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二章某种默契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五十二章某种默契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这个场面是萤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为珍珠说话里的人,竟然有娘亲的“闺蜜”?

    太匪夷所了吧?

    萤心一阵为娘亲不值。

    珍珠说的这些话,完全是把她抹成了一个爱逗是非的小人,而且还因为嫉妒,企图通过构陷人命官司一事,置珍珠于死地。

    这个罪名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,萤忽然想明白了,自已在这里再争论又有什么用,这些村民明显一边倒着珍珠,自已至多顶得她们哑口无言罢了,怕是珍珠在背后,对她们下了什么功夫,自已何必为了争一时之气,在此暴跳如雷呢?

    萤于是浅淡一笑,笑语嫣嫣地道:

    “真相到底如何,总有一天会水石出。

    堂妹既是回家省亲,那赶紧回去吧,免得婶婶在家里苦苦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萤拉着阿宁,毫不在意地从珍珠边擦肩而过,竟然不理会她放下的狠话,也不在意村民对俩人所嫁夫婿的评价,抛下一大堆楞神的村民,回家了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看不到村民的地方,阿宁才狠狠甩开萤的手,气呼呼地道:

    “萤,你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,怎么不狠狠踩回去?我虽然是第一次看到那个珍珠,但直觉她不是好人。竟然一桶桶脏水往你上泼,尤其是最后那拨人,分明就是她授意的,才敢这么肆无忌惮评论你的,你的夫婿!”

    一想到大家说萤嫁给放牛郎,份和地位较珍珠的夫婿差了许多,不知道为什么,阿宁心里就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虽然,她应该要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微风轻轻拂起萤鬓角的碎发,有的阳光碎粒在她发间跳动,让她清新明的就象夏怒绽的新荷。

    这样明眸皓齿的子,不应该般配更好的男子吗?

    阿宁心里一跳,浮起表哥那俊朗的面容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“丁丁当当”的声音依稀响起,还有阵阵动物集结的细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阿宁和萤站在边的树下,她回眸一看,只见一群健的黄牛正慢悠悠地走来,那“丁丁当当”的声响,正是头牛脖子上的铃铛撞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萤低垂下眼眸,心里却奇怪,昨晚上被自已狠狠一击,吴大牛狈地扣着跑出后,她还暗自后悔,自已撞得太用力了,会不会害了人家一生。

    没想到,吴大牛现在就出来放牛了,看来,昨天晚上没有撞到要害啊?

    可是,昨天晚上的酒味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萤想起昨天晚上吴大牛嘴里淡淡的琥珀光酒味,那种酒味,的确是她自酿的琥珀光,别说整个柳村了,就算是现在的三清镇,怕是只有她家才有。

    吴大牛从哪里弄到琥珀光的呢?

    萤低头沉间,那群牛已经走过阿宁和她的边,但是由于她们是隐在树影里,若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到她们。

    阿宁见牛群过后,是一个高大的男子,手里执着放牛的鞭子,想来就是驱唤这群牛的放牛郎了。

    阿宁突然福至心灵,凝神一量,就见那放牛郎除了个头高大,并无其它出之,而且,由于材高大,他偏偏佝偻着子,显得他略带鄙琐。

    眼见这放牛郎上并无一点过人的气息,阿宁的心跳了几跳,再看萤的神,她心下便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,怕就是众人口中说的,不如珍珠家瑞子的吴大牛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吴大牛的确配不上萤。

    阿宁心里一阵凌乱,看着萤有点失神的表,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伸出手,拉了她一下道:

    “走吧,回家歇息着,这一上午也走累了。还到了一条咬人的疯狗。”

    “咬人的疯狗?这比喻倒也形象。”

    萤抬起眼,看着阿宁安质的眼神,便冲她笑了一下,以示无所谓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时默默。

    “其实,那些骂我的村民,有些还是近日和我娘亲交厚的,可以称得上闺蜜的人,真是让我无法理解,她们为什么会和珍珠站到一边,一齐骂我。”

    萤开腔道,以此来破两个人之间因为吴大牛出现,而略显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萤,那些人是近期才和你娘亲交厚的?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好的吗?”

    阿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可以说是自我家发达以后吧。以前我们家在村子里也是很穷的,倒数几名排得上号了。不瞒你说,那样的家境,想交朋友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境况好转,娘亲不用做事,忙惯了的她突然闲下来,一时无所事事,我想着她有些人交往也是好事,便任其发展了。”

    萤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萤,事明摆着,这些人都是珍珠的人,她们有意接近田大娘,摆明了不安好心,或许,她们就是珍珠安在你家的钉子,随时盯着你呢!你有没有觉得,你每次做什么,珍珠都好象都能很快知道一般?”

    阿宁是在宫里过滚的混出头的人,对这一稔无比,一语便道破真相。

    萤这才恍然大悟,道: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没想到珍珠手段这么卑劣,竟然会在我娘亲边安人手。看来,过去我是太不重视她了。”

    萤万万没有想到,珍珠为了对付她,竟然会下这么大的力气,一时间心绪难平。

    “令我奇怪的是,珍珠和你的仇怨就只是人命官司那件事吗?如果只是那桩事,应该不值得她如此布局吧?”

    阿宁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萤整理了下绪,把和珍珠的旧事了些说,当然,她没有说珍珠和端翌拉拉扯扯的事,下意识地,她觉得在阿宁面前说这件事有点尴尬,只拣了珍珠把他们困在蝙蝠洞等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看来,珍珠和你是素有怨恨,久而久之,积压成仇。这也不奇怪,有些子,个照面,互相看不顺眼都能成仇。”阿宁轻笑,想起宫里,不正是这般吗?感同受,她莫名就了解了萤和珍珠的仇怨背景和起源,“不过,今天这件事对你来说,也有好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萤其实觉得,今天自已和珍珠怼上,气势上弱了不少,应该是吃了暗亏才对,但阿宁却说这件事她得了好,不一阵疑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五十二章某种默契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