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一章贵妃醉酒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四十一章贵妃醉酒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阿宁本来就是看萤和端翌那的粘乎乎的眼神不,所以才故意伸出手去破坏他们。

    没想到,虽然端翌和萤眼神不粘在一起了,但是两个人之间的眉眼官司更加彩了。

    阿宁气忿不过,恨恨地喝了一口果酒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这果酒入口甘醇,相较之下,她之前喝过的所有美酒滋味就象酸水一般,阿宁一眉头,微“咦”了一声,又浮了一大白。

    “宁,这酒好喝吧?”

    宝器在边上,看阿宁如此快,将半杯酒倒入喉中,便笑嘻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喝,特别好喝。以前从未喝过如此甘醇的美酒,是什么牌子?哪家酿的,我要让它做贡……,呃,不,多买点带回京。”

    阿宁差点脱口而出,说要征用这种酒为贡品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宝器闪了下眼神,下巴一努,阿宁不由一阵郁闷,又是萤?

    这位还是人吗?怎么什么都会?什么都是一顶一的手艺?

    茶室好、茶好、烤的面好、做的扒好吃……得,现在还会酿好酒?

    若不是萤已经是端翌的脔,阿宁能把萤征为边的宫了,让她有本事也拘于自已之下。

    不过,萤即得了端翌的青眼,阿宁倒是不敢随便动弹萤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阿宁可是知道,自已这位表哥别看此时显得人畜无害,但是他是靖王爷,北疆蛮子闻风丧胆的神武大将军,这赫赫的名声,可不是浪得虚名,而是他一一砍出来的。

    阿宁心下郁闷,道: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酒也不用买了,我只要让多送我点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难说,这酒所剩不多,估计也没几坛了。”

    宝器瓮声瓮气地道。

    阿宁又吃了个瘪,她贵为皇贵妃,什么东西不是享用顶级最好的?

    之前享用时,她也没怎么觉的。但是现在和萤一比,感觉倒是萤象宫里的太皇太后,而自已充其量,只是宫一般的享受。

    如今连讨要一坛酒都会被拒绝。

    阿宁一阵火大,看着表哥和萤眉来眼去的,她顺手拿起面前被对面傅大夫倒的酒杯,又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哼,既然不能送,那她就在这里狠狠地喝,喝得让萤心疼,总行了吧?

    而且,再说了,嘿嘿,这酒真地挺好喝的,的确是她从未喝过的美酒,不狠狠多喝点,回京就没得喝了,那也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阿宁哪里知道这果酒的“凶险”,虽然入口甜悠长醇厚,不涩口不辣喉,但是酒度却比当下一般的粮食酒都要高,现在的粮食酒一般才六七度,而萤的果酒达到了13、4度。

    阿宁仗着自已酒量挺大的,再加上这果酒好入口,因此并没有把酒会醉人这件严重的事放在心上,一杯接着一杯,真是酒入愁肠……

    “来,宝器,再陪喝一杯。觉得你是个好人,长得小模样也不错,手下可是有很多漂亮的,你要是陪喝痛快了,回头赏你一个漂亮的做娘子,可好?”

    待萤和端翌回过神来时,阿宁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,揪着宝器,死命要他陪她喝酒。

    可怜宝器这个乖娃,哪有被美过的阵仗,吓得他差点没哇哇叫。

    自上次被珍珠|鼻血后,宝器那饱受荼毒的幼小心灵才刚刚有所康复,没想到又受到一个暴力美的摧残。

    宝器开始在风中凌乱了,若不是知道阿宁是正经孩,亦是端的表妹,宝器怕是要喊救命了。

    还好,宝而出,把阿宁架住了,直接夺下她手中的杯子,再兼宝本就力大无穷,阿宁怎么挣扎,也挣不脱她铁钳一般的手掌,最后,酒劲一上头,阿宁便着脑袋,醉晕了。

    宝器这才从美的掌中解脱出来。

    端翌不好出手,只能让萤和宝挟着阿宁回厢。

    “咦,这里是哪里?大胆,你们是不是企图谋害本宫?”

    阿宁糊中,看到陌生的厢,并不是自已悉的寝宫,不由地含糊地念叨道。

    “本宫?我还卧室呢,呵呵,阿宁,不是在你家里,这是柳村,我家里。”

    萤见阿宁喝醉了,也不和她计较,好声好气地对她道。

    “柳村?柳村是个什么村?是不是柳树很多的村子?”

    阿宁絮絮叨叨,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萤和宝好不容易才把她扶到躺下,阿宁却又捂着肚子爬了起来,然后干呕出声。

    “她要吐了,宝,快拿个面盆过来。”

    萤才叫出声,阿宁已经张开嘴,对着萤吐了一。

    萤也是醉了,没想到阿宁也会发酒疯,只好让宝和冬雪伺候她,自已赶紧去匆匆洗了个澡,换了服。

    待她再过来察看时,阿宁到是安静下来了,吐完估计舒服多了,已经高枕而,嘴里还着小呼呼。

    萤看她烂睡如泥的样子,不由好笑,心想,如果有手机把她现在的睡录下来,回头阿宁岂不是会羞愧死?

    察看下四周,厢里已经被冬雪收拾擦洗干净,还残留有一些淡淡的酒味,窗户微开着,透了点风进来。

    萤见酒味已经消散很多,便把窗户关了。

    喝醉酒的人最怕着风,一晚上着风,闹出中风偏瘫都有可能,萤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见阿宁一时片刻不会醒,她出来交待冬雪晚上要好生看着阿宁,不要让她踢被子着凉各种,还得备好茶水,免得她半醒来口渴没水喝。

    冬雪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回到前厅,端翌正在那候着她,见到她便问道:

    “阿宁怎么样了?过去也没见她喝醉过,真是,失仪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人生难得几回醉嘛!有时候,喝点小酒,放一下自已也是一种解脱压力的方 。我估计阿宁是不知道这酒度数,以为喝的量和过去差不多,却不晓得摄入的酒量是过去的一倍还多,因此才会醉了。

    放心吧,她喝醉这件事,也就我们这几个人知道,不会对外宣扬的。”

    萤晓得古代的子最注重声名了,阿萤即便是嫁了人,但是如果让夫家知道她喝醉酒失的事,肯定也不美,所以才有此言。

    “你也喝醉过?”端翌突然眉尾一扬,发问道。

    萤楞了下,不晓得端翌为什么话题这么快切换到自已上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四十一章贵妃醉酒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