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二章念想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四十二章念想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见萤不答话,端翌这才察觉自已语气似乎太凛厉了些许,便放缓了语气道:

    “你方才不是说,喝醉了是解压的方 ?我怎么感觉听着你深谙此道呢?”

    萤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要说后世的自已,自是醉过,一年总要醉那么两、三回,实是外出应酬的机会太多了,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

    方才是为了替阿宁脱罪,随口说出来,没想到端翌这么有心,竟然听话听音,一下子被他逮着尾巴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不高兴了吗?

    “我,呃,我没有喝醉过。你看,去年这琥珀光才酿出来的,我到底喝没喝醉过,你问问宝和宝器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萤不晓得为什么自已突然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这男人管得也太宽了吧?

    不光管今生,还管后世?

    哼,她现在又没有喝醉过酒,也不嗜酒,何必心虚呢?

    这么想着,萤就挺直了腰杆,用“正直”的眼神迎着端翌审视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嗯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端翌微抿了下嘴,自家小人脸上的彩官司他可是一一看在眼里,其实他已经知道萤在饮酒方面有所节制,但是他觉得还是要敲她一下为宜,免得真的喝醉了,就迟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在柳村还好,总能得她周全,但是万一哪天有事临时要走了,那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所以,真是不敲白不敲。

    萤在他灼灼的目光下,心虚地摸了下鼻子,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不会喝醉的。喝酒误事,也容易闹出笑话。”这么说时,似乎又显得对阿宁方才的表现有点不厚道,萤又画蛇添足地补充道,“我看阿宁也只是尔为之,有了这次训,她以后定是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呀?”端翌拉长了嗓子,似乎也有所忧虑,眉眼一闪,然后凑近了对萤细语一番,做了些交待。

    萤不妨被端翌贴得如此近,他嘴里热呼呼的气息扑洒在她的耳边上,麻痒痒的,就象万千小手,在轻轻挠着她的耳翼,让她竟然体其它部位,有一些暖产生……

    而端翌的声音在刻意压低后,又显得富有磁,低沉的男中音,就象大提琴的低哑回旋,让萤不觉得,耳朵都要怀了。

    端翌交待完,正想撤离,但是他忽然注意到,萤薄如蝉翼的耳翼正在一点一点慢慢红,红透了,那小巧玲珑的耳垂显得格外人,让他有一种想一口咬住的感觉。

    端翌一楞神,忘了撤离,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一下子就僵滞了下来,刹那失神过后,两个人都察觉到各自的失,于是不约而同开腔:

    “你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开腔,要说的容却是相同的,这一开口,就知道了彼此对方要说的话,于是两个人又相视一笑,都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端翌依依不舍地站直了子,鼻端还残留着萤发间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走吧,你也该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萤对端翌道,她有想伸懒腰的冲动,今天也走了一天,晚上回来还折腾做饭了,她也累了。

    端翌暗哑地“嗯”了一声,看着头走在前面的萤袅袅娉婷的影,一股冲动涌上来,他眸子一闪,今晚,他要和佳人约会。

    萤不知道端翌正暗搓搓地着她的主意,回头见端翌没有跟上,便笑道:

    “你再不走,我不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端翌缓缓徐行,萤果真没有等他,影一转,消失在月洞门里,等端翌穿过月洞门时,萤已经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端翌在木扶疏的暗影里深吸了口气,久,他那起了化的体才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端翌不由暗哂自已,对着自家小人越来越不能自持了。

    方才不敢紧紧跟着她,就是怕她发现自已产生了某种化……

    萤简单地泡了个澡,当然依旧是洗得香喷喷的,这才披着袍走出小桶,让晚晴帮她擦干头发,又趴在按摩上,让冬雪帮她好好地浑上下按了个遍,这才觉得全舒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冬雪现在已经是推拿好手了,玫瑰油顺着她颀长的手指,缓缓推入萤皮肤下面,让她原本白|的肌肤愈发有光泽。

    冬雪是惯做这事了,但是萤今晚上却感觉她有点心不在焉,虽然推拿中规中矩,但总觉得她神里有些寂寥。

    萤不问道:

    “冬雪,你最近到什么状况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主人,何出此言?”冬雪吓了一跳,不知道萤为什么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你好象有心事。”

    萤索道破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,我……”

    冬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,没想到萤这么敏锐,竟然能感觉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心事可以说的就对我说,我要是能帮忙的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萤咧咧地道。

    实是这个社会的阶层如此,就算她现在想给了冬雪卖契,让她自行出去谋生,以冬雪这样一个无长物的丫头片子,在社会上根本难以立足。

    萤并没有真正在心里把她们当下人看待,毕竟,她的骨子里,是一个来自后世现代社会讲求人人生而平等的灵魂。

    现在她权且是把冬雪她们当成在她家里工的人,她不光给予优厚的薪酬,日后,她们有了好去,她就会放心放手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冬雪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萤便忍不住发问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,我不想去京城,你最好了,我想一辈子呆在这里,我不想跟阿宁姑娘去京城。”

    冬雪一看萤是让她非说不可的架 ,只好吱吱唔唔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天听到阿宁向萤讨要她,她不由地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对鸣已经上心,而且鸣几次过来,都若有若无地向她传递了一些微妙的信息,冬雪自是不肯跟阿宁到陌生的京城去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知道自已对鸣是痴心妄想了,毕竟她是个奴仆,人家鸣可是里正的孙儿,以后极有可能接掌里正的位置,但是,有一个念想不就足够了?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四十二章念想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