的阿宁,顿时上冰寒的感觉似乎也减轻了一些,人愉快,她做主人的自当全力以赴奉陪。哪怕她觉得在汤池里冻死了,但还好,她还能游泳来驱动体的热量赶走冰寒。

    阿宁看她游得美滋滋的,实则如若她停下来,便一阵冻!

    两个人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见萤把这“天大”的秘密告诉自已,阿宁便笑着道:

    “看来萤对保养还挺有讲究的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自已会弄一些化妆品,你若是不嫌弃,我可以送一些给你。”

    萤微微一笑,这点她倒是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“那就却之不恭啦!”

    阿宁在皇宫享用最上等的胭脂水粉,拥有全最一的工匠为她研磨最合意的妆容产品,自是不会把这乡下姑娘送的美容产品放在心上,不过,人家既然说了,自然不好推辞。

    “好了,阿宁,一刻钟到了,咱们起来吧,补充点水份,不然会脱水的。”

    萤见时候差不多了,便建议道。

    阿宁自是巴不得如此,这水和方才室里的温度相差二十度不止,可把她冻坏了。

    从水里出来,又是另一种体会,因为室的温度比池温高多了,因此阿宁竟然觉得上暖哄哄的。

    哎,总算从人间炼狱出来了。

    阿宁微叹口气,让冬雪围上布巾,然后惬意地坐在一块铺了柔软吸水巾的椅子上,晚晴端上一大杯褐的饮料给她。

    阿宁看萤拿起同样的饮料喝得有滋有味,她被熏蒸一番,自是也渴了,便拿起那饮料,迫不及待的往嘴里一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啊?一股发酸的味道?是不是臭酸了,拿到坏的?”

    阿宁不由地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宫里的宫,早就被疑有它,拖出去杖毙了。

    阿宁发现,自已自从来到柳村后,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,老是想到“杖毙”一词。

    “错了阿宁,不是发酸的水,是一种饮料。”

    萤这才想到还没有给人介绍这种新型的饮料,赶紧热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臭水是一种饮料?”

    阿宁发现自已似乎自从来到柳村,已经 r一个她完全不悉、不明白的世界了,她快抓狂了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零四章快抓狂了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