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一章 罚她一个倾家荡产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七十一章 罚她一个倾家荡产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黄知县抬眼一看,却正好正面撞上阿宁含怒的凤目,他不由自主地哆索了一下,似乎脊背上有一股寒意“嗖嗖”地掠过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娘子长得眉目如画,实为他平生所见过的一等一的美人,按理说,看到如此美人,他应该酥掉半边子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眼前的美人上似乎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,让黄知县顿时觉得压力好大。为了扳回面子,黄知县硬着头皮冷哼一声:

    “大胆民,竟敢胡言乱语,谬论官府,来人,把她抓起来!”

    黄知县一声令下,顿时他后跟着的衙役窜出了三两个,一付做势要把阿宁抓起来的架 。

    “且慢,知县大人,给小老儿一个面子,先别抓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里正挺而,拦在阿宁面前。

    阿宁自是不怕黄知县,若是放在往日,象黄知县这种最底层的官员,她随便伸出一个手指头来就能捏死他。

    不过,时势比人,现在她得隐瞒份,而且边也无侍卫,否则,怎么会让那些如似虎的衙役近得了。

    还好,黄知县扫了一眼里正,看他一副誓死守卫的样子,还是给了他一点面子,闷哼了一声,对正动手的衙役道:

    “那就给里正一点面子,权且住手。”

    见那些衙役退下,宝放松了正按在左手背上的右手,袖箭也因此没有脱手而出。那些衙役并不知道,自已退下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如若那些衙役真敢动阿宁,宝也绝不会气,拼个鱼死网破呗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想法还是有点冲动的因素在里面,宝扫了一眼病歪歪的田大娘,眼里掠过一抹犹豫。

    如果接下来,形势继续恶化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拼,她和宝器都不怕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就是四海为家、浪迹天涯的乞儿。

    可是萤却不同,这里是她的家,是她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子,她宝可以一拼了之,但是萤却要家破人亡……

    见黄知县暂且放过阿宁,里正赶紧下跪道:

    “草民多谢知县大人大恩!”

    黄知县哼了一声,见归燕堂的人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,没有一个人下跪,心道:还真是蛮荒之徒,看到本官,竟然不懂行礼。

    萤从来没有给人下跪的理念,阿宁份高贵,岂能给一个下官下跪?而宝和宝器则带着决一生死的拼命心理,因此,在场的人,除了里正外,竟然没有一个人给黄知县下跪。

    黄知县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,于是恶狠狠地道: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,看到本官,为何不下跪?”

    “黄知县,民名萤,倒是要先请问一下,不知道黄知县今日为何而来?”

    萤卖了个笑脸,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黄知县倒是没有想到,这个柳村风水还不错,都说深山出俊鸟,平素在三清镇难得到一个美人,这回在柳村,一下子就逮着了两个?

    眼前这名子,乍一看没有第一个那么丽,但是越看却越人,冰肌玉骨、亭亭玉立,虽然让人一时不敢产生渎之心,却又会让人觉得,如此,此生若不能拥有的话,真是一种莫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黄知县心里有了邪念,倒是产生了几分男人对漂亮人惯有的宽容之心,虽然表面还摆着官威,但却不带火气地答道:

    “你就是萤?本官接报说柳村时疫是由你家的养殖场发的,死伤村民数十名,村民要求你赔偿,你们却蛮横无理地拒绝了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话说回正题,萤点头道:

    “是有此事,只是发时疫的源头,虽然是养殖场,但是我们当时已经做了完备的消毒理措施,按理不会蔓延,后来推测,是村民自已食用病死猪肉,最终导致了人畜共患病的发生。

    这个责任,不应完全由我来背锅。我可以答应村民一定程度的索赔要求,但索赔也要合理,不能无度。

    方才黄知县所见,这些村民一言不合,便化为暴徒,气势汹汹攻击我的私宅,不知道黄知县对此事又怎么看?”

    我呸,化暴徒,攻击你的私宅吗?

    我怎么来的时候,看到一地伤兵?不是上焦黑,就是忙着在地上滚扑火?

    到底谁是暴徒?

    我看是你们更凶残吧?

    黄知县心暗自腹诽。

    若不是接到珍珠派人送来的口信,他怎么可能会巴巴地赶到柳村?

    可是一想若是得了珍珠的扶助,自已呆在这里七、八年不曾动弹的官位就可以挪一挪,还能再向上升一级,黄知县就着心道: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的养殖场发了时疫,那么必须给村民一个说法。村民所有财产损失,都应由你来赔付,至于死伤的,那就依据我朝律法,亡者每位除了赔偿丧葬费,还需每位赔偿一百两银子,详则由县吏在村中走访登记造册,统计之后,再具体判罚。”

    黄知县此言一出,家的人脸上都了颜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按这个标准赔付,家这一次,真的要倾家产了。

    不过,萤的想法是,能用钱解决的事,都不是事,黄知县既然能开得起价,她也能接得住价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就此揭过,过了官府的明面,日后村里人也就不可能再用这件事来要挟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,萤心里有了这种想法,也不准备立即说出来,因为她预感到,黄知县此行目的不简单,绝不可能只有这桩事。

    如果她现在就表了,反而让对方探到了自已的底线。因此,萤暂时做面无表状,就看黄知县下一步怎么算了。

    “青天大老爷啊,黄知县真是青天大老爷,为小民们做主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归燕堂外,呼啦啦涌进一群人,都是柳村的村民,他们“扑通扑通”地就在黄知县边跪下,嘴里还直呼着颂扬的话,让黄知县不有点飘飘。

    看到这群人冲进来,萤乍惊之后也不觉得奇怪了,因为用小指头想都知道,肯定是珍珠安排的。

    通过村民陈感激,让黄知县的判决立即生效,无可更改,让萤板上钉钉,无可逃,罚她一个倾家产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七十一章 罚她一个倾家荡产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200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