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九章如何脱身的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零九章如何脱身的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如果只是在小村子里做起来,有大家协力的配合,并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萤其实也有一股好之心,既然提出要做,就一定要做好。在反复揣想了一番端翌的反应后,她心一横,还是没把自已从柳村的事里摘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细忖之下,她的荣辱实则与整个柳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如果没有里正等人的支持,以她现在的发家速度,还有吴大牛现如今在村里的地位,她不论要做什么都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在这次时疫中,萤虽然看到部份村民人里恶的一面,但也品尝到自已平素在村务作为上埋下的甜果。

    傅大夫想要怎么演绎发展这九链理论,那是傅大夫的事,在村子的事务上,她必须有自已势的地位。

    端翌见萤松了口,并不出意外,脸上没有太多澜起伏,只有眼眸里一闪而过的亮光,表明他对自家小人的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他的母妃淑妃,虽然是一个外表柔弱的子,但是如果没有在的坚忍不拔,怎么可能在北疆恶劣的环境中带着他成长。

    萤似乎每一天都在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她也会脆弱:当她染上时疫,危在旦夕的时候,端翌紧紧抱着她,她浑抖得就象风中的叶子一般;

    但是她也很坚:即便知道自已可能要死了,也坚地捱着,把血清的制作方法一一写了出来,看着她拖着病体写字的样子,端翌心里疼得要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么一个复杂又简单的子。

    说她复杂,是因为她总有许多奇妙想;说她简单,她总是光明磊,堂堂正正,不屑于用宵小的手段,去获取短暂的或者哪怕重大的利益!

    相较之下,珍珠那个人,就心机复杂得可怕。

    即便她的伎俩在端翌看来不值一提,一眼就能看破,但是对素来有神洁僻的他,还是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无论萤做什么,就算那些奇妙想多么奇怪,只要她想做,他就一定全力以赴支持她。

    没有疑问,不附加条件的。

    萤并不知道端翌所所想,犹有心虚。

    但是里正听了萤的话后,却是目光炯炯,笑道:

    “阿萤,听你这么一说,我信心陡然猛增。这样吧,这九链说如何在咱们村子里发扬光大,你能不能再想得仔细一些,嗣后我会同村里的族老一起商议一下,定一个具体的章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容我再仔细考几天,我再拿个成的方案给你。”

    萤自动代入后世的语言,现在除了后世行的网络俚语真的怕眼前的人理解不了,一些普通用惯的词语她都不会修正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听到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,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似的,所以她也不辛苦再去修正了。

    这边厢正事谈完了,里正扫了一眼端翌和萤,便识趣地起告辞。

    鸣走到厅外,看到冬雪提着热水壶上来,不由地微微凝注,冬雪正低着头走,不妨一头撞到了一个结实的东西上面。

    冬雪“哎哟”一声,就见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穿着结实布鞋的大脚,而手上提的热水壶自然洒了些水出来,有些水就洒到了对方的衫上。

    冬雪吓得赶紧致歉:

    “真对不住,有没有烫着!”

    “没烫着,只是洒在外衫上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沉稳清亮的少年声音,听着如此让人沉,冬雪一抬头,看到少年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已,原来方才她撞到的结实的东西是少年的膛。

    冬雪的脸“唰”地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烫着吧?”

    倒是少年反过来关切地问,还一把抓过了她的手仔细察看。

    “呃,没有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冬雪是第一次被男子抓着自已的手,只觉得他的手厚实、滚烫,让她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连耳朵尖都红了,赶紧从他手里抽出自已的手,然后飞速逃走。

    鸣看着冬雪纤细的影消失在门厅里,嘴角不由浮起一抹笑意,然后,这才转轻快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冬雪,怎么慌慌张张的?”

    萤看到冬雪小脸憋得通红,不由吓了一跳,不会是又染上时疫了吧?

    “哦,没事,刚才走滑了下,差点没摔倒。”

    冬雪也不知道自已脸红什么,见萤问起,只好随便扯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萤也没有深问,知道这孩子一向老实,就让她走注意点。

    冬雪放下水壶就出去了,萤重新换了一泡茶,对端翌道:

    “方才是鲜茶,现在再来试试炭焙茶。要不怎么说术有专攻呢,里正制茶还真是一把好手。如今他制的茶,隐然已经得到了髓。”

    端翌惬意抿了抿嘴,看着萤纤长雪白的手指微弯如兰,专注地眼神看着热水冲入壶中的形,心田沁出一股淡淡的闲适之感。

    雕古朴的窗棂,阔叶常绿的绿植,雅致的茶室里,茶香氤氲,人比。

    端翌觉得,自已可以在这里坐一生一世而不厌倦。

    窗外飘起了细密的雨丝,夕阳逐渐靠近山尖,端翌捏起倒茶的茶盏,细品了下香味,才徐徐凑近唇边,撮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茶香悠悠口,端翌这时候才彻底明白,为什么萤以前那么嫌弃他煮的茶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从喝上萤推荐的这款茶,端翌也不想再喝以前那种煮茶了,都是什么捞什子啊?

    自然是这款浓香幽雅的茶好喝。

    比茶更妙的是眼前泡茶的佳人。

    “呃,阿宁没有吵到你吧?”

    端翌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丽贵妃。

    一说起这个丽贵妃,端翌不由地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简直是把皇室规矩当儿戏,为人,想从皇宫里溜出来就溜出来,端翌起先还当此时的皇宫肯定一片大乱,锦卫怕都在寻找丽贵妃的下。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端翌飞鸽传书让京城那边留意关注皇宫里的动静,那边却回讯道: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到底丽贵妃用了什么脱之计?莫非他得到了皇上的许可出来?这根本不可能,就在端翌绞尽脑汁之时,第二封飞鸽传书来了,一看里面的容,端翌更加莫名其妙了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零九章如何脱身的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