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七章拿她没办法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一十七章拿她没办法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好啦,你们也别练了,时间到了,吃早饭去吧?”

    萤见阿宁眼巴巴地看着这里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便见好就收,招呼大家道。

    毕竟,人家是端的表妹,就算对他有什么心,但是萤对端翌却有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凭在时疫阴云笼下,端翌毅然进村来找她。

    当时根本没有人知道时疫已经有了解药,就连萤自已也是才刚刚想到,想法还在脑子里酝酿着,所以,端翌进来,真的是为了她舍生忘死的。

    “不在这里吃了,咱们去镇上吃早茶吧,之前不是说仙来有早茶了吗?你最爱吃的水晶虾饺什么的都有,正好阿宁也来了,她也没吃过,一起吧!”

    端翌如此一说,阿宁不由地扁了扁嘴。

    得,表哥说到底还是为了请萤去吃嘛!什么她爱吃的水晶虾饺,竟然对萤的口味那么了解。

    而对她,只是最后顺便带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,好歹表哥没拉下她嘛!

    如此一想,阿宁又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又有早茶吃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和在府城的早茶一模一样,那顿早茶我吃到现在都一直还在回味。”

    宝器乐滋滋地回屋换服,不一会儿,他就赶着马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人多,一辆马车坐不下,于是宝也赶了一辆,用的是傅大夫平时闲放在村里的马车。

    见端翌上了和萤一辆马车,阿宁自然也紧跟其后,于是,萤、阿宁、端翌乘宝赶的马车,傅大夫和田喜娘、斯文乘了宝器赶的马车。

    傅大夫心自是无比哀怨,他还想乘宝赶的车呢,上有空,还可以逮着宝聊几句。

    可是谁知道,阿宁毫不气地就挤掉了他的座位。

    人家可是丽贵妃,傅大夫不敢造次,只能闷闷不乐地和田喜娘乘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田喜娘倒是格外新鲜好奇,咯吱咯吱地说道:

    “傅大夫,什么叫早茶啊?一大早地喝茶,肚子不难受得慌吗?我就不懂阿萤她们为什么一听吃早茶就那么兴奋?还好端兄弟一早就告诉我家里别做早饭,今天早上要到镇上吃,哎,你说端兄弟也真是,这么破费干嘛。”

    斯文慵懒地了个呵欠,对田喜娘道:

    “娘,你这么多废话干嘛,反正是端请,你就别问那么多了,他们带咱们去吃的,肯定是好东西。人家端见多识广,走南闯北,总不会真地为了喝茶带你去镇上吃东西吧?”

    斯文每天晚上都要去给吴小霞交粮,两个人又年轻,体壮,需要都十分烈,因此斯文大早上的总是一脸疲倦。

    田喜娘很心疼他,又觉得想要赶紧抱孙子的话,不能过多限制他,于是只能暗地里默默给他加营养,各种鞭什么的,吃得斯文都快吐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地,听说端翌要带大家去镇上叫好东西,田喜娘硬是把刚回家又躺下去呼呼大睡的斯文从被窝里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儿子这么说,田喜娘讪讪地笑了下道:

    “我哪里不知道端兄弟请肯定是好东西,只是看傅大夫脸沉闷,似乎有什么心事,所以罗索了几句,节一下气氛嘛!”

    “哟,田大娘,难得你有心,还能看出我脸沉闷啊?”

    傅大夫一听田喜娘的话,分明自已也得了她的关注嘛,顿时神一振。

    宝说起来,也象田喜娘的儿一样了,如果以后和宝要成事,还需得过田喜娘这一关哦。

    傅大夫一想通这个关节,顿时对田喜娘愈发亲热几分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了,谁都能看出来,傅大夫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”

    田喜娘热心地追问……

    这边厢,田喜娘和傅大夫聊得热火朝天,那边厢,萤和阿宁在马车里却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端翌坐在她们对面,一时也无话可说,马车里气氛一时有点沉闷。

    萤想了下,怎么自已也是个主人啊,不好如此冷淡人,于是便没话找话说道:

    “端,此次柳村时疫,三清镇没有受影响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傅大夫和你的决断很及时,官兵迅速封锁了整个村子,所以疫没有外泄,三清镇得以幸免,一切都和平时一般,没有任何异常。”

    端翌赞赏的语气,让阿宁心里酸酸的,不过,萤却有点不好地道:“这份功劳不该记在我头上,若不是傅大夫决断果敢,我的意见怕只会害了大家。当时我还建议傅大夫说,由柳村私下里封村,想法设法把疫自解决,还好傅大夫坚持已见。”

    端翌看到萤一脸惭愧的样子,不由习惯地伸出手,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道:

    “不妨事,你最后不是还听取了傅大夫的意见吗?”

    端翌突然觉得马车里一下子安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也会听到似的,他回头一量,却看到阿宁委屈地脸,她正眼巴巴地看着端翌摸着萤脑袋的大手,声讨道:

    “表哥,你从来没有这样摸过我的脑袋!”

    “呃,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一时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什么和什么吗?

    萤是他的小人,阿宁是皇贵妃,他这么摸她的脑袋,那岂不是以下犯上?

    再说,即便是阿宁未嫁入皇宫前,他也不曾如此亲昵地待她,只不过,相对于他清冷的子来说,他在阿宁上的力,还算是比较多的,而这一切也是因为阿宁主动腻粘着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现在阿宁都已嫁为人,嫁的还是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,端翌自不会再把阿宁当成往昔那个跟屁虫一样的表妹看待。

    “呃,表哥,你乱说,我什么长大了?萤分明还大我几个月,你为什么还摸她的脑袋呢?”

    阿宁郁闷地道,愤愤不平地比较着。

    飞出皇宫之后,她就如脱笼之鹄,只记得自已是阿宁,把丽贵妃的份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端翌无奈地说了一句,这丫头,全然没有了在宫里威风凛凛的迫人之势,又得象未进宫时一般小儿,让端翌骂不得说不得,一时间拿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一十七章拿她没办法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