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六章心情微妙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一十六章心情微妙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但是阿宁一想到眼前的萤并不知道她的真实份,此时喝骂她,似乎反而会暴露出些什么,于是只能忍气吞声道:

    “皇家的威仪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得到的,如果有机会入宫选妃,普天之下,不知道多子翘首以盼呢!”

    阿宁这时心发生了微妙的化,见萤把皇室的生活说得如此不堪,而且提到皇室,萤脸上一点敬意也没有,阿宁不由地第一次夸起了皇室。

    当今皇上子多病孱弱,前任皇上被北疆蛮子囚多年,因此大夏朝自建朝以来,只有两任皇帝有过民间选妃之举,阿宁有时候也十分庆幸,由此可以专宠于今上。

    深山多俊鸟,民间的美,比想象中的要多,眼前就有一位。

    若是她也 r皇宫,阿宁真觉得萤是一个实力劲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嗯,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萤最终没有违拗阿宁的意,顺嘴夸了一句。实是她不想让阿宁觉得老是要和她理论很辛苦。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羡慕那些选妃入宫的子,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能得到皇帝的宠幸外,大部份人都成了白头宫一般的存在,一辈子困守在皇家园林里,守着一方孤的天地,寂寥地度过一生。

    见萤没有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,阿宁松了口气之余,略略有些失望,萤的z斗力没有想象中呐!

    茶过三巡,看了会《酒肆闲话》,又扯了这么些废话,两个人都有些睡意,于是便各自分头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和阿宁痛快交锋了一回的缘故,萤回屋睡得十分香甜,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时,神百倍,就连上染上时疫后,遗留下来的酸痛也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待她神清气的起后,却发现阿宁早就在后操场和宝她们玩开了。

    宝和宝器是正经练武,但是阿宁却几乎就是端茶送水的小丫头,一会问端翌渴不渴,一会问端翌要不要擦擦汗。

    端翌一脸老神在在的,并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感觉,倒是傅太医,眼睛都不敢往阿宁的举动上量。

    太辣眼睛了。

    今上如果看到他的宠妃对着别的男人笑得眉眼都要不见了,不知道是何滋味?

    会不会马上发下雷霆之怒,把端翌连人带窝抄光了?

    呃,他可是端翌名下的宠臣,如果端翌倒霉,他也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可是傅太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丽贵妃在他面前做着辣眼睛的举动,自已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后来,傅太医总算想通了,反正靖王爷都不愁,自已比他愁干嘛?真是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。何况他还不是太监,更不用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这样太累了吧?我都不知道这把原来这么重,看大家舞起来很轻松的样子。你既是休假,何必亲自来呢?让其它人来就好了嘛!”

    阿宁“叽叽喳喳”地在端翌边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端翌脾在她面前显然也极好,耐心地听,虽然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,嘴里尔也回应 地“哼”一声。

    实是这个表妹,小和她长大,嫁进宫里,也没有享受到多少福,皇上的况,明眼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端翌心里,不由地产生了怜惜之心。

    尤其见她到了柳村之后,脸上的愉不似做伪,有一种由衷的快乐,端翌更不忍呵责她。

    反正她跑出来都出来了,而且端翌后面总算听清楚了,阿宁用的方法匪夷所,但是显然极为见效,端翌倒也不急着赶她回去。

    当下之计,唯有把她哄好,她高兴了自已回去是最好的,否则,上她要是又想办法溜了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因此,不管阿宁怎么叨烦他,端翌总是任其为之。

    阿宁心下愈发喜,端茶送水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宝器从来没有看到过象阿宁这么漂亮的子,顺带着因为是端翌的徒弟,也让阿宁送了两回茶水过来,宝器激动得差点迈不动了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被珍珠吓到后,宝器对长得狐媚的子,有了一种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惧意,但是对阿宁这样端方的子,倒是让他如沐风。

    如果说,珍珠把宝器对于美好的定义给破了,那么,阿宁就是帮着宝器弥补回美好定义的神。

    当然,宝器晓得阿宁是端的表妹,自是不敢造次,他的向往纯粹而干净。

    萤有一刻觉得,这后操场上这些悉的人里,似乎并没有自已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阿宁长袖善舞,一个人就把大家照顾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于是,萤便和走上前去,和看上去有些贼头贼脑、一脸不开心的傅大夫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早啊,傅大夫!”

    “早啊,姑娘!”

    “村里的时疫没有再发生什么异状吧?”萤闲扯。

    “没有,很好,咱们柳村彻底度过时疫的危局了。现在就是做一些掩埋、消毒、安抚等善后工作。我都有一直在帮忙。”

    傅太医不知不觉,已经把柳村当成第二故乡了。说话的时候,傅太医的眼睛,自是离不开宝。

    萤扫了一眼傅大夫,便知道他还未成事。也懒得点提他,象傅大夫这么聪明的男子,如果不让他觉得追求的过程艰辛无比,充了一三折的难度,他怕是不懂得珍惜。

    倒是端翌,看到萤出现,那黑濯石一般的眼珠,便如在一汪里浸泡着,盈润而光泽,围着萤的姿挪移转。

    阿宁一看,表哥自从萤出现后,连简单回应的“哼”声都没有了,心一酸,她便赶紧上前,拿出一条软布巾,站到端翌面前道:

    “表哥,你看你,练得这么猛,额上都出汗了,我帮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已会擦,又不是三岁的小孩。”

    端翌接过阿宁手里的布巾,往头上随便擦了两下,然后又塞回给阿宁,便快步走到萤边道:

    “萤妹,昨晚休息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极了。和阿宁妹妹泡茶聊天,不亦乐乎,端你们又恢复了晨练?会不会累啊?可以延后几天恢复嘛。”

    萤和端翌在一起时,立即自成气场,外人水泼不入,阿宁看得亮瞎了眼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一十六章心情微妙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