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八章傅大夫陷进去了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零八章傅大夫陷进去了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方才侃侃而谈时萤神采飞扬,丝毫没有窘迫的感觉,但是现在大家一安静下来,萤便立觉得喉咙发涩,嘴唇发干,她拿起放在面前的茶杯,呷了口茶润喉。

    茶水微温,入嘴即有茶香盈口。

    萤灌了杯茶,这才觉得憶间舒服许多。

    然后,大家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萤:汗……我得罪大家了吗?为什么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端翌感觉自已的脑子里,就象从耳朵眼里钻进了无数只带着闪电的小飞虫子样,在他脑海里“噼噼啪啪”炸响,比什么劲、功夫都厉害,由不得他不目眩神。

    傅太医惯是被人称为小诸葛的,脑子里不知道转得有多快,要真切地形容,就象带动离心机的风页机一样,“哒哒”转得别提有多快了,那速度杠杠的。

    但是,再快的脑子,也被萤的九链之说炸得土崩瓦解,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须知,大夏朝立之本的《儒说》,也不过三千多字罢了。

    后人却能从那三千字里,不断吮吸领会其重要的神奥义,什么“彼之邻,非友非敌”;什么“知人者智、自知者明”;什么“天下难事,必作于易;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”……

    然而,萤这一番九链学说,其实就是浓缩了的乡村建设的总纲,其震撼程度,远远超过了当皮肤开裂可以用针缝合的那则信息。

    傅太医为端翌的谋士,自是知道九链说的重要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两人才震惊痴立,用难于置信的表看着萤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端翌百不得其解,只能将萤这突然爆发出来的超规划能力,定义为天命之本应具备的本能。

    还好有白云禅师之前的指点垫底,端翌在心巨震之后,才能竭力按下激动的心,用含深的眼光看着萤。

    “端,傅大夫,老叔,你们这是怎么了?我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妥吗?”

    萤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这来自后世的规划理念,肯定是太超前了,所以他们无法理解?

    可是这九链说,其实是当时都市文明对复兴乡村文明的一种呼唤,因此九链体系,都是很接地气的,他们不会听不懂吧?

    “阿萤,我说不出来心底那种激动的感觉,但是我能说的是,如果咱们柳村真的依你这办法走下去,一定会让所有的村庄都刮目相看的。”

    里正最先开口。

    他虽然学识不高,但是扎根乡村数十年,最能感受到九链说里蕴含的体系,对整个乡村经注和文明的提升和凝聚有多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萤被里正一夸,面上不由地微微泛起了红霞。至少,听起来是收获了好评。

    这时,端翌举起手里的茶杯,轻轻和萤的茶杯碰了一下,两只茶杯相撞在一起,发出“丁”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萤美眸微转,有点暗暗懊悔自已说得太多。

    但是端翌以茶示敬,却让萤心里微微一松,再抬眸看他,端翌眼里是的深,那幽潭一般的眼神里,虽然深不可测,却有一抹欣赏的亮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萤妹,具体怎么做,咱们好好商量一下,里正这么看重这件事,我和傅大夫一定会有力出力、有钱出钱!”

    端翌用轻松的口吻道,仿佛萤提出的不是惊世骇俗的理念,而是和往日制茶一样顺理成章的说法。

    端翌的漫不经心和轻松,让萤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,和她相愈久,有脑子的人愈容易看出她上的疑点重重。诸如:

    她之前不过是一介不太识字的农,如何得知书达理、足智多谋的?

    她不懂医术,如何晓得裂伤的皮肉可以用针缝合,又如何晓得制作血清,用来对抗时疫的?

    等等,萤上存在着太多匪夷所的疑点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端翌从来没有正面问过她这些林林总总,只是萤自觉心虚罢了。

    傅太医脑子里过载的大脑这时候总算冷静下来,一脸憋着那啥的表,令萤看了很难受,不问道:

    “傅大夫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九链说,将成为大夏朝崛起的里程碑,我只能这么说,其余的,容我再细细想清楚,然后展开之后,便是一篇长篇大论,现在我一时也无法说不清楚。我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大夫说到这里,突然站起来,转就走。

    率洒脱至此,萤和里正见了,不愕然。

    “傅大夫,你……”

    萤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脸茫然地看着端翌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这种子,到新鲜事,非得琢磨透了才行。现在得了你的九链说,他是马上闭关琢磨去了。”

    最了解傅太医的人莫过于端翌了,见大家都疑地看着他,端翌抿了口茶,笑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看他憋着一口气的感觉。不知道傅大夫什么时候能琢磨出个究竟。”萤释然地道。

    能用九链说,把傅大夫好好折磨一番,这也是种恶趣味,依端翌此种说法,傅大夫显然是一个爱琢磨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她已经抛砖玉,抛出的九链说得到这些人的认可,说明九链说是相容于这个时代的,那具体的细节,如有傅大夫这样勤于考的人去琢磨就成,她乐得洗洗桑拿,麻将。

    反正,她算是知道了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她抛出个血清疗法,赵大郎就能把离心机做出来;她抛出个九链说,谁知道这些心灵手巧的古人们会把它演绎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她做推助澜的幕后推手就好,如果过度抛头露面,最后反而于她不利。

    就如对抗时疫中的血清疗法,后期主要还是依靠傅大夫的药方疗法,把这件事压制下去,否则,以血对抗时疫,如果传扬得远了,就象里正说的,难免被曲解成厌胜之事,那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让傅大夫边琢磨,咱们边把能做的事做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里正用商量的语气对萤和端翌说道。

    一谈到村里的事上,却显得有些急子,和平时沉稳的他有些不符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零八章傅大夫陷进去了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