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七章 情义无价值千金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七十七章 情义无价值千金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柳村以前很穷的,大家收入都是土里刨食,然后年底就指望着杀了那头猪,攒下钱当做积蓄。

    村里生活还过得去的,就是赵氏一帮手工艺人了,不过,他们编的竹筐、扫帚等物件,在集市上也卖不了几个钱,日子一样过得紧巴巴的。

    说他们过得比其它村民殷实,不过是因为他们冬天家里能有一棉被盖、平时十天半月能吃上一顿肉罢了。

    自从萤把箱的概念进柳村,柳村的村民,才尝到了不出村也能赚大钱的甜头,第一次领到了一个月一两银子以上的月饷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近几个月才有的事,因此,柳村的村民,整体还是很穷的。

    现在赵爷爷要大家一下子凑出两千两银子?

    村民们为难那是肯定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两千两银子交给官府,谁知道还会不会退还啊?万一不退还了呢?

    穷过的人对银子都看得特别重,捏得特别紧。

    赵爷爷说出让村民凑两千两担保银子的时候,心里也是没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黄知县“嗤”地暗笑一声。

    就知道,这些穷酸,一时半会哪里拿得出两千两银子?他不过是给长者一个面子,让他有梯子下坡罢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长者的面子也有了,他也不至于让人诟病说不尊重长者。

    珍珠看到村民沉默的样子,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萤什么的,这下知道好心没有好报了吧?即便萤自认为全心全意地帮着村民,可是真的轮到她需要村民帮助的时候,有几个人能帮她?

    哈哈,简直是太开心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着萤一脸死了爹娘的丧气样。

    珍珠最看不惯的,就是原本象跟屁虫一样跟在自已屁股后面的萤,如今走在村里,村民们都一脸讨好地和她招呼。

    似乎她是村里的里正第二,不,感觉她就象村里每个村民的大恩人似的。

    而她珍珠每次回村,若不是披挂银,再加上美的糕点甚至铜钱开,都没有几个村民会主动问候她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一切殷勤的问候都是虚假的,美好的泡沫终究会被戳破,水退后,就知道谁在泳。

    呃,这句好有道理的话,是珍珠有一次无意中听到萤说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句话确实很新鲜有趣,所以珍珠就把它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场的况,竟然意外地贴切。

    哈哈,这句话送给你。

    “什么?哪句话送给我?”

    萤疑地抬头问不知道什么时候踱到她边上的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这才惊觉,原来不知不觉,她以为放在脑子里的话,竟然顺口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水退去的时候,才知道谁在泳!有趣吧?你说过的!对,就是这句话,送给你!”

    珍珠高傲地说完,负手离去,留下一个自认为十分高贵的背影给萤。

    为了进京,瑞子已经叫管嬷嬷来她各种大宅里的礼仪,珍珠还是很聪明的,这方面的学习进展神速,据管嬷嬷说,她已经学了十之七八!

    此时,拿出大宅里贵人的派头来,一定把萤压得死死了的吧?

    珍珠一边得意着,却不妨看到,村民中,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妪,抖抖索索地站了出来,从怀里掏出一块蓝布手帕,然后她把手帕放在赵爷爷面前的青石板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不知道老妪此举为何时。就见她从自已的耳朵上,摘下了她戴了几十年的银制耳环,把耳环放在了蓝布手制上,颤声道:

    “萤是个好姑娘,她为村子里做了些什么,为村民做了些什么,我们大家心里可是如明灯一般,都看到了。我也没有积蓄,就把我陪嫁的耳环捐出来吧!”

    老妪说完,就缓步退入人群中。

    “吴!”

    萤的声音哽住了。

    一股酸辣的水汽住了她的眼眶,让她一时看不清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透过这层水帘一般的眼幕,她能看到,在吴退下后,人群里又一个接一个、一群接一群,涌出了许多村民。

    他们有人掏出了铜板,有人捐出了银锭,有和吴一样,拔出头上的银钗、脱下手指头上的戒指……

    然后这些东西,就陆陆续续堆在了那块蓝布手帕上。

    东西依旧不多,但是这么多人的东西,堆在一起,竟也堆成了一座银质的小山,衬着蓝布手帕,格外晃眼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和赵大郎都楞住了。

    这对父俩分明看到,这村捐出银两的村民,占了村里百姓的八成。

    这么说,柳村里,有八成村民都是和萤站在一边的?而和萤站在一边,岂不就是和他们做对的?

    大郎后背不由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八成人反对他?那他这个里正还做不做啊?

    里正可不光是管人、狐假虎威那么简单,平时还有催收官税、征收官粮、各种徭役时的催征任务。

    如果村里八成人不服他管,他岂不是成了光杆子里正?

    而且剩下的那两成所谓服他的村民,都是他儿用钱收买的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以后他要管村民,只能走用钱收买这条?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二十两银票,是我攒了多年的棺材本,就先给萤这边救急用吧,惭愧,也没有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村里一名六十多岁的族老从上掏出一张薄薄的银票,放在那堆银质小山里。

    然后,在他后,又是一名族老,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,道:

    “我这有十五两!救救急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这有十八两!”

    族老们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辈,但是他们出柳村,并非大富大贵之家,因此能掏出的这些银子,真的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了。

    萤刚刚擦干的泪水又涌出眼眶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个村子的百姓没救了,过去她的付出都白费了,没想到,事并不象她想象的那样。

    正如珍珠设计的,坏人也需要有人带头一样,善的人要表达感,一样需要有人牵头,否则,他们就会讷于表达。

    不管钱够不够,有这份,有这份心就够了。

    义无价值千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七十七章 情义无价值千金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200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