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九章警告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五十九章警告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阿宁见端翌一脸不愿帮忙的表,不由一阵心凉,甩袖而去,冷哼道:

    “没想到表哥是这样的人!我过去,似乎看错你了!还以为你是一位有担当的热血男儿!没想到,连为好友出头都要左右想,甘当缩头乌龟!真是太令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看着阿宁消失的背影,端翌摸了下鼻子,不由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三清镇上。端瑞宅子。

    端瑞正左拥右抱喝着酒,突然,一名暗卫踉踉跄跄冲了进来,一进门就跪在地上禀报道:

    “王爷,大事不妙!有紧急要事发生!”

    端瑞一见那暗卫前泅出一暗红,便知道他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这些暗卫,手武功都是一等一的,他竟然会受此重伤,那真的是发生大事了。

    端瑞赶紧喝退边的那些人,待四下里一片清净之后,暗卫才赶紧禀报道:

    “启禀王爷,咱们在东边的铁矿,突然被一群黑人袭击。我们誓死保卫,伤了好多兄弟,不过,对方来势汹汹,我们眼看抵挡不住,即将全线崩溃,谁知道,对方又突然原撤走,只是留下这张字条。”

    暗卫脸上,直到现在还是一脸莫名其妙,肯定是被那队突然出现的黑人搞懵了。

    最懵的不是被人攻,铁矿乃端瑞此等人物的必争之物,要不然,端瑞也不用派一支锐的暗卫前去驻守了。

    最懵的是那些人明明攻破了他们的防线,却在得胜之后,突然撤离,来时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,走时如清风明月般不带走一丝一毫,只留下那一张写着字的纸。

    端瑞看着暗卫手中略染沾了暗红鲜血的纸,眉毛一,便感觉到了当时短兵相接z况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里面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方说直接拿给康王便知,属下不敢窥。”

    暗卫低头道,能明显感觉到端瑞上的低气压逼近,一股凛冽的森寒之意,几乎将他的血管冻僵。

    “属下防不力,求王爷恕罪!”

    暗卫心一跳,感觉端瑞迫近的脚步如阎王殿的阎王一般,一步一步都是他命的倒计时,不由心下一寒,出声求恕罪。

    端瑞轻轻一抽,抽走他手中的纸,展开来,里面只有五个字:管好你的人!

    端瑞不由一阵错愕……

    他把纸条扔到暗卫面前,冷哼一声:“什么意?”

    暗卫抹了把头上的冷汗,看清那五个字,不由地差点被雷倒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舍生忘死,竟然是被王爷的一个人胡作非为坏了事吗?

    然而,最让他一时不能理解的是,王爷竟然问他:什么意?

    天勒个噜的,他哪里知道什么意?他又没有让自已的人去哪得罪人。呃,当然,其实他也没有人。还是只童子鸡呢!

    “王爷,有句话属下不知道当不当说。”

    暗王嗫嚅地道。他忖了一番,总觉得自已今天若是不吐出点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怕是不好交差过关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端瑞一脸森寒。

    “对方的手,有几分悉。似乎,他们排兵布阵,用的是靖王爷的八卦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的意是说,那些黑人,是我二哥的手下?”

    端瑞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和老二,目前的况一直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,为什么二哥突然上门衅?

    老二的八卦阵法,步大夏朝军营。除了他的亲卫营,并无他人懂得使用。

    端翌用了这么明显的阵法,显然,的确是有什么事惹毛了他,特意留下一条让他明了的线索。

    管好你的人?

    端瑞看着这纸字条,眉头一皱,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他大踏步往珍珠住的后走去……

    珍珠正在家里和一家人额掌相庆。

    柴氏乐呵呵地道:

    “珍珠,那田喜娘自从萤发达之后,整天在村里穿戴银,一副富贵太太的扮,别提多嚣张了。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,没想到,这次竟然中风了,真是老天有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中风非死即瘫,我看萤和斯文,准备当孝孝子了,到时候,我要是还没进京,还能去送二婶一程呢!”

    珍珠恶毒地道,心里看来算定了田喜娘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农村,一旦长辈卧不起,一般也撑不过一年半载,一方面是缺医少药,另一方面,家人也很少能照看周全,一般任其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“去,你是有富贵命之人,可别去送她,沾了晦气,要倒霉的。我听说老二家最近可是年不利啊,连儿媳吴小霞也胎相不稳,听说都见红了。”

    柴氏聊起这些来,简直是津津有味,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珍珠亦是,聊起萤的倒霉事来,简直是眉飞舞,收不住嘴,笑道:

    “吴小霞冲撞了我的下人,那可是脾气最坏的四狗,不过,他还算克制了,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,谁知道她借势就摔倒了,我想吴小霞是想赖我们银钱吧?要不然,就轻轻推了她一下,怎么就摔倒了?后来会见红,也是吴小霞自已摔倒时用力过猛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珍珠的话,让柴氏频频点头称是,道: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家珍珠心最善了,俗话说,人善被人欺,吴小霞赖你不成,自已还折了个孩儿,说起来,这一家人尤为可恶,本不应同他们,但是看着还是妯娌的份上,咱们明儿个还是备份薄礼去看看她们吧?免得在村里下闲话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考虑得极为周到,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想到,成,明儿就带些滋补的药材什么的,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珍珠倒吊眼角的双眸一咪,一脸期待好戏的表。

    田喜娘看到她上门,肯定会十分生气吧?她那中风的毛病就是不能生气,一生气,肯定发作得更厉害……嘿嘿!

    珍珠美滋滋地想着。

    柴氏会火上浇油,自是因为兄弟柴雄上回想要求娶田喜娘不成一事。

    那一次之后,田喜娘便不轻易再见她,哪怕她亲自登门拜访,也要经过下人通传,这让柴氏对田喜娘的恨意又加了一成。

    这一次,田喜娘中风,正遂了柴氏的心愿,她乐得去给田喜娘添堵。

    想来,她去也不用说什么,田喜娘看到她,自然就会气极败坏了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五十九章警告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199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