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三章为暴徒讨说法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七十三章为暴徒讨说法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当然,喧哗的自是萤这边的家人和下人多。

    田喜娘简直是气极败坏了,她用**的手指指着珍珠道:

    “珍珠,我万万没有想到,你会这么没有心,为什么要把我们萤儿往死上逼?

    人在做,天在看,我就不信老天爷不收你!”

    似乎为了应和田喜娘这句话,这时候,天上“喀啦啦”了一个炸雷,珍珠躯微微哆索了一下,心道:不会这么灵吧?

    不过,珍珠随即又安自已:才不会呢,不过是恰好罢了。夏天的天气,三岁孩儿的脸,说就,见天雷的时候多了……

    “婶婶,人在做,天在看,这句话你对萤说吧,柳村发生时疫死了那么多人,难道不是她整出来的?所以喽,你看,现在黄知县为民仗义发声,一解民怨,也是替萤洗清上的罪孽。

    婶婶体不好,我劝婶婶还是控制一下绪,不然再气中风了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珍珠不疾不徐,淡定从容地道,眼神里却不时掠过幸灾乐祸之,分明是故意做出这等形状来气田喜娘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往时,田喜娘肯定被气得一佛出世、二佛升天了,别说中风脑溢血了,估计都脑血管崩裂了。

    萤是了解田喜娘的个的,此时几步上前,扶着田喜娘,生怕她一气气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扶我,我好着呢!”

    谁知道,萤的手才要搭上娘亲的胳膊,田喜娘却甩了甩手,拒绝萤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萤还当自已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萤儿,放心,娘没事。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娘怎么能有事吗?

    娘再没本事,不能撑起这个家,但是娘也不能成为你们的拖累啊?

    放心,你说的道理我都记着呢,娘会好好照顾自已的,不会上坏人的当,生气气坏自已,气病自已那才傻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萤疑,田喜娘却是展颜一笑,镇定从容地道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十分悉田喜娘的人,还是能听出她嗓音微颤,带着些许第一次说硬气话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反倒是萤听了田喜娘这话,嗓音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萤儿,钱没了可以再赚,咱们家过去不也穷得叮当响,该怎么赔就怎么赔,只要你们好好的就成。”

    田喜娘还是那句话,以家为大,以子为先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已经把对钱财的计较放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萤倒也没有想到,田喜娘真的蜕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钱,虽然平时也象个葛朗台,但是现在她已经成比以前更好的田喜娘了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萤叫了一声娘。

    田喜娘听到这一声饱含深的娘,不由地全一颤。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似乎儿这一声“娘”和以前唤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的确,这声娘,和萤以往应付敷衍 地叫全然不同,真正饱含了作为儿的深。

    是的,感谢珍珠,不逼一逼,萤还找不到自已的“娘亲”。

    此时的萤,对田喜娘这个“娘”,第一次有了高度的认同感。

    珍珠见婶婶一家并没有她料想的倾家产后的难过颓靡,田喜娘也没有气得跳脚,中风而亡,顿时十分失望,她冷冷地道:

    “哼,你们别上演母深了,知县大人,既然您方才说准了我的告诉,那不知道知县大人该如何判令啊?”

    这语气,高高在上,若是不知道这二者份的,没准会以为珍珠是于高位者,而黄知县才是于下位者。

    村民们被珍珠这气派弄得一楞一楞的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们眼里,里正就是天了。但是今天,这个天被捅破了:知县来了。

    知县老爷才是青天……

    他们中的许多人,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见到知县一面。在他们眼里,知县其实比天还大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们的三观立马被珍珠刷新了。

    原来,珍珠比知县老爷,呃,似乎更大?

    不过,大部份人还是认为,珍珠用这样高高在上的语气说话,知县大人肯定会生气,即便现在手中没有惊堂木,只要喝一声:大胆,拿下,立即就会有十几个如似虎的衙役把珍珠拿下。

    然而并没有。

    听到珍珠这么说,黄知县甚至还语气宽容地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的下人是萤所伤,那么赔付自然要由萤支付。还是请师爷评估一下,看具体要多少银两,由萤同上一个赔付一起,一并支付结清。”

    “知县大人,此判决稍显不。”

    萤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哦?你倒是说说,为何不?”

    黄知县没想到萤现在还有胆子这么对他说话,她不知道她的小命都捏在他手里吗?

    四千多两银子,他不信萤三天就能筹到付清。

    到时候付不清银子,他就可以为所为,把萤折磨趴了,只要她畏惧了,小命就捏在他手里,不是任他搓圆搓扁的吗?

    黄知县用水光潋滟的眼神扫了萤玲珑有致的材一遍,心里暗暗些主意,但面上仍装着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因为柳村村民为数众多,都围聚来归燕堂,所以黄知县还得给萤一个陈的机会,以封住滔滔众口。

    “黄大人,珍珠所说的来讨说法的村民,实是暴徒,他们都不是柳村的人,当时一言不和,他们冲上来就动手,若不是家人会些武功,早就被他们死了。

    我们退守宅后,他们还攻击私宅。

    这些人,一不是我们柳村的村民,二他们人,冲击私宅,我们是自卫反击,不光一分不会赔,他们还得论罪量刑!”

    萤有理有节,一时间黄知县一阵哑然。

    “没错,萤说的对,那些人根本不是咱们柳村的村民,如果以后都象他们这样,随便冲到人家家里劫掠,还不能反抗,那岂不是柳村的村民人人自危?”

    萤的大胆反击,终于让柳村的有识之士也站出来,支持萤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些暴徒还要赔偿他们,理上根本说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得好,活该!”

    村民们跟着一阵噪动。

    珍珠没想到自已父亲已经执掌柳村的里正一职,村民们然还敢呱噪,唱反。

    见黄知县略有为难,一时不好接话,珍珠便向父亲使了个眼。

    大郎见状,会意,上前站稳了形,一边想装稳重,一边却忍不住面露喜地道:

    “各位乡亲,大家听我说一句,有句俗话说:新官上任三把火!这第一把火,就由我来烧了。”

    大郎声音洪亮,中气十足,一开腔,就把大家的注意力吸了过来!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七十三章为暴徒讨说法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200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