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八章 忍无可忍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七十八章 忍无可忍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知县大人,我们知道这笔银子远远不够担保款,但是请大人看在我们柳村几位族老联名具保的份上,不要把萤带走、押入大牢吧!”

    赵爷爷把蓝布手帕归拢起来,扎成一个袱,然后拿到了黄知县面前,诚恳地恳求着。

    “唔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黄知县一时间不由地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冬雪,你醒醒,你快说说话,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鸣带着哭腔的声音,把大家的注意力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萤想要去察看一下冬雪的伤势,但是却被边的衙役恶狠狠地拉住了。

    田喜娘等人赶紧移步上前,顾不得自已大病未愈,田喜娘蹲下子,在冬雪口鼻前一探,就见她气息微弱,而且,出的气比进的气长……

    田喜娘不由得脸一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是大夫,但早几年伺候生病多年的二郎,晓得如果出的气比进的气长,那人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鸣一看面如纸的冬雪,再看一脸肃然的田喜娘,便知道事不妙,额头上的汗也大滴大滴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冬雪,鸣也有萌的好感,每次到姑姑家,到冬雪他总忍不住驻足留连一会,每回看到冬雪脸红红地溜走,他就觉得心里一阵快意。

    然而,更深的东西,他或许还没有考虑到。

    方才如果不是冬雪突然跑出来着他,他的早就被断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鸣对冬雪的好感是朦朦胧胧的,不过,今天冬雪突然着他的举动,让鸣意识到,冬雪是他生命里十分重要的人,他不能失去冬雪,不能没有冬雪。

    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和冬雪说,冬雪还不知道他的心意呢!

    “呕”,就在鸣痛呼冬雪的时候,谁知道,冬雪嘴里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她的白,染红了鸣抱着她的手臂,染红了鸣的双眼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,黄知县还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敬你是长者,所以给了您一个机会,但是,这是律法里的规定,必须有足够的担保,我才能放人。

    您自已也知道了,这些担保不够,我肯定是不能放人的。抱歉了!”

    黄知县拿着律法做推托,赵爷爷一时也没有他的办法,拿着蓝布帕的双手,也因为激动而**着,一时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和你们拼了!冬雪,我替你报仇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谁也没有意料到,鸣竟然被冬雪再次吐血刺激到了,他把冬雪轻轻托付到田喜娘手上手,猛地蹿起,一把抢过那个狠狠了冬雪一棒的手手里的棍子,然后狠狠地向对方砸去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鸣出招很快,但是对方也不是吃素的,丢了手里的武器只是因为分神,回过神来,他还是很轻易地闪过了鸣这一招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他还顺势抓住鸣来的棍子,然后一拧,便轻松地从鸣手里夺过棍子,反手抄起,对着鸣的脑袋狠狠砸去。

    练家子就是练家子,这几下利干脆,若是鸣的脑袋被这一棍砸到,准保开了。

    说时话长,其实在现场也不过是三十秒的事,形势转得太快,这一次,就连里正也没料到孙子会突然向他的人发难。

    在里正眼里,鸣格软有耐,是适合做村务的上好脾气,他才愿意一直带着他,手把手他怎么做好村务。

    里正万万没有料到,兔子急了,也会咬人。鸣也有暴起的一天!

    然而,鸣毕竟只是一个农家的少年,从未习过武艺,他的出击,很快就被功夫不错的手破解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棒下来,怕是要殒命当场。

    里正目眦尽裂,心都要从口跳出来了,甚至那一句“躲开”都堵在嗓子眼里喊不出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棍子向鸣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眼看鸣就要血溅当场,谁知道,这时候斜刺里跑出个人,紧紧攥着那手的手,竟然硬生生地把他棍子的下之势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,兔崽子,放开手!”

    那手定晴一看,把他手按得如生铁一般不能动弹的,是一个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半大少年。

    宝器怒目注视着他,手仍牢牢按着,毫不放松,冷哼道:

    “你这棍子下去,可是一条人命啊!”

    现场因为鸣这一下,一时间陷入了僵持。

    “够了,这场闹剧是不是该收场了?知县大人,你这是容手下行凶啊?”

    一声喝,炸响在黄知县头上。

    阿宁再也忍受不住,挺而出,顾不得要隐瞒份的忌讳,怒喝道。

    黄知县猛地被一个美的子叱喝,他本是应该雷霆大怒的,但是被阿宁指着鼻子骂,他竟然一时被震住了,不自觉地嗫嚅道:

    “你,你,大胆!竟然敢指着本官的鼻子骂!”

    “你这狗官,草菅人命,颠倒黑白,宝,宝器,诸位,咱们今天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萤早就忍无可忍了。不过,因为官府的势力和为了家人,她一直咬着牙忍着,希望能息事宁人,事最后平稳化解。

    然而,再三地忍让、退却,却只能换得对方不断地步步进逼。甚至还伤了自已手下的命。

    猛然,一个主意冒上了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此地不留爷,自有留爷!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县官,就整得她这么憋屈。

    好,我反了,反出这小小的柳村,反出大夏朝的天下还不行吗?

    王伯兮的大船万事俱备,随时可以出海,把这狗官拿下,她率众人一起反出大夏,即便找不到美洲,但是随便找个水草丰饶的小岛驻下,岂不是又是一番新天地?

    主意已定,萤血脉里的豪气顿生!

    众人心里早就憋了一团火,只是看到萤一直隐忍不发,他们怕妨害到萤,让她罪名加大,才一直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此时见萤一声令下,大家都神一振,所有人都跳将起来,抄家伙的抄家伙,控制人的控制人,和在场的官差还有珍珠的手下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们这是要造反啊?竟然敢抗拒务,殴官差?”

    黄知县被两名官差着,第一次看到村民暴|动起来的场面,顿时吓得帽子都差点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一手所着帽子,一边厉荏地威吓着百姓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,你这狗屁知县也做到头了,只会替珍珠说话,我看你早就被她收买了吧?”

    宝器三拳两脚便解决了那个持棍的手,此时冲上来,揪着黄知县的领,举着拳头对着他就骂开了。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七十八章 忍无可忍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200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