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鬼鬼祟祟的吴家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十三章鬼鬼祟祟的吴家

    “好啦,他是你哥,如果一心在赌字上,你又能奈他何?”

    端翌想劝萤宽心,但发现自已说出来的话却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“赌是无底洞,我们家一贫如洗,他再这么赌下去,早晚连命也会没了。”

    萤难过地道。

    斯文赌瘾再发,等于她这几天所做的劝他向好的努力都白费了,连带着,还会影响到她在这里的愉快生活,怎么能不叫她郁闷呢?

    “看一段时间吧,如果他真的不收手,那我就娶你好不好?你进了我家的门,就和家没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大牛”突然慨然道。

    在柳村走亲,女子生育后便可顺理成章正式嫁入男方家,如果象赵大娘那样没有生下一男半女的,就有可能面临孤老一生的结局。但是,如果男方愿意接纳女方,只要是男方主动提出来,女方也可以直接嫁入男方家。

    所以吴大牛主动提出要娶萤,让她不由心下一暖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吴大牛这么木讷的人,还会为她考虑。

    可是,萤不爱吴大牛啊,她心心念念想着是和他和离。

    “大牛哥,娶我的事还是再拖拖吧,如果没有生孩子就嫁到你们家,恐怕村里会有言蜚语。”

    萤做出一付为吴大牛考虑样子道。

    “吴大牛”沉默了一会,点了点头道:

    “也好。不过,只要你觉得在家有什么难受的,便及早对我说,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。我吴大牛别的没有,一身蛮力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示威似地举起胳膊,展示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。

    萤不由“扑吃”一声笑了,道:

    “放牛还练出了好身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放牛也不简单啊,那些牛在山上乱跑,只听头牛的话,如果不制服头牛,牛群就乱了,我经常和头牛角力,现在它服服贴贴,可听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大牛”认认真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术有专攻,不论做哪一行,都是一门学问。”

    萤听着吴大牛说起他的“工作”,突然觉得原来他也是一个有敬业神的男人,不由地心里对他的反感稍减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好好放牛,哪有饭吃!”

    吴大牛憨憨地笑了。

    萤微微一笑,又递给他一串刚烤好的肉串道:

    “你给斯文的一两银子,我回头还你。”

    一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,吴大牛提亲已经花了十两,前前后后再加上其它零散开支,哪怕他再死抠牙缝攒下一些钱,也该花光了吧?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我是一家人,我的就是你的,何必这么气。”

    借着吴大牛的嘴说出这些话来,端翌心一阵畅快。

    萤听了,心里微微地不自在,忽然觉得自已算计一个这么一门心对自已好的人,有些不厚道。

    萤不再说话,人家都这么说了,她再推辞就显得特别没意,反正找机会还给吴大牛吧,老实人不应该吃亏。

    咦,奇怪,吴大牛最近再看,好象没有那么猥琐了?

    尤其是坐在他身边,他身上竟然有一股草木清香味,并没有农人身上经常有的汗臭味……

    呃,是不是她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?和吴大牛久了,竟然习惯了和他相?

    萤打了个寒z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冷了吗?早点回屋歇息吧?”

    吴大牛发现萤身体抖了一下,居然懂得体贴地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还早呢,这不还有好几串肉没烤?”

    萤顾左右而言它。

    一进屋,是不是就要做那件羞羞的事?

    可是她心里一点也不想啊!

    “我来烤吧?你回屋拿件厚的衣服披上。”

    吴大牛身上也只穿了件褂子,脱了就光着上身了,不能脱给萤,便对她建议道。

    萤眼珠一转,想起紫茄花,这倒是个好机会,便点点头道:

    “好,我去拿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萤进到自已屋,找出木柜里藏的紫茄花,抓了一把塞进嘴里,吃下这些药沫,心里安心了许多,这才随便找了件衣裳,披在身上出去。

    萤才出得门来,便听到“唰唰唰”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忽然又在院门前响起。

    萤前是村里人出入村道的必经之,萤听声音似乎夹杂着张嫂子的哭泣声,她不由地心里一跳,难道彩凤出事了?

    “去看看!”

    萤对吴大牛道,便蹑手蹑脚走到院子前,借着柴火垛的掩护,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?好好的一个女儿,竟然被不明身份的男人破了身,以后彩凤怎么做人啊?呜呜呜!”

    黯淡的月光下,张嫂子一边哭,一边追着一副担架。

    “娘,你小声点,再哭得那么大声,整村的人都要被你吵醒了。失贞虽然是大事,但是村里还有好多老光棍呢,怎么都能把彩凤嫁出去,你就别再大声嚷嚷了,不知道家丑不能外扬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彩凤的哥哥吴凤奎,他和一帮族里的年轻人抬着个担架,架子上躺着一名女子,见张嫂子哭个不停,便低低喝骂道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,大家都小声点,别闹出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吴氏的族人互相低低吩咐着彼此。

    “唰唰”,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担架抬近家的小院时,萤清楚地看到,躺在担架上面苍白的女子便是吴彩凤。

    她一动不动躺在担架上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天,吴彩凤和悦来酒楼的掌柜走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把她变成了这付样子?听张嫂子说话的意,吴彩凤被人玷污了?

    萤心暗惊,却也暗自庆幸,还好自已当时直觉不对,不然,现在躺在担架上的就是自已吧?

    失贞对女子来说是天塌下来一样的大事,吴家既然不爱别人知道,萤也就躲在柴垛后面,默不出声。

    待吴氏族人走远后,萤才出了一口气,这时,她耳后一股热呼呼的气飘过: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萤全神凝注在吴彩凤身上,早就忘了吴大牛,被他突然一阵袭,不由吓了一跳: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你怎么不声不响藏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跟着你啊?她怎么了?没看清楚是谁。”

    端翌不认得那担架上的女子,但一想如果说不出名字,似乎不符合吴大牛的身份,于是含糊地用“她”来代替。

    “好象出事了,是彩凤,哎,算了,别人家的事,少管。”

    萤晓得肯定发生了不太好的事,但吴嫂子这个人不好相与,她才懒得去管她家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吴家这么鬼鬼祟祟的,她刚才若不是藏了行踪,被吴家人看到的话,吴彩凤的事若是被村人闲话,张嫂子肯定算到她头上。感谢大家支持,作者君看到你们了……每一个评论都是莫大的鼓励。如果愿意,留下你的心声吧!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十三章鬼鬼祟祟的吴家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327360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