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章反咬一口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五十章反咬一口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哟,是啊,其实我们之前也听说珍珠你犯了人命官司,在时疫隔离区还被人关了起来,这事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后来时疫解除隔离,一直没有看到你出现,我们大家都以为你真的是被官府抓走了呐!”

    每个村里总有一些踩低就高的人,珍珠一披挂银的气势,早就把一些眼窝浅的人震住了,闻听此言,都来捧珍珠的臭脚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珍珠也很上道,心里大体知道村里哪几个是最擅长趋利害的浅薄之人,一进村,就令人送上糕点零嘴等礼物,很是收买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果然,这些人现在都在为她说话。

    珍珠不心暗自得意。

    她是柳村出去的人,嫁了京城的富贵子,现在又进一步知道了一些瑞子的底蕴。因此她总不能一辈子不回柳村吧?若是不赶紧洗白,以后留下话柄,怕是在瑞子家中也不好交待。

    所以,珍珠虽然心有点发虚,还是壮着胆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萤,显然是她回柳村最大的阻碍,因此,珍珠自然要拿她来做伐,一见面,就给萤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已前期的铺垫活计都没白做,柳村这些眼窝子浅的村民,马上就倒向了她这边。

    哼,萤你有本事是吧?有本事你不懂收买人心有什么用?

    珍珠得意洋洋地看着萤,只要她能在村民中洗白,把那桩人命官司的事揭过,以后她回柳村就是光明正大的了,也不用怕瑞子家族的人来查她。

    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珍珠已经隐约能感觉出来,瑞子在京城里的门第,恐怕比她想象得还要吓人。那样的大家族,自是很重视自家媳的出门第。

    她家并无高大的门楣,唯一能拿得出手的,也就是清清白白的家世了。

    如果连清白的家世也没有,珍珠晓得,自已怕是过不了瑞子家的明面,一辈子运气好,只能维持通丫头的地位。运气不好,没能怀上一男半,没准就被杀出门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看起来,瑞子对她还是恩宠无比的,一天都离不开她。而瑞子在那件事上的索取无度,似乎也只有她能挨得住。反观瑞子边的人,个个到了晚上,都恨不得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珍珠手里有了这张王牌,自是开始为自已进京以后的生活铺。

    今天回来柳村,就是她铺向通往京城坦途的第一条。

    见村民们都应和支持她,珍珠顿时绪,拉开了嗓门道:

    “官司不官司的,自是以官府的判定为准。如今官府已经抓住真凶,就等秋后问斩,当日在隔离区,我是被冤枉的。而冤枉我的人,你们肯定想不到吧?就是眼前这位称为我亲爱堂妹的萤,堂!”

    珍珠此言出,指定的目标明确,村民们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方才珍珠话里夹枪夹棒的,但是有些村民本来脑容量就不够大,听得含含糊糊的,现在见珍珠明确指出谁是构陷她的人,大家顿时起哄了。

    毕竟,嘴里还含着珍珠送的酥糖块,家里还放着珍珠送的美糕点,他们总要为珍珠帮腔几句不是?

    “萤然会构陷珍珠?啧啧啧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”

    “都是亲堂,断骨头还着同样的血呢,竟然会下这样的狠手,若是构陷成了,珍珠被官府抓去的话,是要问斩的!这下的手也太狠了吧?”

    “珍珠一个弱子,哪里是那吴大郎的对手?她若想杀害吴大郎,怕是要问吴大郎的拳头愿不愿意了。”

    村民们哪里知道,当时吴大郎的状,被珍珠弄得浑了,只怕三尺小儿,拿起也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对呀,还好官府英明,还了珍珠一个清白!只是这萤,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的话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口水齐喷,简直要把萤淹死了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从前,萤刚到这个村子的时候,她肯定会惶恐无助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即便村民们转戈相向,萤依然淡淡地,脸上没有惊惧的表,反倒是一脸玩味。

    萤忍得住气,阿宁却忍不住了,她冷哼一声:

    “这位珍珠姑娘,做人不要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珍珠没想到这时候还有人敢跳出来为萤说话,而且语气中威胁的意味浓浓的。

    珍珠狠狠瞪了过去,却突然发现,在自已眼前,出现了一张绝的容颜。只见对方:

    巴掌大的鹅蛋脸上,一双美眸如明珠一般闪闪发光,蛾眉淡扫,肌肤胜雪,小口不点自红,在姿和容颜上,远胜自已和萤一筹。

    珍珠顿时心中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这是谁?

    什么时候柳村又多了一个绝子?

    这么漂亮的人,可千万别让瑞子看到了,否则,以他心的,一准会把这子带走……

    阿宁哪里会想到珍珠在盘算这些暗搓搓的心事,见珍珠一眼扫来,带着狠戾之意,心顿时明白,这是一个行事狠辣的子。

    那所谓被构陷的人命官司,说不定还是真的呐!

    阿宁只是在端翌面前会放下皇贵妃的架子,也活得象是这个年纪正常的小生。

    但是在外人面前,她的气势陡升,皇贵妃的派头虽然有意掩饰,但是总会无意中闪露一些锋芒。

    这些锋芒,如雪亮的匕首一般,了珍珠心虚犹存的心窝里。

    珍珠眼神挪移了一下,不敢对上阿宁眼神里的锋芒,心里却暗自忖,要好好听一下阿宁的来历背景,以便做好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现在珍珠就怕自已地位不牢,还没有过了瑞家的明面时,会被瑞子一脚踢掉,甚至不带自已回京。

    因此,看到任何姿容出的人,都如逢大敌。

    阿宁看着珍珠眼神回开来,却并未首次交锋获胜的喜悦。

    珍珠这个子,在她看来,着实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一个敢狠心要了人命的人,应该不会这么胆小吧?甚至在不知道她份的时候,就不敢和她对上眼神?

    没有头脑鲁莽冲撞的人不值一提,但是象珍珠这般细密谨慎的人,阿宁却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珍珠就象一条滑溜溜、冰凉的蛇,在草丛暗蜇伏,吐着蛇信,有阴狠的眼神盯着目标……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阿宁很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五十章反咬一口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