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章三柱香的活命时间-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-
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

第六百八十章三柱香的活命时间

    &l; =&qu;&qu;&g;&l;/&g;&l; =&qu;250&qu;&g;&l;/&g;&l;&g;“你的事,我自有安排,权且按下一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萤拍了拍阿宁的肩膀,一副有担当的模样。

    阿宁口塞塞的,看着表哥喜的人、自已原本充敌意的敌竟然如此维自已,这对她来说,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。

    在“罪恶的皇宫中,”咳,这是萤的说法,她和宫里哪个人不是明面上妹妹称呼得亲热,但是背地里却少不了下绊子、动手脚,甚至有些时候,一言不合,就是生死无常的大事。

    在那种环境中历练起来的阿宁,从来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即便和萤起先相融洽之时,她也带着几分警惕和疏离,心里从来不敢真正相信萤。

    然而,直到这时候,阿宁终于体验到了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,那就是:信任。

    看着萤忙而不乱、从容不迫的眼神,阿宁点了点头,示意萤赶紧去理眼下棘手的事务。

    而她自已,也需要好好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得,她不就出了趟皇宫,来到一个偏僻得她以前从来不曾听说过的小山村,竟然扯上了造反这样的大事。

    好吧,对她来说,这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。

    “萤,你这么做,逃得过一时,逃不过一世,他们只是县里的官差,左右不过你们也是正常的,谁让你们人多势众呢?可是一旦真正的官兵来到柳村就不一样了,在时疫中你们也看过真正官兵的力量吧?到时候,你们大家都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珍珠被人迫跪在地上,看到萤向她走来,自知萤肯定不会轻饶了她,所以横起来,大放厥词,希望以此来镇吓住萤,如此,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否则,这些村民已经红了眼,一时半会怕是冷静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珍珠,不要再威胁我了,我一再地退步忍让,换来的是你的步步紧逼,还心狗肺地想要害得我家破人亡。我已经看穿你的意图了,现在你和官府结,作为平头百姓的我,自是奈何不了你们。

    但是,你别忘了,泥人也有三分土子,我们被你们骑到头上欺负,已经忍无可忍!说,你们是怎么和黄知县结的?”

    如果能从珍珠这里诈出她是如何和黄知县结一事,今天他们暴官差的事还有转寰的机会,只能说是村民反抗枉法,构不成造反。

    因此,萤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哼,我和黄知县素不相识,我一个柳村出去的平头百姓,哪有机会结识黄知县哟,萤,你把我的能量想得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珍珠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大郎也被迫跪在地上,他歪了下脑袋瞅了眼儿,觉得眼前的儿也是挺陌生的,似乎他从来不认识她一样,而他竟然能生养出这样的儿来,大郎一时说不上是喜是悲。

    “你不承认也不紧,黄知县,你好好说说你们是怎么结起来、狈为的吧?”

    萤又不是真的没有见识的村姑,自是晓得,如果黄知县没有收受珍珠的好,怎么可能如此为珍珠出头露面,亲自到柳村来收拾她。

    黄知县着脑袋,不吱声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如果今天承认了和珍珠有结的事,他的官帽就戴到头了。

    十年寒窗苦读,好不容易榜提名,如果因为嘴把不严而丢了官职,他一辈子都会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,黄知县此时已经暗暗后悔,早知道萤是这么个硬茬,他就不该来手管珍珠的事。

    见黄知县不吭声,萤冷哼一声,对他道:

    “有的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?嗯,对呀,咱们也来杀鸡骇猴这一招,我给你三柱短香的时间,在这三柱短香里,每烧完一柱香,我就杀一个人,三柱香烧完,你还不说实话,就把你也杀了。”

    萤吩咐之下,家的下人果然拿来三柱短香,每柱香大约可燃五分钟左右,随着第一柱短香烧完,萤见黄知县虽然依旧着脑袋,但是却不吭声,便对宝器喝道:

    “宝器,把他的师爷先拉出去,砍头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萤背对着众人给宝器使了个眼。

    宝器会意,上前一把抓住黄知县边跪着的师爷,仗着天生神力,将苦苦挣扎的师爷拖到了屋后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大家就听到师爷“啊”地惨叫一声,接下来就没有声息了。

    黄知县和珍珠等人不吓得子一哆索。

    而宝器也拿着砍了人的腰走了回来,那腰上分明还淌着鲜血,看上去触目惊心,十分糁人。

    宝器的有意无意地在黄知县面前一挥,顿时一股血气扑面而来,黄知县闻到那新鲜的血味,一想到那是自家师爷的血,不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“第二柱香马上要烧完了,你们说,我是杀谁好呢?”

    萤此时,似乎化为杀气腾腾的头,括她自已也不会想一,她的子里,也会有这么叛逆的一面。

    昔日寒山问拾得曰: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、如何治乎?

    拾得云: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、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

    可是萤等不了几年,也无法一忍再忍,永无底线。

    面对亲人朋友被踩践为鞋底的微尘,萤的底线终于被触到了。

    大郎看到萤的眼神向他这里扫来,他抬眼再看宝器那淌着鲜血的腰,杀气腾腾的脸上,还溅着些血点,大郎吓得煞白着脸,跪着连连摆手道:

    “我的亲侄,饶命啊!不要杀我。不管怎么样,我是你亲大伯啊,我是大郎,你爹是二郎,咱们断骨头连着筋,是一家人!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你想到和我们是一家人了?”

    萤嫣然一笑,这一笑,倾倾城,连阿宁也看得一阵目眩神,只觉得萤若不是嫁人了,还真有祸殃民的后妃潜质。

    然而萤这一笑,在大郎看来,却别有深意,只觉得萤要对他下手了。

    大郎吓得脸上全无颜,体一个哆索,突然,他的青石板地上一大块……

    &l;/&g;

《农女王妃:古代万元户》最新章节《 第六百八十章三柱香的活命时间》网址:http://www.114ttg.com/txt/128/128657/42620009.html